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乐钓文学!

首页 > 目录 > 《原是相思无解》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四章

第四章

网课大卖场 2021-11-24 10:12:04
一曲雅趣诵千百年,武陵郡雅趣苑内,洛凝正望着一封尤其的密信,这是一则刚从广陵加急送抵的消息,密信上的字极少,而已简简单的单的四个字,“箱内无人”洛凝心下不解,么是一场误会了?此事也不是天道盟做的?虽然不所以呀?此次情报的来源,但是寻堂银面以上的罗刹想到这洛凝不在迟疑,对身边的侍女吩咐到。。...

一曲风雅诵千年,武陵郡风雅苑内,洛凝正看着一封特别的密信,这是一则刚从广陵加急送抵的消息,密信上的字很少,只是简简单单的四个字,“箱内无人”洛凝心下疑惑,难道是误会了?此事不是天道盟做的?

但是不应该呀?此次情报的来源,可是寻堂银面以上的罗刹提供的,绝对值得考证。

想到这洛凝不在迟疑,对身边的侍女吩咐到。

去叫寻堂管事来见我。

另一边徐州去往下邳的一辆马车上,一位少年正向陈北冥问到。

“老师,我不明白为何你要放过那个贪官?我看的出来,徐太守有意处理那个县尉,反倒是你为何还要给那个贪官开脱,还说什么,那贪官仅是轻信人言,无甚大错。学生不明白。”

少年气鼓鼓的说道,这少年不是别人,正是之前秦管事身边的小厮。看着少年的模样,陈北冥神色一凛说道。

“你日后要执掌天下,怎可如此不晓事,我且问你,任凭徐牧处置了那小小县尉,除了解气,还有什么?明眼人都看得出,那小吏只是贪婪使然,若执意要处置了他,徐牧自是无话可说,定会如你所愿。”

“但眼下我们乃是江湖门派,徐牧说大不大,也是一郡太守,无论我们势力如何之大,他对我如何恭敬,对他而言,我等逼他当面处置自己的下属,就是落了他的面子。”

“日后一旦有人提及此事,他自是会想起我等,记恨渐深,日后一旦我等势弱,报复必将轰然而至。与其如此,何不卖他一丝薄面。如此既是保存了他的颜面,又让他欠我们一分人情,何乐而不为呢?”

“况且若我所料不错,那县尉日后也不会好过,堂堂太守,因保全一小吏而欠下人情,内心定会大为不满,无出宣泄之下,定会冲着那始作俑者发泄,那小吏的好日子算是到头了。”

陈北冥所料不错,本来徐牧正暗自得意,原本以为需要丢了面子,当面处置了那人,方能解决此事,不想堂堂天道盟盟主居然如此给面子,不光不追究,还主动帮忙开脱,让自己得以保存了颜面。

但平静下来,徐牧就越想越不对,“凭什么呀!我又没做错什么,还凭白欠了一个人情,而且此事发生在大庭广众之下,日后若是天道盟有事用到我,我又如何能拒绝的了。这次可算是亏大了!”

“此事皆是那县尉之故,来日定叫这厮好看!”

三日后武陵郡,一辆马车静静的停在郡守府的门口,没人知道这辆马车是何时而来,也没人知道它是从何而来。马儿安静的站在那里,吃着路边的野草,不时地抬起头打上一两个响鼻,好不惬意。

郡守府的门子,揉着惺忪的睡眼,准备去推开府衙的大门,迎接新一天的开始。他轻轻卸下门栓,习惯性的拉来大门,登时一个硕大的马头出现在他的面前。

“诶呀我的妈呀!这是个啥玩意!”

门子被这突如其来的马头吓得一个踉跄坐倒在地,清晨所带来的困顿瞬间一扫而空,门子茫然的坐在地上,直勾勾的看着眼前的马车。

片刻后,门子清醒过来,赶忙起身,掸了掸身上的灰,来到马车旁边,看了看发现左右无人,便大喊起来。

“谁家的马车停在这了?不知道这是郡守府吗?”

门子的声音,吵醒了车内原本还在昏睡中的女孩,女孩眉头微皱,本应是青春靓丽的脸上,却略带一丝惊恐和虚弱。

醒来后的女孩,没有说话,只是努力的将自己的身子紧紧的蜷缩起来,只露出一双满是惊恐的眼睛,紧紧的盯着车门的方向。

车外门子喊累了,发现无人认领,下意识的掀开车门,看到里面有人,没有仔细看,就说道。

“我在外面,喊半天了你居然在里面装听不到?不知道这里是郡守府,马车不能停在这吗?”

车内没有回应,门子有些气急,便将车门开的大了些,在阳光的照射下仔细朝车内望去。

只见车内的人是一个女子,在他的注视下,浑身不停的颤抖着,露在外面的大眼睛里满是惊恐,一颗颗硕大的泪珠,不停的从眼中滚落,却没发出一丝一毫的声音。

门子正有些疑惑,一个管家模样的人从门内走出,冲着门子说道。

“大早晨的,在这瞎嚷嚷什么?谁的马车停在这,赶快让人拉走。还堵在这里做什么!不知道老爷夫人这一阵心情不好?不小心惹怒了主家,小心你得狗命”

门子缓过神,苦笑的对着来人说道。

“管家老爷,这个车里就一个女子,还是个哑巴,不会说话,我怎么说她,她都不动,就是在那哭,您快来看看吧。”

“哦?我来看看,管家疑惑的走了过来,在门子的指引下朝门内看去。”

这一看不要紧,车内女子头上的桃木钗子,一下就吸引了管家的目光,瞬间管家的手不自觉的颤抖起来,嘴里喃喃的问道。

“小…小姐…是您吗?”

老管家记得清楚,这个钗子是小姐三岁那年,拉着自己去取了一根桃木,自己亲手做好送给她的,至今他都记得,小姐说这诺大的府邸,自己是她最好的朋友,这个簪子她永远都会好好保存。他是个下人,无儿无女,一直以来他都将小姐当成自己的亲生女儿看待,小姐失踪后,除开老爷夫人,最着急的就是他了。

看着眼前这个本应是活泼开朗,而此刻仅仅剩下满脸惊恐的少女,他的心好似被刀扎一样疼。

他再次开口问到。

“小姐,是你吗,我是阿福!你还记得我吗小姐?”

听到阿福两个字,少女空洞惊恐的眼神中有了一丝色彩,茫然的微微抬起头,略带沙哑的嗓音轻轻喃喃道。

“阿福,阿福,福伯,福伯~”

“对,我是阿福,我是福伯,小姐,我是福伯呀!”

老管家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眼泪布满了他的双眼,他努力的想擦干净,看清眼前的人儿,却怎么也擦不净。

少女的眼睛渐渐有了焦距,她看清了眼前的老者,她终于再也不用强忍,大声哭了出来。

“福伯,你为什么才出现,你为什么才来,瑶儿好害怕,瑶儿真的好害怕!”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五章 第四章 第六章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