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乐钓文学!

首页 > 目录 > 《论演员的自我修仙》在线阅读 > 正文 第001章 素手拨弦

第001章 素手拨弦

姚霁珊 2021-09-15 06:21:02
“仙翁——仙翁——”东风细细地,卷起倏然响了的琴声,一路追随者着飞絮与落英,拂进巷弄深处。正屋中做针线的朱刘氏放下自己手里的活计,揉着略有些身体僵硬的脖颈,侧耳细听听了听。琴声清渺,恰与春风酬唱。她不由暗暗点点头。但是并不太不懂得音律,可几十年来耳濡目染地正在屋中做针线的朱刘氏放下手里的活计,揉着略有些僵硬的脖颈,侧耳听了听。。...
“仙翁——仙翁——”东风细细地,卷起倏然响了的琴声,一路追随者着飞絮与落英,拂进巷弄深处。正屋中做针线的朱刘氏放下自己手里的活计,揉着略有些身体僵硬的脖颈,侧耳细听听了听。琴声清渺,恰与春风酬唱。她不由暗暗点点头。但是并不太不懂得音律,可几十年来耳濡目染地正在屋中做针线的朱刘氏放下手里的活计,揉着略有些僵硬的脖颈,侧耳听了听。。...

“仙翁——仙翁——”

东风细细,卷起乍然响起的琴声,一路追随着飞絮与落英,拂进巷弄深处。

正在屋中做针线的朱刘氏放下手里的活计,揉着略有些僵硬的脖颈,侧耳听了听。

琴声清渺,恰与春风唱和。

她不由得暗自点头。

虽然并不太懂得音律,可几十年来耳濡目染地,这大致的好坏,她还是能够听得出来的。

现如今这小道姑的琴声,比之瞽(音古)婆子当年,亦是不差多少了。

可惜,那瞎眼又心善的老妇,却是再听不见了。

叹了一声,朱刘氏觉得有些乏力,将针线笸箩搁在小案上,用力向肩背上捶了几下。

琴声迢递而来,并不大真切,唯那调子陌生得紧,似是从未听瞽婆子弹过的。

想来又是什么新曲儿罢。

朱刘氏想着,面上浮起了几分叹惋。

瞽婆子原姓顾,因天生眼盲,又是个琴师,故而人皆唤她瞽婆子。

她一生贫病,孤单无所养,虽临到老来有那小道姑陪着,到底福薄,前年冬天便没熬过去,一病死了。还好有那小道姑替她守孝,总算身后不致太过凋零。

朱刘氏再度叹了一口气,扶着墙慢慢起身,一步一步挨到门边儿,掀帘往外瞧。

帘开处,扑面一股子暖融融的风,携着二月春时草木生发特有的香气,令人心神亦为之一暖。

朱刘氏眯眼站了一会儿,又仰首看了看天色。

天光微暗,云层比晨起时厚了好些,低低地垂落于土墙边缘。墙下那一溜排的迎春却是开得烂漫,几只蜂子围着花儿上下飞舞,嘤嗡不息。

探手拿过靠在门旁的拄杖,朱刘氏支撑着身子跨过门槛,又步履蹒跚地行至阶下,翻看院中晾晒的衣物。

这原也不过三五步之事,常人做来轻松得很,可她却生生走出了一头细汗,行动皆颤巍巍地,若非扶着杖,只怕早就摔倒了。

饶是如此,朱刘氏的神情却显得极是欢喜,摸完了衣物,又去摸自个儿的腿,渐渐地,那眼圈便有些发红。

“这腿……当真是好多着了……”

她喃喃地道,语声竟带着几分哽咽。

她的腿是三年前兽灾那会儿伤着的。

那一年,小方县外清风岭忽有妖兽横行,为祸乡里,过路客商并猎户等皆受其害,那“清风观”两个老道姑更是被咬死,连骨头都没找着。唯打杂的小道姑命大,因进城采买,侥幸捡回一条命。

