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异能

更新时间:2022-01-12 22:22:34

笑清廷 完本

笑清廷

编辑:无限诗情作者:喝壶好茶嘎山糊分类:都市异能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作为康熙的元后,活着、儿子、龙椅,一个都不能够少!--------------------------------新坑:《论红楼的倒进》夜间相杀夜幕降临时爬墙又如何?看我易钗而弁弄崩这红楼!求我的推荐,求所有收藏,求长评,求进入页面,求打赏!完结啦:《复活老俩口悠闲自在红楼生活》虽然人生就像刷完牙,左手杯具左手洗具,但看精英夫妻档如何彻底摆脱红楼餐桌人生之刷完牙生活完结啦:世家名媛言情真爱?豪门恩怨?复活VS复活?谁就要报谁的仇?贺锦年只明白,她生为名媛,并也不是她“天生的男配”的理由!求我的推荐,求所有收藏,求长评,求进入页面,求打赏!是的,活着真好!这是没有经过拼命求生的人所无法体会的。只有经过想要活下去而拼命支撑着自己,经过任由火舌一寸一寸的舔着自己的身躯却因为想要活下去而不顾疼痛死命不肯昏倒,经过黑烟滚滚到处弥漫却还控制着自己极细的吸气竭力在黑烟中想要吸一口空气才能不窒息的人,才能体会,这一刻她是多么的庆幸,自己还活着。。展开

本书标签:

读友们正在关注: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笑清廷有声小说  笑清廷讲的什么  笑清廷好看吗  笑清廷下载  笑清廷 小说  笑清廷  


精彩情节:

    就听喜鹊叹了口气,说道:“要说别的,我倒真不敢说,这府里的隐私避讳又岂是我们做下人的可议论的?只是你才刚问的,倒也算不上是忌讳,在府里待着稍有些年份的都知道。”

    另一个声音响了起来,大概就是那个喜鹊了,“你懂什么?人都生了双势利眼,这二格格本来就不被少福晋喜欢,据说又是要推大格格进湖里,没想到自己也跟着落水了,少福晋要不是看着她是亲生的,可能连个大夫也不会给她请。现在大格格那里闹腾得慌,这人不都赶着去攀高枝了?你不也看到,这二格格的奶嬷嬷都在那里伺候着?还算少福晋想起了二格格,差我们来看看,不然。。。。。。”

    那喜鹊见瞒不住了,就笑着说道:“二格格福大命大,这回算是等着有后福了,我也恭喜李奶嬷,以后跟着格格想福了。”

    说话间有一只手探到了方宜的额上,那个声音又道:“唉呀,二格格这烧可是退了。”

    方宜是个妇产科医生,哦,现在应该说上一世是个妇产科医生。她的死亡虽然痛苦,但却只是个意外,意外背后或许有何多的东西,但对于她来说,只是倒了八辈子血霉,好好的翻班在家睡觉,她家的大楼着火了!

    现在这个身躯,因为没有参照物,所以她也不知道现在大概是多大,只是看着这小手就知道肯定是个小孩子,还是个小女孩。看看屋子里的陈设,她不太懂,但好在不是家徒四壁,因该还算是很有钱的,身上的衣物也是缎子的,只是身边怎么没有人呢?

    她的嫡亲姐姐大格格比她大两岁,那时候她的生身父母感情正好,所以把这个姐姐当成如珠如宝。可是不久,她娘又怀孕了,因为有了身子,不便伺候她爹了,她奶奶大手一挥,做主新给了她爹一个丫头。这个丫头也挺有本事的,竟然慢慢勾得她爹的喜欢,这让她娘很是生气,只是也没有办法,唯有恨这一胎来得不是时候。不过,即有了,前头又有个女儿,就希望这胎能生个儿子,那样也算是值了。有了儿子撑腰,再慢慢收拾那个丫头。

    那后来的人听着这样的话,就把手往方宜的额上一探,接着惊呼道:“可不是嘛,这就退了烧了。”

    经过短暂的慌乱,方宜接受了自己是穿越了的事实。只是她没有像那些小说中写得那样,有什么不真实,有什么抵触心理,反而从心底由衷的庆幸着,活着,真好!

