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更新时间:2021-10-05 06:38:51

医手遮天 完本

医手遮天

编辑:辞旧迎新作者:慕璎珞分类:穿越重生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卑贱莫比攀,谁赛慕容三,慕家上下常广泛流传着这样一句话。慕芷璃,天玄大陆慕家嫡系三小姐,身世煊赫,却因丑颜和毫无用处而闻名于世。虽为嫡系,地位却连下人也倒不如,若也不是因为她的废物体质与丑恶的容颜时时刻刻再次提醒着慕家除了这样一个耻辱,怕是也没人会记得我她的不存在。慕芷璃,21世纪医学世家最惊艳四座绝伦的天才,医术卓绝,一手银针可医天下疾病,埋藏不漏是她的准则,扮猪吃老虎是她的爱好。当命运的齿轮就上滚动,当王者归来时的阀门难以全部关闭,一切都已成了了定数。卑贱的慕芷璃,一身武学天赋却因病毒而被压制,傲人的容颜沦落丑颜。冷然的慕芷璃,无人治她,雪纷攘而落,压弯了红梅,让人看不清前路。空气中弥漫着赤豆、核桃仁、桂圆红枣混合在一起的香甜气,今日是腊八节。。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情节:

    便是青萍也诧异的看了谢景衣一眼,只不过她一个下仆,还能比主家聪慧?谢三娘子如此行事,想来是已经确认了这婆子是个骗人的货色,自有章法。

    许是因为她的笑声太大,柴祐琛抬眼看了过来,嘴巴动了动。

    虽然如今已经不及当年,但依旧是圣眷在握,柴祐琛的父亲柴华被封齐国公,新判两浙路经略安抚使,母亲乃是官家的亲姑母耒阳长公主。

    没有道理,按着人头,叫人认亲吧?

    ……

    谢景衣看着青萍手忙脚乱的样子,颇为感怀,她已经很多年,没有见过胆敢管她的小丫鬟了。

    慌慌张张的青萍一听谢景衣这声音,吓得一个哆嗦。谢三娘子人称欢喜菩萨,声音软糯得跟粘豆包似的,很少生气,可她今日竟然从那温和的声音里,听出了不同来。

    王婆子想要挣脱,但那里是这些壮汉的对手,呼啦啦的嚷嚷着,“小娘子,我当真是永平侯府的人,对了,齐国公府的人能给我作证,我是坐他们的顺风船来的。”

    王婆子被赶出了门,一眼就瞅见了雪地里经过的柴祐琛,顿时腰杆子直了几分,“柴小郎,柴小郎,你可还记得老奴,老奴是永平侯府的,搭贵府的船,一道儿来的临安。”

    人都说父子相认述衷肠,有道是暴风骤雨催命忙!

    “便是小娘子你,背靠侯府,那也能够有个好前程,飞上枝头变凤凰!这当真是天大的好事啊!你年轻不懂事,待你阿爹阿娘归来,便能够明白老奴的苦心了。”

    只剩下王婆子孤零零的站在那里,一脸茫然。

    永平侯府?谢景衣嘲讽的勾了勾嘴角。

    谢景衣的话音刚落,门外便来了几个家丁,将这婆子架起,朝着门口走去。

    说是永平侯府老侯爷病重,眼见着就不行了,心中想着阖家团聚,于是派人到处寻找当年不幸走失的庶长子,经过多番查找,总算是确定,那人正是富阳知县谢保林。

    别说她笃定不会再来,就算是再来,那也是数月之后的事情了,到时候再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至少,他们一家子不会急吼吼的进京,阿爹同阿哥也不会因为保护他们,而死在匪徒的手上。

    谢家所有的不幸,都是从熙宁元年腊八节,从永平侯府开始的,这是不管她后来如何厉害,都没有办法弥补的遗憾。

    这下子不用谢景衣开口,谢府的人都愤怒的看向了王婆子。

    雪纷攘而落,压弯了红梅,让人看不清前路。空气中弥漫着赤豆、核桃仁、桂圆红枣混合在一起的香甜气,今日是腊八节。

    她说着,就想将这些往谢景衣的怀里头塞。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没有见&管她的

    谢景衣看着青萍手忙脚乱的样子,颇为感怀,她已经很多年,没有见过胆敢管她的小丫鬟了。

    2021-10-17 11:26:37详情点赞(0)回复(0)
  • &安,接

    “正好齐国公判两浙路经略安抚使,老奴便随着他们家的大船来了临安,接你们一家子回侯府团年,好见侯爷最后一面。”

    2021-10-16 02:32:50详情点赞(0)回复(0)
  • 上辈子&县家的

    上辈子,她从一个知县家的小娘子,变成了侯门大户的贵女,又在祖母的寿宴上,当着众人的面,狠绝断亲,自梳立女户。

    2021-10-16 08:22:23详情点赞(0)回复(0)
  • 晨起还&了,又

    “三娘子今儿晨起还咳着,怎地还开了窗了?若是被夫人瞧见了,又该训斥您了。”

    2021-10-15 08:03:18详情点赞(0)回复(0)
  • 音里,&。

    慌慌张张的青萍一听谢景衣这声音,吓得一个哆嗦。谢三娘子人称欢喜菩萨,声音软糯得跟粘豆包似的,很少生气,可她今日竟然从那温和的声音里,听出了不同来。

    2021-10-16 07:28:54详情点赞(0)回复(0)
  • 张宣纸&了画在

    桌案上放着一张宣纸,上头画着一树红梅,窗外的雪花粒粒飘落进来,打在了画在,承托得那红梅上像是压了霜一般。

    2021-10-16 11:37:46详情点赞(0)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