那个时候,整个西南地界都不甚太平,听说就连最繁华的惊鹤城亦传出恶鬼出没、妖怪现形之事,相较而言,小方县区区妖兽伤人,居然还算寻常。

官兵倒也进山剿杀过两回,叵耐那妖兽已有了灵智,又凶悍异常,寻常刀剑火把根本伤它不得,反被它领着群兽杀进城来,见人就咬,吓得百姓四散奔逃,死伤无数。

朱刘氏的腿便是那时被一根断梁砸中,就此伤及根本。

幸得小方县有个李大善人,他老人家年轻时游历四方,颇结识了几位异人,恰巧其中一位正在李家作客,遂仗剑而出,当场斩杀了那妖兽头目,驱散群兽,满城老幼方得保全。

那异人夜观天相,道有妖星蠢动,天下将有大变。又道小方县多雨潮湿,极易出妖邪祟物,若不请动一尊真神镇厄,往后备不齐还得再生些异事。

李大善人闻言,立时慷慨解囊,在城南买了一块地,修建了一所“武帝庙”,供奉真武大帝金身,又请那异人设下了驱邪的法阵。

此外,李家还请来能工巧匠,雕刻了许多巴掌大小的真神像,分发给各家各户,用来镇宅。

自此后,小方县果然风调雨顺、诸事平安,真武庙灵验的名声也传了出去,邻县的亦时常有人来拜,一时香火鼎盛。

更奇的是,自从虔心供奉真神,包括朱刘氏在内的一些虔信之徒,多有旧患渐好的奇事发生。

便如朱刘氏,原先大夫说她的腿坏了筋脉,后半辈子怕都站不起来。可眼下她不仅能站,还能走上几步,可见是真神显灵,庇佑信众。

许是受那灵气滋养,李大善人家也变得越来越怜老惜贫,他们将兽灾中有死伤的民户归拢来,尽置于名下产业居住,还免了整十年的租子,众人说起,谁不赞一声“大善之家”?

朱刘氏并瞽婆子便是受此恩惠,搬到了这一户一院的杏花巷,比从前那杂居的破棚户不知好上了多少。

“真神保佑,李大善人长命百岁、福运双全……”擦着眼角涌出的泪花,朱刘氏喃喃地诵念着。

“仙翁——”

清细的琴韵隔墙而来,悠然往复,似一段诉不尽的春愁。

杏花巷尾的一间小院中,苏音眸光微垂,望向眼前拨弦的手。

尖尖十指,肌理白皙,每一个指节皆圆润柔和得恰到好处,宛若玉雕而成。唯一遗憾的是,皮肤粗糙了些,显是长年的劳作所致。

此际,这双纤纤素手正于琴弦间穿梭跳动,半旧泛黄的丝弦随之轻颤,流转出一段又一段的音韵。

这是她的手。

却又不是。

就如同这具身体,是她,也不是她。

在穿过来之前,她是正处在尴尬的而立之年、演技平庸且已然快要无戏可演的“中生代女演员”。

而现在的这一双素手,却是属于韶龄女儿家的,两者间的年龄差,正好一轮。

前世的十二年前,在苏音十七岁的时候,她的手也有这么好看。可惜后来在拍动作戏时受了伤,指关节有点变形,后期再如何保养也回不到当初了。

年华如逝水,又如流星飞坠,耀眼只在短短一瞬间。

演艺圈尤其如此。

而苏音的圈中经历,更是这个注释的加强版。

所以,不胜唏嘘。

心思起落间,那琴声似亦就此怅惘了起来,恍若伤春的女子独坐小楼,怅望漫天落花,愁对红颜老。

“嚓”,身后蓦地传来一声轻响,像是谁不小心踩断了枯枝。

苏音眉眼如常,弦音也清越如昔,浑然如入忘我之境。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全部目录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001章 素手拨弦 第002章 微雨杏花天 第003章 梁前双燕 第004章 却道人系心上线 第005章 飞剑破青帘 第006章 妈妈爱你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