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乐钓文学!

首页 > 目录 > 《原是相思无解》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一章

第一章

网课大卖场 2021-11-24 10:12:03
九叶灵仙二两,冬至节茧蛹一钱,煎入隔年雪,可解相思意之苦,可灵仙七叶一枝花,冬至节何谈茧蛹,雪又怎么能隔年,原是相思意无解!雾水楼,清烟阁顶,洛凝望着夕阳,喃喃轻唱着。随着落日缓缓地没入群山,最后一缕余晖照在她白皙的脸颊上,两颗泪珠缓缓地滴下,望着将要逝“北冥哥哥,你又失约了呢!你说过,待你得胜归来,要带我来看七月初八,雾水楼的云海沉阳,我已经在这里了,可是你又在哪?三年了!我怎么都找不见你,北冥哥哥,你到底在哪?”。...
九叶灵仙二两,冬至节茧蛹一钱,煎入隔年雪,可解相思意之苦,可灵仙七叶一枝花,冬至节何谈茧蛹,雪又怎么能隔年,原是相思意无解!雾水楼,清烟阁顶,洛凝望着夕阳,喃喃轻唱着。随着落日缓缓地没入群山,最后一缕余晖照在她白皙的脸颊上,两颗泪珠缓缓地滴下,望着将要逝“北冥哥哥,你又失约了呢!你说过,待你得胜归来,要带我来看七月初八,雾水楼的云海沉阳,我已经在这里了,可是你又在哪?三年了!我怎么都找不见你,北冥哥哥,你到底在哪?”。...

九叶重楼二两,冬至蚕蛹一钱,煎入隔年雪,可解相思之苦,可重楼七叶一枝花,冬至何来蚕蛹,雪又怎能隔年,原是相思无解!

雾水楼,清烟阁顶,洛凝望着夕阳,喃喃轻唱着。随着落日缓缓没入群山,最后一缕余晖照在她白皙的脸颊上,两颗泪珠缓缓滴落,看着即将逝去的夕阳,在那张清秀的脸上,绽放出一抹凄美的笑容。

“北冥哥哥,你又失约了呢!你说过,待你得胜归来,要带我来看七月初八,雾水楼的云海沉阳,我已经在这里了,可是你又在哪?三年了!我怎么都找不见你,北冥哥哥,你到底在哪?”

待到夕阳彻底没入群山,洛凝再一次孤身离去,独留下满地的哀伤。

她才一离开,一个头戴斗笠的黑衣男子,悄然出现,坐在她刚刚坐过的位置上,静静的凝望着她踉跄离去的背影,直到身影走到拐角,消失不见。

黑衣人依然望着洛凝离去的方向,久久不语,直至月上中天,黑衣人轻轻叹了口气,转身而去…

三年前,定王刘达欺少帝年幼,犯阙!大司徒梁乾,急召各路诸侯勤王,鬼面将军陈北冥,率烈焰军三千精锐骑兵,连破定王三路大军,连战连捷,活捉定王,押解其进京,送宗正寺审理。

天子感念其擎天保驾之功,出城十里迎接凯旋。

不想,定王早有预谋,勾结宗正寺大宗正齐王叔刘寂,齐王叔随天子出城接受献俘,且在城外布下伏兵,且等定王脱险,便伏兵尽出,擒了天子逼其禅位于定王。至于陈北冥,能归降最好,不能归降便乱刀砍死,量他三千人不到,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翻不起什么浪来。

后世史书记载,“天武二年,定王作乱,七月忠勇公北冥带甲士三千伐逆,败其于野,帝迎十里。

齐定二王通,藏兵于郊,北冥勇,携帝而去,不知所踪。

现实的惨烈又岂能是寥寥数句所能道尽的。

火焰军行至京郊三十里外,陈北冥令大军就地扎营,其仅带十余亲兵押解定王,前往觐见。

不想献伏后,齐王叔携甲士押解刘达刚一回城,便城门关闭,城头架起弓弩,四周伏兵尽起,将北冥及天子百官团团围住,百官乱作一团,北冥见状不对,带十余亲兵护住天子,向营寨方向突围过去,半路遇见数百亲兵,人人带伤,方知营寨已被叛贼伏击,北冥留下一百人断后,带领剩余人等护住天子,直奔莽巍山,后不知所踪。三日后定王刘达继位,号大晟,封齐王叔刘寂为一字并肩王,并眀旨昭告天下,陈北冥谋逆,弑杀先帝,削其官职爵位,诛九族,悬赏纹银十万通缉陈北冥。

