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乐钓文学!

首页 > 目录 > 《瓜田李夏》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五章 小树

第五章 小树

弱颜 2022-01-14 08:32:16
“是小树儿。”小金鱼儿都不需要往外头看,就明白叫喊的是立秋的弟弟夏树。他拧起眉头,问立秋:“他叫你干啥?咋一迭声姐都不叫?你别理睬他。”田氏不在家里,立秋得负责哥哥和弟弟的饭食。“我去看一看。”立秋就从炕上下去。小金鱼儿拦下立秋,不给她去。“十六,田氏不在家,夏至得负责哥哥和弟弟的饭食。。...

瓜田李夏

推荐指数:10分

《瓜田李夏》在线阅读

“是小树儿。”小黑鱼儿都不用往外头看,就知道喊叫的是夏至的弟弟夏树。他拧起眉头,问夏至:“他叫你干啥?咋连声姐都不叫?你别搭理他。”

田氏不在家,夏至得负责哥哥和弟弟的饭食。

“我去看看。”夏至就从炕上下来。

小黑鱼儿拦住夏至,不让她去。“十六,你在这歇着。我去看看,替你教训教训他。”

夏老太太忙拦住跃跃欲试的小黑鱼儿。

“别动不动就教训这个教训那个的。”夏老太太训斥儿子,然后又告诉他:“小树儿肯定是晌午了回来吃饭。你去喊他进来,我热饭给他吃。”

这样,就不用夏至回去做饭了。

夏老太太说着就穿鞋下地。

夏至知道,夏老太太和小黑鱼儿都是一片好心。但她并不打算接受。

给傻子做媳妇这件事,她自己实在没把握抵制成功,所以不得不求助。只要是她自己能做的事,她并不想麻烦人。

而且,很多事情,还是得自己解决,不能总靠别人。

“还是我去。家里有现成的饭,不麻烦。爷、奶、老叔,你们都歇着吧。”

夏至往外走,小黑鱼儿也跟了出来。他是不放心,要跟着夏至给夏至撑腰。

一个皮肤微黑的小男孩站在大门口,穿着整齐的蓝色裤褂。

夏树今年九岁,是夏至的弟弟,但却经常欺负夏至。这在夏家是众所周知的事。

看见夏至,夏树就显出不耐烦来。“夏至……”他瞪着眼开口要训斥夏至,看到从夏至身后绕出来的小黑鱼儿,立刻就顿住了,样子也老实了许多。

“夏至,我要吃饭。”这一次,夏树的声音低了八度,一面还从眼皮子底下偷瞄小黑鱼儿。

“你喊谁呢,不知道叫一声姐啊?”小黑鱼儿立刻窜到夏树跟前。

夏树瑟缩了一下,连退两步,躲到大门外,但是没敢跑。他垂下手,低眉顺眼、期期艾艾地叫:“老叔,我叫我二姐吃饭。”

小黑鱼儿并不打算就放过他,却被夏至拉到了一边。

夏至低声跟小黑鱼儿说话:“老叔,我能收拾住小树儿,你回去吧。”

夏树很受田氏的溺爱。虽然是弟弟,却从来不把夏至放在眼里,总是对她呼来喝去,随意地使唤她。

过去夏至总挨弟弟欺负,那是小姑娘老实,还被田氏压着的缘故。

小夏至逆来顺受,夏至可不会受小屁孩的气。何况还是这样一个被田氏宠的一身毛病,深受田氏重男轻女的思想影响,把她当使唤丫头的小屁孩。

弟弟什么的,她可不会惯着他。

“你行吗?”小黑鱼儿不放心。

“他打不过我。”背对着夏树,夏至撸起袖子,露出细瘦的手腕和胳膊。

她比夏树大三岁,比夏树个头高,因为自小劳作,现在下田几乎能顶半个劳力,小姑娘看着瘦,但已经很有力气。

夏至好不容易将小黑鱼儿劝了回去,面对夏树的时候,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看到小黑鱼儿回屋子里去了,夏树松了一口气。再看夏至的时候,就恢复了方才不屑和不耐烦的样子。

对于二姐的笑容,夏树是不稀罕的。夏至总是讨好地朝他笑。然而,今天夏至的笑容似乎有些不对劲儿,让他看着心里发毛。

虽然是这样,夏树也没多想。

丫头片子,没有老叔在跟前儿撑腰,终究还是怕他的。

夏树抬起下巴,用鼻孔看着夏至,等夏至上来跟他说好话。

夏至并没搭理他,径直往家里走。夏树心里巴不得立刻离了这里,谁知道老叔是不是在堂屋门口看着他呢,因此马上跟在了夏至身后。

到了自家门口,夏树还忍不住回头张望,看到小黑鱼儿没跟来,这才真正放了心。

进了堂屋,夏树又用鼻孔看夏至。

“你跑后院干啥去啦?等娘回来,我要告诉娘。”这样威胁了夏至,随后又问,“我的饭呢?”