    是的,活着真好!这是没有经过拼命求生的人所无法体会的。只有经过想要活下去而拼命支撑着自己,经过任由火舌一寸一寸的舔着自己的身躯却因为想要活下去而不顾疼痛死命不肯昏倒,经过黑烟滚滚到处弥漫却还控制着自己极细的吸气竭力在黑烟中想要吸一口空气才能不窒息的人,才能体会,这一刻她是多么的庆幸,自己还活着。

    “你个鬼机灵的,倒被你想明白这偷懒的法子了。只是,你前一句却是说错了,我还指望二格格厚待?她把自己护周全了就不错了。”喜鹊也笑嘻嘻的。

    不过,现在这些也没什么好多想的了,她总算是活着了,只是换了个身躯。方宜打量了下四周,也换了个时代。上一世的亲人怕是要为她心疼死了吧?幸好她还有个哥哥。不想了不想了,一想起这个,她就想哭。活着当然很好,穿越也不差,但如果是重生的话就更好了,哪怕只是重生在出事前的几小时或几分钟。不过,她也知道多想无益,现在她能有这条命已经是感谢上苍了,说不定还是她祖宗多少辈积的德,或是她手里救了多少条命才能得到的这个机会。

    “喜鹊姐姐说的是,果然是可能会这样呢,我倒是真想不出来,姐姐你好厉害啊。你这样为二格格着想,等她以后懂事了,多少该厚待着你呢。嗯,还有呢,我也想起了由头,大格格那里围了那么些人,我们又插不进去,只能干站着,白在那里陪着小心,还不如在这里,还可以坐着歇歇,松快上许多呢。”稍微年幼的那个丫环笑着说道。

    “且不说这个。喜鹊姐姐,你也知道,我才刚进了府里,这里面的很多规矩忌讳什么的我还不太明白。我就不懂了,这二格格也是少福晋亲生的,为什么这少福晋就不疼她呢?看着少福晋平时也是个挺随和的人,这里面到底是个怎么说话,求喜鹊姐姐您了,快给我说说吧。”

    “喜鹊姐姐,这不太好吧?还是快回了少福晋,再让人过来给二格格把把脉,这要汤要水,喝药吃粥的才方便。”第一个小姑娘听起来很困惑。

    说着,这喜鹊就慢慢的把这里头的事说了起来。方宜也在一边仔细的听着,听完了以后,内心长啸,老天啊,这个身子原来的小妹妹怎么能安于这如此狗血的处境啊。虽然知道能活着已经不容易了,但在这个陌生的地方,陌生的朝代,这个身子又怎么小,好好的生活,可真的是一项的大工程啊!

    方宜见人走了,马上又闭着眼睛装睡。李奶嬷也不疑有他,先是到了盏温水过来小心的给她灌了进来,然后由摸了摸她身上及被褥,再去搅了块热手巾给她擦着。当然,嘴里还轻轻的念叨着:“这可算是退了烧了,只是啊,现在还不能去跟少福晋说去,奶嬷的小格格,乖格格,咱们先忍着啊。你也是个命苦的,怎么就摊上这样的事儿。奶嬷早就跟你说了,没事啊,咱就躲在屋子里,偏你就贪玩。唉,那虽是你姐姐,可耐不住不喜欢你啊,你就要往那里凑什么!这下看,闯祸了吧?奶嬷知道你还小,什么都不懂,这些都怨不得你,只盼着遭了这回劫,你能懂事些,不要老让奶嬷跟着操心就好了。”

    果然,接下来这喜鹊姐姐开始解惑了,“你也知道的,这大格格是被二格格推下水的,少福晋有多疼爱大格格,这府上有谁会不知道?现在大格格还在发着烧,眼前二格格这闯祸的人倒是烧退了,眼看着怕是要好了起来,少福晋本来就不待见二格格,这若是想歪了,你说少福晋听了会不会堵心?”

    看李奶嬷这副样子,估计以前是唠叨惯了的,只是以前的真小孩儿是不懂的,现在的方宜可都听得明白,眼前这个人才是真心对这个小主子好的人吧?虽然听喜鹊说的,李奶嬷那会儿也在那里奉承着,可这有什么关系?想想李奶嬷打发喜鹊的话,临走之前塞的大概是什么可以换钱的东西吧?想到这些,方宜总算是略略放心了些。毕竟,这里还有一个人照顾着她。她初来乍到的,什么都不明白,又是这样一个小身板,有一个人能想着她还是好的。

    看着屋子里的东西,家里应该是有钱。现在这个自己的身子衣服也不错,又躺在这样的屋子里,那就因该不是仆人或仆人的孩子。可是身边连个照看的人都没有,那这身子的原主不是不被喜欢,就是身边的人都偷懒去了。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