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乐钓文学!

首页 > 目录 > 《1999,收到请回复》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六章 有些事情只能怀念

第六章 有些事情只能怀念

上帝他老人家 2021-11-24
仪器在滋滋直响,我很紧张得更有甚者敢呼吸的节奏,一直到那上面信息显示模糊不清的影像,“这是孩子的头了,你看见了了吗?他很和健康。”我一把抓紧时间顾宇的手,幸好他在身边,要不然我肯定会哭出。而已再后来,他突然弯下腰靠近了我低声说:“阿音,你再用劲点,我的手掌就得被捏断了…啊我一把抓紧顾宇的手,还好他在身边,不然我一定会哭出来。只是后来,他突然俯身靠近我小声说:“阿音,你再用力点,我的手掌就要被捏断了…啊。”我终究是笑出来。。...

仪器在滋滋作响,我紧张得甚至不敢呼吸,直到那上面显示模糊的影像,“这就是孩子的头了,你看见了吗?他很健康。”

我一把抓紧顾宇的手,还好他在身边,不然我一定会哭出来。只是后来,他突然俯身靠近我小声说:“阿音,你再用力点,我的手掌就要被捏断了…啊。”我终究是笑出来。

检查完毕,顾宇扶我出来,把我安置到座位上,问我:“你老公呢?怎么不陪你过来?”他看起来很严肃,半蹲在我跟前。我让他起来,坐我身边,“他公司忙嘛,不是还有你吗?”

“我可抵不上老公。”

“我怀孕做检查,医生可比老公有用多了。”

顾宇被气笑,回头看我,“别怪我多嘴,如果是我哥,他一定会陪你来做体检,每一次都不落。”我莞尔,“难道不是有你的原因吗?只要我身边有你,他一定每件事都很殷勤。”顾宇再次被我逗笑,我挽住他的胳膊,轻轻靠过去。

“我想休息一会,你有时间吗?”

“敢不有吗?”我笑,他也靠过来。

我的老公不是顾天,当所有人以为顾天会娶我的时候,我嫁给别人,因为我知道,有些事只能怀念。

有十年吗?我算不清楚了,反正很多年前,我的身材没有这么肥肿,脸上也没有那些凭空多出来的皱纹,我才刚刚十八岁,那是我一生最好的年纪。

高一的元旦晚会后,几乎每天,我都可以收到来自不同年级的男生递上来的情书。我一封都没有打开过,除了那个女生递给我的——她叫万小莫,成绩很好,常年榜上第一。虽然我也常年上榜,但距离她还是远了点。不过成绩优异还是有好处的,认识学霸有捷径,年级排名在我前面的那些人,不肖其他人介绍,我们就已经知道了彼此。我和小末不算熟,但走在路上是会打招呼的同学。

那天她我叫出去,我以为会是哪个老师找我。班级门口,她却递过来一张信封,我接过来,有点疑惑。

“是情书。”她大大方方的说。

我吃惊,没想到年级第一居然也会递这种东西。正当我思考要不要接受时,她又说:“顾天叫我给你的。哦,就是顾宇的哥哥。”她知道,我和顾宇会比较熟,但顾宇从来没说起自己的哥哥。不过那天,我记得他了、顾天。也记住她后面的一句话——“一定要拒绝他。”

好多年后我真拒绝他了,小末这时候却来向我道歉——“是因为我吗?是因为我当时那样劝你你才……”

“你想什么呢?”我推开她,一笑而过。因为我清楚,我和顾天之间隔着的哪是一个万小莫这么简单。

结婚那天,他们都来了,我很开心,虽然一直以来他们不赞同我的决定,但到最后还是愿意站在我这边,当我的娘家人。交换戒指的时候,我突然紧张,而后就习惯性的在人群里找顾天,直到看见酒席里坐着的他,望着我,淡淡的笑。那一刻,我觉得他温柔的不像话,仿佛还是我爱得死去活来的少年。我甚至希望,希望他会在某一瞬间冲上来,把我带走。

因为以前这样的景象也上演过,我祈盼此刻能再次上演,而我会学着之前的每一次,原谅和将就他。因为只要是他,无论如何我都愿意。

可是这一次,不会发生了,他的眼神告诉我,他希望我幸福。

所以纵使我愿意,他也不愿了。

听说后来,顾天大醉了三天。我不信,我猜,他是大梦初醒。

不过从那天以后,我就很少见到顾天,他弟弟我倒是天天见,也不知道他是在躲我还是其他原因。怀孕六周的时候,老公出差,小末带我去苏汭的画展。她说我每天都呆在家里,孩子会不聪明。我说孩子还小,现在还没有智商。她没再说下去,这不是她的风格,我问她为什么不继续说了。她头一杨,孕妇最大。

我可去她的!

