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军婚总裁

更新时间:2022-07-24 10:48:11

不完美的伪装人生 连载

不完美的伪装人生

编辑:长青诗作者:作家wtOFhe分类:军婚总裁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姚溪,父母眼中的乖乖女,仅有自己明白自己掩藏的有多幸苦。叮……微波炉的响声打断了姚溪的自责。每晚9:30下课后,姚溪都会给自己热一杯牛奶,然后一小口一小口慢慢地喝完,说来也好笑,自小到大,姚溪最讨厌喝的就是牛奶,现在竟然也到了不得不关注养生的30+的年纪了。牛奶喝到一半,熟悉的微信语音电话铃声响起。不自觉地嘴角上扬,哈喽哈喽,姚溪语调轻快地接起了刘公子的语音电话。。展开

本书标签: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人生可以不完美  


精彩情节:

    这是姚溪的第二次置业,五年前买的50平一居室的小窝前年刚刚还完贷款。首套房利息低,对姚溪而言还贷并没有什么压力,本不该着急还贷的。只因姚溪错误地估计了前男友“渣渣晓”对自己的感情,以为最晚去年就会被迎娶的姚溪前年着急忙慌地把房贷还完,显然是为了有一个实实在在的婚前财产。这里稍作解释,“渣渣晓”如此称号是姚溪跟前男友分手后给对方的昵称,后面未知章节里会把姚溪跟渣渣晓三年精彩的爱恨情仇在故事里娓娓道来。

    叮……微波炉的响声打断了姚溪的自责。每晚9:30下课后,姚溪都会给自己热一杯牛奶,然后一小口一小口慢慢地喝完,说来也好笑,自小到大,姚溪最讨厌喝的就是牛奶,现在竟然也到了不得不关注养生的30+的年纪了。牛奶喝到一半,熟悉的微信语音电话铃声响起。不自觉地嘴角上扬,哈喽哈喽,姚溪语调轻快地接起了刘公子的语音电话。

    在当今这样的社会中,每一个当下,都有不同形式的伪装正在上演着……

    这样一想,工作地和居住地都离姚溪不到两公里的刘公子突然就可爱了起来,后来姚溪一直认为自己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工作才认认真真地跟刘公子交往的,两个人由于工作时间的不同,每天九点半后固定打个语音电话,每周天晚上见一次,就这样阴差阳错地竟也相处了快整一年。

    公寓处在姚溪所在的三线城市A市的繁华地带,买之前带在A市做工程的外地舅舅来把关的时候,才从舅舅嘴里听说,这里俗称A市B区的CBD。

    姚溪眼里别人的伪装是对上司的,对同事的,对称不上朋友的朋友的。总而言之,大多的伪装都是对外人。而姚溪的伪装是对自己的至亲之人。所以,在姚溪看来,别人的伪装是人之常情,是被逼无奈,是正常的,是应该被谅解的。但自己的不是,每每想到这些,姚溪都会陷入深深的自责之中……

    昨晚刘公子的那句不知道怎么回刘妈妈的话被听了之后心里不舒服的姚溪给岔开了,没有再接着聊下去,但在姚溪心里似是扎了一根刺。

    其实,买公寓这件事情姚溪没打算知会家里,首付不够跟朋友借了才凑够的,奈何需要贷款,自由职业的姚溪只能从家里要户口本,这么一来,家里是瞒不住了。贷款手续提交齐全的第二天姚爸爸得知贷款利率高到六点几之后,第一时间打电话怒斥姚溪,说这么简单的账都算不明白,姚溪这个数学老师还是别干了。

    在刺耳的鸣笛声中,姚溪悠悠地醒来。看了时间9:30,凌晨1:30还在边追剧边玩儿连连看的姚溪粗略地计算了一下自己的睡眠时间,嗯,七八个小时,足够了。脑袋昏昏沉沉,并没有睡到自然醒的满足感,反而略有些烦躁……

