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军婚总裁

更新时间:2022-07-21 10:25:00

再普通也是青春啊 连载

再普通也是青春啊

编辑:朱唇点点醉作者:二荆条配馍馍分类:军婚总裁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或许平凡普通的青春是这样,也没青春偶像剧里的爱恨情仇,也也没什么起伏不定跌宕起伏不定的夸张奇遇。有的而已第一视角的所见所感所悟和精心收藏在心底的记忆。一个女生平凡普通的30年,她的故事和他们的故事,或许会再次……最早的记忆,大概是住在临河旅馆的时候,关于这里的记忆,比较深刻的关键词大概是:不倒翁、骑椅子拉火车游戏、兵器果冻、分沙琪玛割到了手、半个月的幼儿园。展开

本书标签: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精彩情节:

    我当然最喜欢吃的就是老豆腐和咸酥饼了,两勺豆腐脑压根不够我喝的,所以我一般会再去打一勺,其实还是不咋饱,老师有时会说,没吃饱的话,可以再去领饭的教室看看还有没有,对此,我还是有点不好意思的,有时候都是和同学一起去的,但打饭回来,别提有多高兴了,因为又有满满一饭盒的饭供我享用了。

    学校外面有四个小卖铺,两个近的是老太太们开的,另一个稍远点的则是一个男人在经营,他旁边还有一个,但我似乎没有去过。我和朋友们常在老太太家买各种好吃的好玩的,像是“跳绳糖”“酸妞”“棒棒牛”“绿色的圆片糖”“无花果”“香芋奶糖”“绿舌头”“蜘蛛丝”“纸圆片”……还有一些忘记了名字,都是童年的最爱。

    这个游戏很考验手指的灵活度,玩得好的话,一轮下来,对手一个都拿不到,而是全都收入自己囊中。

    还有一个邻居,他们家是离异家庭,母子在一起生活,曾经家里很有钱,后来不知怎么的就那没那么好了,她的儿子和一些不好的人结交,染上了吸毒的恶习,经常可以听到他们之间的吵闹,有一次还把电视砸了,因为他的妈妈不给他钱买毒品。

    放学后,我跑快追上她,跟她说,我不是故意的,希望她能够原谅我。最后,她原谅我了。我真的有够“脸皮厚”的,跟她说:“能不能不告诉她的爸妈?”她说:“好吧。”之后,她妈妈来接她了,当即发现了她脸上的伤口,而我爸爸呢,还没来,所以她的妈妈拉着她,径直向我走来,询问我:“这是怎么回事?”当时,我好像什么也没说,等爸爸来之后,我们一起去找了班主任。

    关于不倒翁,可能是爸爸捡来的吧,那是一个肯得基(也可能是麦当劳)赠品玩具,一只黄色的鸡在绿色的塑料轮子上,推动它不会倒。这个玩具在我们第四次搬家的时候还在。

    我问妈妈为什么姥爷没有得病,她说,或许是因为,姥爷卖得基本上是全采的,采卖完之后也会自己买点营养品,每个月只卖两次。姥姥则是只卖血,钱都买家用品了,卖血频率也比较多,也卖单采的(就是抽了血之后,把血里的一些成分提走,再将剩下的血输回去),姥爷或许也劝过她,但姥姥比较固执。

    四周还散布着4个篮球框,和一些墨绿色的健身器材。操场中央正面对的是一水泥筑成的主席台,与之相对的则是国旗杆。通常我们会在星期一升国旗,周二到周五则是做早操。学校的西南角还有一个体育馆,我们曾在这里看过大电影。

    在学校学习的日子轻松愉快,早晨会有晨读,背古诗。哦对了,我还向妈妈要了30元钱,报了个早饭,每次我们都是轮流去一楼一个教室里把装饭的铝皮桶和装饼子、鸡蛋或者酸奶的蓝色框子搬回教室里,之后班委就帮忙给大家分饭。早饭主要有小米稀饭,咸酥饼,鸡蛋或者老豆腐,饼子,长条黑色咸菜,再有就是和子饭,馒头、酸奶之类的。

    临街的蛋糕店里,有许许多多美味的面包点心等待着人们的购买。一走进店,就闻到香香甜甜——美味的味道。小时候,就梦想着长大可以开一家面包店,这样不仅可以吃蛋糕,还可以给人做蛋糕,真的是除了快乐,只剩快乐了。我最常买的就是1.5元一个的椭圆形面包,上面撒了些面包糠,中间涂了白色的奶油,甜而不腻,很有嚼劲。还有一种就是毛毛虫面包,两片面包中间也同样夹着一层奶油。

    骑椅子拉火车游戏,是我和哥哥经常玩的游戏,没错我还有一个哥哥,我们家有两个孩子,如果妈妈没有流产的话,应该还有两个孩子,那我就是“老四”。这个游戏用的椅子是那种带靠背的,我们反着坐着,两个手把着椅子背,可以跳起来,然后排成排就是拉火车了。