苏汭就是溪内,我是结婚后才知道的。我拉着小末,真不告诉七妹?小末摇摇头,“我怕她悔婚。”我在她身上肉最多的地方掐了一把,算是替七妹报仇了。小末笑着扭开,“好妹妹,我可不敢动手。”

我也不能让她动手。小末从小就练跆拳道,如今可以出师的她,动手起来我和孩子岂不是要升天。到达目的地,我挽着手一起走进画展,然后就看到顾天。

他有伴,是一个女生。他跟在那女人身后,背着一只手,拖着步子,陪着她四处闲逛。不过与其说逛,不如说他是大爷在遛弯。我忍不住笑,小末见我看到,忙解释,“咱二叔新看上的媳妇,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我惊讶于小末会来问我的想法。

谁知小末只是耸耸肩,“就是想问问你,你觉得能成吗?”我摇摇头,其实想说不知道,但突然想到另一个点,“顾叔叔不认定你是他的儿媳妇吧?”于是我想到一个糟糕的结果,如果这对不成,小末该不会又被顶上去吧。

小末笑:“放心,我再怎么不济,也会选择阿礼,不会选择顾天。”倒把叶森礼给忘了——这个和万小莫最明媒正娶的家伙。据我了解,最近他应该和林羡打得火热。只是,“莫狄远呢?”

小末一愣,看着我。我就知道她会是这样的反应,还没等来回答,那边就有人叫她,“小末。”回头,我才知道自己是那么的愚笨,果然怀了孕智商就会下降,怎么会忘记那个叫苏汭的同学呢?

“你叫苏汭?”少年宫的钢琴班鲜少有弹得不错的男生,而且长得还尤其的好看。我问了不下十个人才确定对方的名字,等他表演结束,上去就发出邀请。“你好,我是曾乐音,我要请你出演我的黑天鹅的节目”

他没着急答应我,而在一瞬迟钝后,自顾自的笑起来,“终于听到这个名字正确的发音了,原来是曾(zeng)乐(le)音。”他迅速起身,“是的,我就是苏汭。”

高一元旦晚会之后,我不仅被本校的男生缠的烦,还被班级女生围着问有关苏汭的事情烦到作业写不下去。我遗憾的跟她们每一个人说,苏汭根本不是本校。所以高二他转校来到一中,可以说是圆了一众女生的美梦。

他和小末一个班。后来便有传闻,他喜欢小末。

“我记得你喜欢林羡”转校后第一次见面居然是高二的秋季运动会。我看他身边没人,这才坐到他的身边。

“听谁说的?”苏汭平淡的回我。果然是绯闻中心的男主角,自信又沉稳。

我回头看他,“你染发了。”他高一的时候不是这样子的,不过这样更好看,“学校不管吗?”

“明天就去剪了。”

我心想,还挺乖。

“你和林羡很要好。”

见我换说法,苏汭才妥协的点点头。

“你知道顾天和顾宇吗?”

“我和他们一个班。”他秒答,可能觉得自己答得太急了,又是点头。我倒忘了,他两的爸爸是校董的一员。

“你应该不喜欢莫狄远吧?”

他望着我,这一次没有点头,“曾乐音,你到底想问什么?”

“你喜欢万小莫!”

顾天就在这时突然插到我两中间,“聊什么呢?”先是一个大脑袋晃在我两之间,后来直接整个人坐到我和苏汭中间。“苏汭,我向你介绍,这是我女朋友。”没想到,那小子是有备而来,我马上给他心口一拳,“你乱说什么!”这边我和顾天眼看着就要吵起来,苏汭直接起身,“白白,你们聊。”说完就消失。

这样一来,我更加怒不可遏,再次拳向顾天的心口,“都是你,把他吓走了!”

顾天表情夸张的捂住胸口,看样子他也气的不轻,“曾乐音,难道是我吗?他不走,你还想问他什么?”

“我正问到关键,你不是突然出现了嘛!”

“你问我,我知道!”

“你又不是苏汭!”我郁闷,起身想走,顾天突然拉住我,“嘿,你干嘛?”原来是想借我的力站起来,我等他站起来后,立马抽手,可对方仍是不放。“顾天,你到底想干嘛?”

“我等你问我问题啊!”还真自以为是。我轻笑一声,当真问出来,“苏汭喜欢小末吗?”“喜欢呀。”他回答的迅速,我却怀疑,“你确定?”“不确定,都是听别人说的,”我一听不乐意了,立马甩手想走。

“你不就是想听个确定的消息吗?”我听他说,静静看他表演,看他能玩出怎样的花样。见我终于愿意听他说,顾天笑出来,眨了眨他那星星眼,“喜欢小末的人多着去,具体是谁我不清楚。喜欢你的也多着去,具体有谁,我倒确切知道一个——高二9班的顾天,就是现在在你面前的这个人——我喜欢你,千真万确的喜欢你。”