不久有不少人拿着所谓陈北冥的人头去领赏,但后来都被认定是假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江湖上出现了一个鬼面罗刹,有人认为鬼面罗刹是陈北冥,又有人认为鬼面罗刹是火焰军余孽,重出现,是为了替已死的陈北冥复仇,还有人说鬼面罗刹不是一个人,是一个组织罗刹门的首领。总之流言四起,却无一人有证据证明自己的说辞。

三年过去了,陈北冥依旧毫无音讯,罗刹门却声名鹊起,做起了收钱杀人,贩卖情报的买卖,虽然依旧活动在黑暗之中,但从某种角度上,也暴露在了世人眼中,一些有幸见过鬼面罗刹的江湖大佬和当朝权贵传出消息,罗刹门门主鬼面罗刹是一个女人,鬼面罗刹是陈北冥的说法不攻自破,自此陈北冥的踪迹彻底成了一个迷。

就在陈北冥失踪一年后,东境徐州境内,一个叫做陈御鲲的神秘人,创建了一个叫天道盟的神秘帮派,他们不知从何而来,也不知是何背景,总之他们刚一出现,就在商业联盟的地盘上硬生生的抢走了一郡之地。

而商业联盟派出数百人去找场子,对方却只派出一人,最后的结果却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商业联盟派出的数百人,全数被打晕,连夜送了回去,此事惊动了商业联盟的会长,会长亲自出面见到了这个神秘的陈御鲲,两人密谈了三个时辰,没有人知道他们说了什么,总之会长回到商业联盟后,商业联盟在渤海郡的所有势力全数撤回,自此在东境,神秘的天道盟也成了家喻户晓的一方巨头…

天武五年,罗刹门武陵郡分坛,明客堂内,一个身着华服的妇人,正哭哭啼啼的坐在那里,旁边的男人正在安抚着她。

一个头戴兜帽的男子,从内堂走出,兜帽下的脸上一张狰狞的青铜面具上,仅余一双眼睛露在外面。

看到有人出来,妇人止住哭声,红肿着双眼冲来人说道“我要发布任务,我要找我的女儿,多少钱我都给你们。”

来人没有说话,静静的看着她,昏黄的烛光照在青绿色的罗刹面具上,显得格外诡异。

待妇人稍安,来人说话了,奇怪的音调徘徊在房间内,好似不是人嘴发出的沙哑嗓音回荡在妇人耳边。

“客人,请将你的任务写在纸上,放进门外的竹筒内,三日后会有任务的报价送到你得手上,如果你认可报价,那么请在你家门前挂上一盏黄灯笼,如果不认可,请挂上一盏白灯笼,五日内自然有人联系你交还任务。”

妇人依旧不依不饶,还想要说些什么,旁边的男人赶紧拉了拉她,示意她不要多说话,带着妇人向面具男行了一礼,便转身出去,按照面具男的要求,发布任务去了。

离开明客堂,妇人问男人,为何不让她说话。

男人沉没许久说道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无非是想摆官威,让他们尽快动手,赶紧追查瑶儿的下落,所以我才阻止你。”

“夫君堂堂武陵太守,为何不可摆官威?况且太守千金走失,求到他们,那是看得起他们,我身为太守夫人,又为何不能督促?”

男人苦笑,叹了口气说道。

“妇人之见呐!你夫君我这小小的郡守之位,还真不被人家看在眼内,你可知道,就在去年,朝中有位大佬提议说罗刹门行事诡异阴狠,建议朝廷出兵剿灭,还没等政令下达,第二天这位大佬就被满朝群臣群起而攻之,最后落得个革职流放。据说当天晚上,每位朝廷重臣的床头都被放了两张纸,一张写满了自己的罪状,一张写满了那位大佬的罪状,没人知道是什么人,是什么时间放的,但是所有人都知道,这个人的目的是,第二天向这位大佬发难,否则下一个就是自己。而这位大佬你应该也知道,就是本朝被流放的第一个高官,王太师。”

“这…”女人吃惊的捂住了嘴巴,心里后怕不已,心想幸亏当时自己被夫君拉住了,否则自己绝对没有好下场。

另一边,面具男回到内厅内一把摘下脸上的青铜面具,对内厅的一人说道。

“又一个女孩被抓了,按照之前的报价翻一倍,我去暗寻堂发布任务,你去一趟郡守府送报价。此事不可拖延。”

那人点了下头,转头出了内厅。

面具男,也没有多说,挪动了墙角的开关,走进地面打开的一间暗室,待他刚走进去,啪!的一声,暗室的门,也关了上来,房间内回复如初,如果不是清楚底细的人,根本不会知道,在这间屋子里,还隐藏着一个另外的房间!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全部目录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五章 第四章 第六章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