    刘公子,是去年姚溪分手后家里给介绍的男朋友,极普通的农村家庭。备注刘公子,是因为相处下来,姚溪发现,对方是过的极其洒脱的一个人,干六休一的工作,每天两顿外卖,周天睡一天,一顿饭。这样的刘公子生活常识几乎为零,相同的衣服袜子可以坚持穿一个周。原本姚溪是最看不上这样的人的,去年第一次见面吃过饭后,就打算给人家转账AA立马转身走人的,赶上当时刘公子喜欢看的动漫哪吒系列电影上映,不懂拒绝的姚溪饭后陪刘公子又去看了场电影,看完电影的姚溪更加坚定了要跟这个看电影都丝毫不顾及自己喜好的刘公子断绝往来。

    颓废意味着闲得不轻,闲下来必然胡思乱想,想到刘公子的不知道怎么回复,姚溪又是一阵烦躁……

    接着就是半年无休止地线上线下上课,终于在前天还清了朋友和父母的欠款,债务清零的姚溪决定放纵自己一个月,除了正常上课以外其它的时间都用来颓废。

    姚溪给自己置办的第二件固定资产是一辆13万的小型SUV。去年八月份,跟渣渣晓分手不久后的某天,下了晚自习的姚溪被自己的二手小破车丢在了半夜空荡荡的大马路上。彻底手足无措的姚溪在大马路上嚎啕大哭……二手车小毛病多,买了没多久就跟渣渣晓在一起了,偶尔出毛病都是家在当地的渣渣晓找熟人给修了。开了三年多的二手小车也伴着姚溪和渣渣晓三年感情的终结而被置换淘汰。

    今年三月份,姚溪花光了自己所有的积蓄,借了朋友的,又从家里父母手里拿了钱,买了只要前一天晚上开着窗户第二天一准儿能被楼下乱七八糟声音吵醒的现居两层loft公寓。

    其实刘公子妈妈给他发的微信,前天晚上姚溪跟刘公子PK宠物练练看的时候趁着刘公子专心玩游戏的时候已经偷偷看过了,简单的问题,问刘公子姚溪的生日,说要是下半年生日就今年结婚,上半年生日就明年结婚。这样的问题,明明知道是九月份生日却说不知道怎么回复的刘公子应该是没想好要不要和自己结婚吧!姚溪梦里梦外地思忖着,心里也是涩涩地。

    哪里是姚溪不会算账,这几年,由于体制内工作的父母看不上自己这份自由职业的工作,姚溪跟家里也因为多次的争执越发地生分了。最终,因为怕姚爸爸着急上火再气坏身体,姚溪还是服了软,撤销了贷款申请,乖乖地从家里拿了钱一次性付清了房款。

    就在姚妈妈以为拥有一小窝一小车姚溪终于可以安定下来好好享受一下生活,顺便乖乖谈场恋爱,嫁人生子的时候,姚溪又不顾家里反对买了现在居住的小公寓。

    楼下手机卖场的音响又开始了每天无休止地广告,让原本就有些烦躁的姚溪开始质疑自己这大半年的折腾到底是否值得。

    见面第二天姚溪把跟刘公子吃饭时偷拍的照片发给了最重细节的妈妈。照片里的刘公子指甲盖肉眼可见的长,胡子似乎剔得也不是很干净。妈妈立马打来电话问明情况后还跟姚溪解释了半天,说是太相信介绍人了,没仔细问清楚就介绍给姚溪了。紧接着姚妈妈立马补充说没关系,别的介绍人又给介绍了,还是兄弟俩,让姚溪好好看看,到底哥哥好还是弟弟好,兄弟俩和姚溪在同一个城市不假,但分居城市的东西两头,车程也要一个半小时,姚妈妈还给姚溪做心理建设,说是真合适的话,只能姚溪委屈一下,去到对方的居住区。姚溪脑袋顿时两大?怎样想到这个年纪都不可能有让姚溪舍弃自己辛苦打拼出来的小事业和攒钱买来的小窝的人。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