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架空

更新时间:2022-07-19 14:23:46

衣冠望族 完本

衣冠望族

编辑:无限诗情作者:玲珑秀分类:穿越架空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横穿过繁华热闹,行过平凡普通,严禁不重入繁华热闹。.守护着好本心,迈步行在繁华热闹中……她瞧一眼车头坐着的车夫,见他脸正朝着前方望,那双骨节粗大的手,拼命的互相搓动着取暖。江婉沐很快的收回视线,她仰起冻得绯红色的小脸,望着已踏上车架的俊俏年约十三岁少年人。少年男子独树一帜的雅致风采,令她的眼里有着几分惊艳。粉色绵衣袍子的少年,登上车后,俯视到车下少女眼中的神色。。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情节:

    江婉沐顺着她的手望过去,瞧到那远去不断回过头的两个女子,注意到这边动静后,那个绵衣女子停下脚步,还是她身边那个粗布衣裳的女子,同她轻语两句后,便强力拉走她。江婉沐静静的瞧一眼江婉娴,抬起脚步,伸手推开挡在她面前的一个丫头,从她们的身边缓缓行过.

    ‘大家别看连四少爷瞧过三小姐两次,瞧他对三小姐笑容满面,礼节周到无可挑剔,就觉得这门亲事准成。唉,这些世家名门的少爷们,个个面上的功夫,摆的十足行得周到。这要是有好的人选,连家人准会悔婚。’‘唉,连四少爷相貌太过俊、、、。’江婉沐自是没有必要听完后面的话。

    他眼里顿时涌现出得意,嘴角稍稍拉开。少年人脸上带有悦色的笑对相貌平平的小小少女,劝说:“婉沐,天冷。你进去吧。”江婉沐听这话后,有些不好意思的微微低下头,轻语道:“我瞧着连哥哥走后再进去。”少年听这话后,笑瞧一眼江婉沐黑黑的头顶,伸手拉开车门,进去坐好后,直接向外吩咐:“走吧。”

    大雪纷飞,雪花大朵大朵的飘荡下来,落满八岁的小江婉沐一身。她抬头快快的打量前后左右一圈,望一眼她0面前正踩着车凳,背对着她要上车的少年男子。她趁着无人注意,轻快的抖动几下小身子,让身上的雪花滑落下地.

    江婉沐听出吉言语气里的担心,她低头瞧瞧自已的衣裳。瞧一眼拿出一块干净帕子,努力想擦干净衣上泥水的吉言。她伸手阻止她的白费力,轻声说:“吉言,今天下这么大的雪,府里的人,应该不会到庭院玩。一会我们进去后,躲着人行走就是。你别擦了,一会回去后,那块地方脏,就沾水擦干净那里。”

    马车急速行驶起来,车轮下带起的雪花和泥水,翻起来直接溅到靠近车旁小小少女的身上。江婉沐动作快快的往外跳开去,还是免不了给雪花和泥水溅到。她弯腰赶紧用手拍打着衣裳,一个矮小的身影,这时冲上来帮着她拍打.她嘴里小声音嚷着:“小姐,连公子为何不叫你先闪一边去,才吩咐开车?瞧小姐的新衣裳脏了,这要是给人看到,又要说小姐的不是。”

    江家的亲事,一向是长幼有序.江婉沐的嫡姐江婉逸,现今已十三岁,亲事还未定下来.江婉逸自幼品貌出众,稍长睿智继承了双亲的优点.听说她在皇办的学堂里,深得众位学伴的喜欢.上门向她求亲的人选众多,江家人舍不得委曲她,还在等着最适合的人.她的亲事一天未定,江家比她小的女子的亲事,便一日不能定下来.

    江婉娴听这话后,反而笑起来,她望着江婉沐身后,那个一直发着抖的小小身影,问:“吉言,你家小姐身上的衣裳是怎么脏的?是不是连家四少爷砸她雪花弄脏的?还是连家四少爷推她摔倒在地,脏的?”吉言抬头望一眼江婉沐,又瞧一眼利眼盯着自已的江婉娴,她抖动着小小身子,低下头,依旧没有开口.

    吉言这话说完后,瞧到江婉娴脸上的狰狞神色,她害怕的继续抖动着身子,低垂着头,完全把自已的身子,躲闪到江婉沐的身后。江婉娴的脸一阵青一阵红,她望不到吉言,就怒眼瞪向江婉沐说:“你可别太得意,你和连家四少爷也只是口头婚约.这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江婉沐听明白江婉娴语气里的不善.

    吉言听这话脸色微变,更加的放轻脚步,跟在脚步未曾停顿的江婉沐身后.雪地里,印下两行脚印,前者每一步距离均匀,印子深度相当.后者每一步都有着小心般的轻灵,步子当中的距离,同样零乱无规律.

    吉言紧贴着江婉沐的身后跟着她前行.她的眼光警戒的注意着脚下,此前已有好几次,她被江婉娴身后的大丫头伸腿绊倒.江婉沐和吉言稍稍走离后,还能听得到江婉娴冷嘲热讽不平的声音:“她生母从前就擅长抢人,她生的女儿,相貌不好,这抢人的本事,瞧着也是学到五六成.哼,连四少爷那般的人才,匹配一个这样没德没相貌的女子,这天还有公理可论吗?”