“在锅台上。”夏至说着,转身叉了后门。

夏树没有丝毫危机的意识,他是真的饿了,快步走到锅台前,掀开盖帘,就看到半盆高粱米水饭,旁边什么都没有。

“我的鸡蛋呢?娘让你给我蒸的鸡蛋糕呢?”夏树怒气冲冲地问,又骂夏至:“你个懒妮子,是不是忘了给我蒸?”

夏至不答话,又走到前面,将前门也关严,上了栓。

“死妮子,我问你呢,你聋啦!你是不是馋痨犯了,给偷吃了?”夏树敲着锅台,大声地斥问。

“只有饭,你爱吃不吃。”夏至慢悠悠地走回来,菜刀眼看着夏树,特意将语气压的平平板板的没有一丝起伏。

夏树就觉得背上一寒,本能地觉得不好。但他是欺负惯了夏至的,不相信夏至真敢把他怎么样,所以就又挺着小胸脯,冲夏至扯着嗓子喊。

“死妮子,等娘回来,我告诉娘,让娘打死你。”

这是夏树对付夏至的杀手锏:向田氏告刁状。

只要他使出这个杀手锏,不论他提的是什么要求,夏至都会忙不迭地答应。要不然,被田氏听到了,或者他真去向田氏告状,夏至免不了要被田氏一顿臭骂。

小姑娘脸皮薄,受不了田氏的骂。

夏至是怕极了这个弟弟,然而那是过去的小夏至了。

“呵呵……”夏至撸起袖子,笑着走近夏树。

夏树往后跳了跳,在他眼睛里,平时温顺的姐姐目露凶光,而他竟然有些怕。

“我告诉娘……”

“那也要等娘回来才行哦。”夏至冷笑。

不等夏树再吵再骂,夏至已经抓住他,利落地剥了他的裤子,露出相比身体其他部分白了不少的小屁股。

一只手就按住夏树,夏至抬起另一只手来,重重地落下。

夏树拼命挣扎,像待宰的小猪一样嚎叫起来。

然而他却挣脱不开夏至,夏至的巴掌一下下落在他光溜溜的小屁股上。

夏树先是干嚎,等夏至几巴掌下去,他的眼泪珠子噼里啪啦地开始往下掉,嘴里依旧骂骂咧咧的。

“你、你等着……”依旧不喊姐姐,还威胁夏至。

夏至笑:“不用等。小树儿,你信不信,不等娘回来,我就能把你剁巴剁巴,喂了大青。”

等田氏回来了,连个尸首都找不到,她就说夏树出去玩没回来,人不知鬼不觉。

不知道为什么,夏至的样子并不凶狠,语气也平平淡淡的,但是夏树就是相信,她真能做出这样的事。

哇的一声大哭,夏树开始告饶:“姐,我再也不敢了。”

“你再不敢咋?”夏至丝毫没有心软。

“我叫你姐,再不喊你夏至了。我也不告状了。”

“还有呢?”

“还有啥?”

显然,小孩子被他重男轻女的母亲影响,根本就不知道他平时待姐姐错在了哪里。

“我是你姐,给你做饭,给你洗衣服,容忍你,是我疼你,不是你的使唤丫头。”

“你是我姐,我不要你给我做饭,给我洗衣服啦。我再也不敢欺负你。”夏树打着哭嗝。

“要听姐的话。”夏至又说。

“姐,我听你的话。”

夏至的巴掌没有再落下来,她让夏树站起来。

夏树的屁股都被揍肿了,委委屈屈地站着,一张脸哭的花猫一样。

“去洗脸,吃饭吧。”夏至吩咐。

夏树乖乖的去洗了脸,回来又乖乖地盛了一碗饭,也不要菜了,就抱着饭碗往板凳上坐,随即就弹了起来。

“咋地啦?”夏至问。

“屁股疼。”夏树闷声答。

夏至看了夏树一眼,没说话。

夏树站着吃饭。

“姐……”

“嗯?”

“姐你往后还疼我不?”

夏至的心微微一动。

她在福利院里,稍微长大一些,就帮着带更小的孩子。很多孩子是半路被送进福利院的,有各种各样的不幸经历,也就带了各种各样的毛病。

她太知道小孩子的心思了。

一个三观未成形的小孩子,天天被重男轻女的母亲影响,他当然会慢慢同化,变得对姐姐的亲情麻木,不说将姐姐看做是需要尊敬、照顾、疼爱的亲人,他根本不会将姐姐当人看待。

夏树九岁,还知道问她以后疼不疼他,应该还有救。

夏至立刻就有了决定。不把这棵开始长歪的小树正回来,她绝不放下巴掌。

新书,求推荐收藏ing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第二章 水煮鱼 第三章 小黑鱼儿 第四章 后院 第五章 小树 第六章 大桥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