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乐钓文学!

首页 > 目录 > 《原是相思无解》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六章

第六章

网课大卖场 2021-11-24
老者然后说到“你可明白,你如此做为,但是将侯府直接把放在了反王的对立面,你这样做是将侯府陷入何地?”洛凝也没规避,敢于面对老者说到。“梁伯伯,您我以为我们忍下去就无事了吗?我们洛家和陈家的关系天下皆知,这些年反王而已碍于我们的癸水军手上,敢直接把针“梁伯伯,您以为我们忍下来就无事了吗?我们洛家和陈家的关系天下皆知,这些年反王只是碍于我们的癸水军在手,不敢直接针对洛家,但是暗地里的争锋始终不断,再加上火焰军势力逐渐被兼并瓦解,一旦有一天反王稳定了各方诸侯,那他第一个下手的就是我们洛家。”。...

老者接着说到

“你可知道,你如此作为,可是将侯府直接放到了反王的对立面,你这样做是将侯府陷于何地?”

洛凝没有回避,直面老者说到。

“梁伯伯,您以为我们忍下来就无事了吗?我们洛家和陈家的关系天下皆知,这些年反王只是碍于我们的癸水军在手,不敢直接针对洛家,但是暗地里的争锋始终不断,再加上火焰军势力逐渐被兼并瓦解,一旦有一天反王稳定了各方诸侯,那他第一个下手的就是我们洛家。”

“而且梁伯伯,你真以为反王不知道你还活着吗?当年北冥哥哥应你之召进京勤王,现在他生死不知,他的部下被刁难,您老人家作何感想!他日待我寻到北冥哥哥,你可有何面目面对于他?”

老者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心中羞愤异常,此事是他一生中最大的污点,他召北冥进京勤王,却未发现隐藏在身边的齐王居然是反王的内应,还建议天子十里出迎,给反王创造了机会,也害了陈北冥和火焰军,而他自己也不得不借假死脱身,寄居于东境洛家。终于老者发出了一声叹息。

“算了!算了!以后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了,我老了不中用了,此事郡主看着办吧!”

说罢,曾经的大司徒梁乾转身离去!留下一片落寞!

看着老者那萧瑟寂寥的佝偻背影,洛凝心下一阵不忍,但又马上坚定起来,嘴里淡淡道。

“梁伯伯,你和父亲你们都太过于求稳了,现在早已不是暗中竞技之时,此刻已经是生死存亡的时候了,你们不知道反王已经掌控了中西南三境,连东境鲁王军也被拉拢了过去,刀已经架在脖子上,容不得迟疑了……”

次日,武陵郡守府,陆藐坐在书房内,看着自己悬挂在架子上的铠甲铠甲旁的长枪,心思再次回到当年,那时的他身为一部校尉,带领部曲纵横北境,杀的胡族闻风丧胆,那时的他是何等的意气风发,后来北境平定,他和几位同仁因为军功足够,且也算是文武全才,皆被分到各郡县,任一方父母官。

直至当下已有数载,当年到地方之后,因为有火焰军陈北冥做靠山,他也算是意气风发,做了几件大事,后来陈北冥被通缉,他们这些火焰军出身的人,一时间犹如过街老鼠一般,被为难,被针对,此次更是连这些帮派都敢骑在他们头上拉屎了。

陆藐看着眼前的长枪和铠甲,眼神逐渐坚定,嘴里喃喃到。

“一日火焰军,终生如烈焰,陆藐啊陆藐,你曾经背弃了信仰,现在发生的一切都是警示,明知必死,那是时候让你熄灭的火焰重燃了!”

陆藐咬咬牙,将象征着火焰军骑都尉的火纹扳指带在手上,暗道。

“今日就让这武陵地界的人知道知道,曾经号称并州四大天王的冷焰枪王陆藐,不是那么好惹的!”

正午时分,武陵郡守府热闹非凡,身为太守的陆藐,三年来第一次大宴宾客,但凡是武陵地界有头有脸的,基本都到场了,待侍女将酒肉上桌,陆藐身着劲装,站了出来。

此时的陆藐,不像是一郡的太守,更像是一个江湖中人,没有了中庸和城府深厚,只剩下无边的锐气,好像一柄开锋的长枪一般,一往无前。

见人来的差不多了,陆藐端起酒杯,正待说话,门外突然传来了迎客小厮的声音,“刺史大人到,送千年老山参一株,给小姐压惊。”

瞬间原本有些嘈杂的大厅内瞬间鸦雀无声,刺史不同于太守,天下九州,刨除中境京都豫州直隶外,天下一共只有八位刺史,妥妥的封疆大吏,除却手中兵强马壮的五方军团和京中那些大佬外,掌管一地军政大权的他们就是最大的一方诸侯。

这刺史都来参加这陆藐女儿的压惊宴,这陆藐是要平步青云呐!