    江婉沐前行好几步,听到前方转弯处传来女子喧哗的声音.她眉头略低垂下来,顺势转头望到远处亭子里的两个人,见那两人正慌张的出亭子,脚步微有些零乱的往更远处走。吉言听到那说话的声音,神情明显有些慌乱起来,她小声音说:“小姐,是二小姐她们要过来了。”

    江婉沐没有转头去望吉言一眼,吉方虽说是小丫头,可她是江家的家生子,她在江家比自已更有自保能力.她也不意外的望到江婉娴身后,绿衣和青衣两上丫头脸上的紧张,望到她们鼓励的对吉言点头.

    吉言听江婉沐这话垂下手,抬头瞧到江婉沐眼中的浑不在意,她眼神微黯起来.她再低头望着粉色新衣裳上灰色泥水印。有些不安的轻声说:“小姐,我怕这衣裳上面的印子,擦不干净。吉言太小,帮不了小姐。”江婉沐听她这话,眼里微有些动容.可是转而想到,她是嫡母送来的身边人,她的眼中立时恢复平和表情。

    如果说整个江家的人,对江婉沐都是漠不关心,恨不得江家无此人。那么在江家,只有一个例外,那就是江婉娴喜欢江家有江婉沐的存在,正好可以用姿色平平为人蠢笨的江婉沐,来衬托出她的种种美好。江婉娴的生母是戏子,原来是男人的一次逢场作戏,谁知珠胎暗结。江家自是不会放任骨肉在外,只有许江婉娴生母妾位。

    江婉娴也算是个沉得住气的人,气极反而笑起来,她稍稍转过头,望到那远去的两个背影。她的眼里顿时有笑,她伸手指向那里,殷切的对江婉沐说:“三妹妹,你瞧那两人是谁?大雪天还到庭院里逛,不是说她身子弱吗?这会怎么有精神出门。哈哈哈,或者是说她本来要过来同三妹妹传授一些经验,偏偏我在这里,阻碍了她的行事。”

    她瞧一眼车头坐着的车夫,见他脸正朝着前方望,那双骨节粗大的手,拼命的互相搓动着取暖。江婉沐很快的收回视线,她仰起冻得绯红色的小脸,望着已踏上车架的俊俏年约十三岁少年人。少年男子独树一帜的雅致风采,令她的眼里有着几分惊艳。粉色绵衣袍子的少年,登上车后,俯视到车下少女眼中的神色。

    江婉娴从得到消息那天起,打听过江婉沐那位良人.知道是旁支的连家四少爷,是连家薄有才名的庶长子.连家是何等高门第的世家,那是皇家认可的异性王爷之家,代代同皇家人有着深厚交情.而这个旁支的连家,是当家王爷的庶长弟,自幼兄弟情深,与别的旁支自是不同.

    江婉沐听到侧门艰难合上的声音,听到身后那个跑着跟上来的脚步声音。听见吉言快跑两步,又滑退一步的踩雪声音。她暗自轻叹一声,对自已随身小小丫头行事周到相当无奈.她瞧一眼近在眼前的亭阁过道,快步上前好几步,进到有遮盖的过道里面.江婉沐进去后,就站定在那里.静静的遥望着庭院中的风景.白雪皑皑之下,庭院里只余下垂腰的树枝。

    江婉沐继续往前走,她知道以那女子的性情,自已是躲不过去的。果然再行到几步,一身大红花色锦衣的江家二小姐江婉娴,陪着一个同年龄粉色大花衣的锦衣女子,携手与她对面而来.江婉娴自是瞧到江婉沐浴,她对那个绵衣女子悄声音说话后,引得那女子抬头打量起江婉沐,那女子眼里有着好奇和惊讶.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第会不&如她.

    江婉娴自觉自已相貌比江婉沐美丽,才华比不识字的她高,谈吐更加不用说,比不会说话的江婉沐强上百倍.可是为什么,自已将来的良人,门第会不如她.江婉娴想到江婉沐的好亲事,牙齿就要咬碎好几颗.

    2022-07-25 10:45:58详情点赞(0)回复(0)
  • 大雪纷&一眼她

    大雪纷飞,雪花大朵大朵的飘荡下来,落满八岁的小江婉沐一身。她抬头快快的打量前后左右一圈,望一眼她0面前正踩着车凳,背对着她要上车的少年男子。她趁着无人注意,轻快的抖动几下小身子,让身上的雪花滑落下地.

    2022-07-23 09:57:47详情点赞(0)回复(0)
  • 她略微&。

    她缓缓的收回目光,转身顺着亭道,慢慢的前行。她能够感受到那两人一直盯着她看,吉言跟在她的身后,再瞧一眼那边亭子里的人,对着江婉沐的背影,终是没有张嘴多说话,她略微低垂下头跟着往前走。

    2022-07-25 02:27:25详情点赞(0)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