“你两怎么现在才过来呀!”有气无力的抱怨,我抬头便见到顾天那熟悉的星星眼。不禁莞尔,每一次回忆都会不知不觉的回到他的身上,从他这里结束。这或许就是我对他一直念念不忘的症结吧。

“怎么笑了,你也觉得这名字有趣吗?”回过神,就见顾天双手插兜,俯身笑着问我。我一时没弄明白,反倒是苏汭帮我解决,“你怎么回事,你是希望阿音怎么说呢?”这一边,就看到沉默不语的小末一直在瞪他。

“他一直跟我嘻嘻哈哈,我不在意的。之前倒是没见过你,你叫阿音?”,听到话语,我这才注意到和顾天同游的女人也在,她走出顾天的身后,伸出友好的手,想认识我。

我端庄的收起所有情绪,“曾乐音,你好。”也伸出手,握住。“你好你好,我叫殷月,殷实的‘殷’,月亮的‘月’,你别听顾天乱说什么‘音乐’。”

原来刚刚是顾天在介绍她的名字——看我却不禁笑了。

“我就说很好笑吧!”再一次撇下众人,顾天只向我说他的开心。小末忍不住,跳过夹在他两之间的苏汭,直接挤到顾天身边,咬牙切齿的在他耳边说什么。殷月此时完全不在意这两个人的悄悄话,只是看着我,“你也是顾天的朋友?”

“同学。”不知道苏汭安什么心,帮我回答,我看了他一眼,他于是又加了一句,“我们都是从一个高中出来的。”

“这样啊,”殷月的目光从未离开我,“这么多年还在一块,真羡慕你们的友谊。”

“羡慕吧!”顾天从小末那里解脱,马上加入我们,“她还是我初恋呢,羡慕吗?”殷月终于把目光从我身上移开,开始盯向顾天,但顾天只是望着我。

我当下并没有感到尴尬,或许是这样的经历对我来说太常见,所以一如既往,我也望向顾天,静静的等待他接下来的“惊喜”。

“你也是,都怀孕的人了,还出来干嘛?”他说完,火力转向身旁的早就抓狂的小末,“肯定是你,没事别找阿音,她要养胎的。”小末抬头看他,一脸想要把对方吃掉的表情。殷月就在这时问,“怀孕了?那……”没等女人问出来,顾天连忙扭头对她说,“怎么样,羡慕吧?”

一出戏看下来,我心累的弯下脖子,心虚的摸了摸鼻尖。以前总是由他来摆弄我,现在和他一起合伙去摆弄别人,原来这其间滋味真是不好受。殷月撞开我的肩膀跑走,那两人都在关心离开的人,只有顾天问到我:“你没事吧?”小末这才反应过来,“你怎么了?”

“你眼瞎啊,她都撞到她了!”顾天冲小末吼,我没来由地心疼小末。“我没事!”

小末是讲理的人,这样的情况,她才不会轻易的陷入个人情绪,“我不跟你吵,你现在赶快去追殷月,我带阿音回去。”我正要辩解自己真的没事,顾天却嚷起来,“凭什么,我才不要去追那个女人。”

“那你想干嘛?”好脾气的苏汭的也没忍住,插着腰问他。

“我带阿音回去,你们两去追她。”根本不给任何人反应,顾天拉住我就走。

可到车上,立刻跟我道歉,“对不起。”

这三个字我听的太多,特别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于是什么都没说,我拉上安全带,只道:“开车吧。”

“我不喜欢她。”顾天并没有马上开车,低着头他似乎有些东西没说完。我不解了,“你既然不喜欢她,那干嘛还要答应你爸?”

沉默良久,他终于启动车辆,出发前,他说:“她不是叫‘音乐’吗!”

很久之前,我和他还没有在一起的时候,他会不依不饶的围着我,叫我名字,我会不理他。但他如果叫“音乐”,我总会回头纠正他,是“乐(le)音”。

现在想想,真的是好久以前了。

开着车他带我去了医院。他还是害怕,怕那一撞撞出什么。还好,一切健康。孕婴室里,他坐在我身边认真听医生嘱咐的时候,有那么一瞬间,他似乎就是我此时肚子里孩子的父亲,而我是他的妻子。

“你老公知道这事,会不会打我?”回家的路上他这么问我。

“我不会告诉他的。”

“你不说小末也会说。”

我突然想笑,“你今天对小末太恶劣了吧。”

“哪里?我这不是想告诉殷月,小末根本不是我喜欢的人,免得她总是怀疑我。”说完,他才发现自己多嘴,“阿音,我……”他着急解释,我并不想听,指指路,“开车吧。那些都过去了。”

对啊,都过去了。

如果爱可以锁在回忆里,我宁愿一直怀念,也不要亲身体会。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2012末日还没来 第二章 竹马与天降 第三章 怎么也轮不上我 第四章 被偏爱的有恃无恐 第五章 多年后当个大人吧 第六章 有些事情只能怀念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