    我们四个一起,在操场上踩雨,嬉戏,快乐极了。“小雨滴唱着跳着奔向大地,来到地面上又散至四处,化作一汪汪水潭……”(曾经看的一本儿童诗歌)我们打着伞转圈圈,或是将伞竖直撑开放在积水上,旋转,水花四散。“快来,快点进来,这里可暖和了!”我吆喝着大家,让朋友们进我的伞里。我将伞扣在地上,刚好可以蹲着钻进去,两个小孩也是可以的,更暖和,还可以听着雨打在伞上,沙啦沙啦…沙啦沙啦…沙啦沙啦……好听,真好听。

    据爸妈的叙述,我们住的那个地方,有一个邻居,是干通下水的活,很喜欢我,经常给我带些吃的,我也经常去他们家玩。

    教数学课的老师,是个瘦高挑,戴着透明眼镜,夏天喜欢穿紫衣的女老师,她应该是姓宋,很严厉的一个老师,但后来对我还不错。我是我们班按课桌排,纵一列的组长,就是管收7、8个同学作业的人,这也为我利用职务之便,“犯错”埋下了祸患,但也让我对宋老师有了不同的感觉。

    吃完饭后,我们准备做一个小蜡烛。从灯绳上截取了一节棉线,又找到一个塑料瓶盖,还有一根红蜡烛。首先把蜡烛点着,先燃一会儿,等蜡开始滴蜡油的时候,把蜡烛倾斜,获得更多的蜡油,将蜡油滴入瓶盖之中,大约有半瓶盖的时候,再把棉线竖直放上,继续倾滴蜡油,让蜡油逐渐将棉线覆盖,最后瓶盖注满蜡油,棉线还在外面漏着一小节。

    熙城小学,说实话,还蛮破旧的,但那时候一点都不觉得。校园周围有好多连两个成年人都抱不住的柳树,操场应该是那种200米的,没有橡胶,只是土路,跑起来都能荡起灰。跑道中间的平台不是草坪,而是石灰地,被分割成一块一块的。

    有一次,老师让买蜡笔,爸爸就在学校小卖铺给我买了个38彩的,好大一盒。妈妈知道后,说他真是个“二杆子”。(其实12彩就够用了,最后没用过几次,蜡笔都被我弄断了。)

    我们的班主任是个黑色头发,发梢翘翘的女老师,然而,不一会我被告知是另一个班,也就是一年二班的学生,随即我就去了隔壁的班,这个班的电视并没有打开。这个班主任姓国,脸有点黑黑的,身材比较匀称。跟我们交代好相关事儿以后,我们就开始打扫班里卫生,很快就结束了。

    不久后,我们搬家到了绿柳巷,一间狭小的地下室,那时正值冬天,屋里却像夏天,暖气管纵横,晚上常常烤得让人无法入眠,天天都是口干舌燥。不出所料,我生病了,发烧了,妈妈给我喂了药,可我还是没什么力气,她便带我去附近一家牛肉拉面馆要了一小碗5元拉面,热气腾腾,我放了些店里的干辣椒,呼哧呼哧吃完面条,把汤喝了,感觉好多了,这真是件奇怪的事情。

    圣诞节到了,我和孔国辉也开始一起商量着给老师们准备贺卡。(那时候,还挺流行过洋节的)我当然是自己做的,倒也想买那种带音乐的贺卡,但奈何囊中羞涩,只能买些卡纸,写一些祝福语,像是“祝老师圣诞节快乐,天天开心……”诸如此类的。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通下水&也经常

    据爸妈的叙述,我们住的那个地方,有一个邻居,是干通下水的活,很喜欢我,经常给我带些吃的,我也经常去他们家玩。

    2022-07-22 08:56:40详情点赞(0)回复(0)
  • &年,也

    妈妈常常感慨,姥姥如果得这病哪怕晚几年,也不会走得那么早。(我姨姥也是这个病,但她还算幸运,那会儿已经有药了,可以控制艾滋病的病情,国家也有补助)

    2022-07-24 11:29:02详情点赞(0)回复(0)
  • 向后扭&提问,

    有次,上数学课时,老师在认真讲课,我听懂了,为了引起老师发问,我故意把头向后扭,不看黑板。果然,不一会,老师就注意到了我,我以为老师要向我提问,谁知,老师让我去门口站着。

    2022-07-22 09:32:55详情点赞(0)回复(0)
  • 片,有&我婴儿

    家里有一个相册集,是我在小学帮忙收拾东西时拿到的。大概有成人手掌大小,塑料材质,封面是秋天风景图。里面有好些零碎照片,有一张是我婴儿时期的照片,坐在一个挺老的沙发坐垫上,看起来胖胖的。

    2022-07-23 04:09:02详情点赞(0)回复(0)
  • 、骑椅&子拉火

    最早的记忆,大概是住在临河旅馆的时候,关于这里的记忆,比较深刻的关键词大概是:不倒翁、骑椅子拉火车游戏、兵器果冻、分沙琪玛割到了手、半个月的幼儿园

    2022-07-24 09:09:43详情点赞(0)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