“哈哈哈!陆老弟,我不请自来,你不会轰我走吧!”

伴随着嚣张至极的笑声,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人走了过来,一个满脸阴鸷的大汉跟在中年人身后,定睛一看,这人不是洪四海又是何人。

陆藐心中暗惊,本以为这洪四海,仅仅是倚仗于刺史府,借虎皮拉大旗的存在,没想到啊,没想到,他居然能拉来刺史莫闻给他站台。此次难办了!但刚刚重拾的刚强不容许他退缩,定了定心神,陆藐对刺史拱手说道。

“莫大人能来,下官自然不盛荣幸,但洪帮主不该出现在这里吧!还请洪帮主离开,我陆府不欢迎你。”

洪四海没有说话,只是略带讥讽的看了一眼陆藐,站在莫闻身后,一动未动。

莫闻见陆藐如此言语,脸上闪过一丝不快,但很快又恢复了满面的笑容,对陆藐说道。

“哈哈!陆老弟莫急,这其中定是有什么误会。”

说到这,莫闻转头对身后的洪四海说道“四海呀!你是不是有什么地方得罪陆老弟了?要是有什么误会的话,该赔罪就赔罪,我想陆老弟宽宏大量,定会原谅你的,再说老夫在这里,他也定会给老夫几分薄面,放过与你。”

“你说是吧,陆老弟!”

说罢莫闻转过头,微笑的看着陆藐。

虽是微笑但话里话外却满是威胁和警告。

大厅内的来宾见此,也一个个满脸古怪的互相耳语嘀咕起来,原来莫刺史不是冲陆藐来的而是来给洪四海站台的,此事有意思了。

见陆藐没有说话,以为他默认的洪四海走了出来,冲着陆藐随意的一拱手说道。

“陆大人明鉴,草民可不敢有得罪您的地方,是那陆瑶侄女,说是看上我那男风馆新到的几个俏郎君,虽然我那男风馆只接待男宾,我手下的人不会办事,知道陆瑶侄女是您的女儿,破例邀请她去坐一坐,想讨您的欢心,不想竟被您给误会了,当然了千错万错都是草民的错,草民御下不利,草民罪该万死,还望陆大人海涵呐!”

听到洪四海的说辞,在场的众人都面色古怪,一脸想笑又不敢笑的表情。这哪里是请罪,分明是嚣张至极的挑衅,还说什么看上男风馆的俏郎君,亏他洪四海想的出来。

在场的众人心知肚明,陆藐的女儿被绑,目前看来就是这洪四海做的,但不想这洪四海有莫刺史这一层关系在,居然还能拉着刺史上门挑衅,而且虽然大家都知道这事是怎么回事,可一旦今天洪四海的话传了出去,那陆藐的女儿就不要做人了,陆藐的面子也算是被丢在地上碾压了。

不出意外,陆藐面上怒气勃发,胸腔中的怒火简直要将自己淹没,他努力克制着自己想要杀人的冲动,看着旁边眼前的莫闻。

莫闻听到这副说辞也是满脸黑线,洪四海是想把这陆藐往死里得罪呀,但是自己是来站台的,再说陆藐这厮,眼下就是一个断了根的浮萍,小小太守而已也不怕得罪了他,他想了想便硬着头皮说道。

“陆老弟呀!四海这人呐,就是小混混出身,没个正形,我也听出来了,这是他手下人做的,明日我便让四海将那人送来,任你处置,还望陆老弟给我个面子,饶了这小子一回,毕竟冤家宜解不宜结,陆老弟你说是吧!”

莫闻瞪了一眼还想继续说些什么的洪四海,然后满脸威胁的看着陆藐说到。

此时大厅内安静到落针可闻,每个人都想看看陆藐会怎么回答。

这一刻,是龙是虫仅在陆藐一念之间。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五章 第四章 第六章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