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架空

更新时间:2022-06-22 13:37:28

穹天女帝 连载

穹天女帝

编辑:素笺作者:水芸居士分类:穿越架空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再次穿越复活女梦无痕,从一个萌新女孩,逐渐脱变成理智非常果断的女煞神,学术法,修真道,大杀四方,踏凡界,闯灵域,闹仙境,一怒血流成河,翻手尸横遍野,一步步修练成神,终成了傲视天下寰宇的一代女帝!灵根算什么?姐不希罕!终会三日,我要凭自己的本事一步步走入修佛之巅,成了你们顶礼膜拜的不存在!我的命运我做主,谁也别想操纵我,这片苍穹之下,我是女帝!唯一的主宰!书友水群:563122488本书故事如有类同虚构故事,如有类同,已属凑巧!!人似秋鸿来有信,事如春梦了无痕。。展开

本书标签: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天魔教教主女帝  穹天女帝里被梦无痕踩在脚下  穹天女帝在线听  穹天女帝2k  穹天女帝叶秋鸿  穹天女帝txt下载  穹天女帝txt  穹天女帝男主  穹天女帝无痕  穹天女帝免费阅读  


精彩情节:

    不过令她比较郁闷的,是无痕发觉自从穿越后,性情产生了极大变化,总是有意无意间,展现出天真稚嫩的言行,虽说这样更符合她当前的年龄本性,但总感觉自己已经不完全是前世的自己了。

    无痕虽不怕这彩妮再搞什么鬼,不过却对她多留了几分心眼,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啊。

    清丽妇人见无痕清醒,顿时欣喜若狂,猛地将无痕搂进怀中抱紧,喃喃道:“感谢苍天,感谢苍天,痕儿,你总算醒过来了,刚才真是吓死为娘了,都怪为娘一时疏忽,害你竟遭此劫难,天哪,为娘还以为……还以为……要永远失去你,若真要这般,为娘还怎么活下去。”

    无痕也曾询问母亲究竟身患何病,可梦氏似乎回避什么,一直没有正面回答,只是反复安慰无痕说她没事,过段时间就会好了。

    突然,她心头一动,自己肉身胸腹微微起伏,似乎还有呼吸,这说明什么?是不是说明自己的肉身只是在沉睡,并未死亡,那现在自己这又是什么情况?

    无痕记起这小男孩名叫刘灿,小名:阿牛,是村里隔壁家刘爷爷的孙子,爹娘早已过世,跟爷爷相依为命,自小与无痕一起长大,两人感情尤如亲姐弟一般。

    东风未肯入东门,走马还寻去岁村。

    不对,刚才有人要杀我!是谁?为什么要杀我?无痕转头四望,脑海中却想不起先前溺水的情节,更没有印象是谁要杀自己。

    无痕忍住上前找彩妮算帐的冲动,她没有证据,现在上前指认说是彩妮害她,估计也没有人相信。

    梦氏生怕无痕年幼不懂事,又反复叮嘱了许多生活细节,更往她脸上抹了点灰泥,掩盖了些清秀之色才稍稍放下心。

    无痕的前身天真单纯,跟阿牛一样,都很喜欢彩妮,三人经常在一起玩耍,可今天彩妮究竟为什么,竟然出手谋害自己。

    无痕这才明白原来母亲给自己换了一身男装,不由暗暗好笑,低头打量了自身几眼,嘴里嘀咕道:有必要这么小心吗?自己不过刚满十二岁,都未曾发育开来。再说了,这具小身体显然受过不少苦,瘦弱无力,还有些营养不良,卖给别人做丫环只怕都嫌碍眼。

    她不由怔住,此时此刻才算明白,原来她竟然狗血般的穿越了,而且重生到同样一个叫无痕的十二岁女孩身上,只是前世她叫水无痕,而现在这个女孩却叫梦无痕……

    这三日无痕渐渐习惯了新的身体和身份,也慢慢接受了狗血般的穿越事实。

    路上母亲疲乏口渴,坐在路边小憩,无痕便独自寻到这处偏远的潭边取水,结果……不知怎么就发生了意外。

    梦氏没注意无痕脸上纠结矛盾的神情,一心给她换上男装,又将湿发擦干,在头上绕了一个包髻,用布条扎好,一名秀气可爱的少年便活脱脱出现在梦氏身前。

    当晚,无痕闷闷吃了半块地瓜干,疲惫地拥着母亲沉沉睡了过去。睡梦中无痕梦见母亲病情日益加重,最后在痛苦中离她而去,无痕悲伤地抱着母亲尸身哭得死去活来,最后,天地间只剩下她自己孤苦无依,一个人流浪街头……

    无痕猝然惊醒,猛地坐了起来,忙扭头看了眼,见母亲仍好端端地依着山壁而睡,绷紧的神经顿时松弛下来,原来刚才只是一场噩梦。

    梦氏怔了怔,女儿眼神中流露出的成熟和睿智,一时令她有些讶然,女儿虽然从小就很聪明懂事,但毕竟只有十二岁,还脱离不了稚嫩天真的性情,但此刻在她身上,仿佛还多了什么东西?令自己无法琢磨和把握。

    突然,周围传来人声,那按住无痕头顶的小手忽地收了回去。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十一、

    阿牛身后紧跟一名小女孩,与无痕年龄相仿,约十一、二岁,身材偏瘦,却长得清秀可人,不过神情略显隐晦闪烁,躲在阿牛身后踌躇不前,半晌才终于开口:“无痕姐,你没事吧?”

    2022-06-28 08:31:53详情点赞(0)回复(0)
  • 磨,虽&是半宿

    遗憾的是,母亲身体不好,日日受病痛折磨,虽说药食不断,病情却不见有丝毫起色,最近更是越发严重,时常半夜咳嗽,一咳就是半宿。

    2022-06-27 06:22:10详情点赞(0)回复(0)
  • ,对这&具新身

    “我好着哪。”无痕轻轻推开母亲,试图站立起来,也许是刚刚穿越,对这具新身体还不适应,只觉有些头晕,跄踉几步才勉强站稳。吓得梦氏赶紧重新把她扶住。

    2022-06-28 11:16:15详情点赞(0)回复(0)
  • 周边邻&的投亲

    为了生存,圭水村及周边邻村幸存的村民们只好放弃世代生活的家园,拖家带口背井离乡,有亲的投亲,无亲的只能选择逃荒。

    2022-06-29 12:37:40详情点赞(0)回复(0)
  • 娘!你&啊。”

    “痕儿、痕儿,你快醒醒,你快睁开眼睛看看为娘!你别吓娘啊。”

    2022-06-26 11:09:43详情点赞(0)回复(0)
  • ,母亲&无痕不

    至于父亲,无痕记忆中完全没有印象,每次问起,母亲总是默默流泪,渐渐懂事的无痕不想触碰母亲的伤心处,从此不再询问父亲的任何事情。

    2022-06-28 09:48:10详情点赞(0)回复(0)
  • 段不属&于她的

    皱了皱眉,无痕准备推开抱着自己的妇人,突然一阵眩晕,有段不属于她的记忆瞬间清晰起来。

    2022-06-29 04:14:56详情点赞(0)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