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乐钓文学!

首页 > 目录 > 《1999,收到请回复》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五章 多年后当个大人吧

第五章 多年后当个大人吧

上帝他老人家 2021-11-24 08:51:47
这句话我常常说给小远听,“当个大人吧,别总小孩子像。”莫狄远表示早已全身免疫,而且仍会顺手拿起来一个小玩意丢回来,当做他的“公开回应”。表示,我也无话可说。“明白小末为什么不不喜欢你吗?所以你太很幼稚。”总会所以事情发展中到我要说出来这句话的时候,莫狄莫狄远对此早就全身免疫,并且仍会随手拿起一个小玩意丢过来,当作他的“回应”。对此,我也无话可说。。...

这句话我经常说给小远听,“当个大人吧,别总小孩子一样。”

莫狄远对此早就全身免疫,并且仍会随手拿起一个小玩意丢过来,当作他的“回应”。对此,我也无话可说。

“知道小末为什么不喜欢你吗?因为你太幼稚。”总会因为事情发展到我要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莫狄远才会有点情绪,“说我就说我,扯她干嘛?”

他还是和以前一样,提起万小莫就会炸毛的少年。

我当上总经理参加的第一个晚宴,形形色色各类人,反正都是圈中的大人物。我亲爱的爸爸怕我不认人,特地为我安排了一个引荐人阿申,他也很负责,那晚拉着我满宴会厅向我介绍在场每一位他以为我不熟的人。

“这位是如今各大艺人公司都在抢人却只为沫渊量身定做的顶级服装设计师木慕。怎么样,是个大美女吧!”后面一句,他特意靠在我耳边说。我当时真想说,我眼睛又没瞎。

我敷衍的笑着,对方伸过手来,“林木的木,羡慕的慕,木慕。”

伸手握住,我笑得有点累,“真是好名字。叶森礼。”

“来来,这位你肯定不知道,但他的漫画你一定看过。”我还是那样敷衍,很想回对方一句,我从来不看漫画的。然而下一秒,家伙又靠近我,“他还是个素描高手,画过很多女明星的……”后面的话他欲说不说,我垂眸便见他两手空空的端在胸前,然后用居然有点诱惑的声音对我说:“全身像。不穿衣服的那种”

“你好,我叫溪内。”男人笑着。“对对,他叫溪内,嘿嘿,长得可真好看。”说了半天连对方名字都没介绍出来。我叹气,但依然保持微笑,伸出手,“叶森礼。”男人很快握住,“幸会。”我嘴角抽着笑。

那天,这样的场景还有很多,每次阿申热情的向我介绍其他人的时候,我总是会挑出他各种槽点,然后又因为他的如此卖力而忍着不说出来。毕竟都28岁的大人了,谁还会动不动把情绪写在脸上——可能只有莫狄远了。

那晚最后一个要认识的人,因为迟到错过了上半场,才到现场时,阿申马上拉着我飞奔到他跟前,“这位你一定知道,沫渊!他可是……”

“好小子,让我找你一晚上,你怎么在这啊!”沫渊上来就给我一个大大的拥抱,动作突然得,阿申都吓呆了。

我却有点无奈,一晚都在装笑,此时真装不下去。

“你才刚到,哪里让你找一晚了。”我反驳。

阿申歪着头疑惑,我觉得是时候跟他一拍而散了:“阿申,今晚多谢啊,我现在不需要你,你去忙别的吧。”说完,沫渊邀着我就要走。

阿申连忙多走几步跟上问:“你两认识?”

“这是我公司的艺人。”我怎么可能不认识!

而且何止是认识,都快厮混打闹半辈了。我心中叹气,不想多解释。

沫渊回头笑:“他是我妹夫。”

这是真不能忍,我大喊:“莫狄远!”

对啦,沫渊只是艺名,这家伙其实叫莫狄远。

突然发现,长大的我们都有了别的称号:林羡成了木慕,苏汭叫成溪内。就连万小莫,长大了她更习惯别人叫她大名,万沅荻。

只有我还是从前,叶森礼。

酒宴之后的饭桌上,我们三个男人凑到一起,算是给苏汭接风。“戏演得真好。”这是他对我那晚所有付出的总结。我亲自为他倒红酒,站在那里苦笑:“你如果这么说我公司艺人,我会很开心。”

“沫渊吗?”

对面的莫狄远马上扔来一个骨头,“我是个唱歌的!”他着急澄清。我和苏汭都笑了。

我把自己的酒杯也满上,向那还在生闷气的某幼稚鬼,“红酒你总得喝吧!”

莫狄远这人真奇怪,生在娱乐圈,居然滴酒不沾,而且对香烟避之不及,比他小时候还干净,真是越活越不如从前了。

莫狄远看过来,我等他答复,好久一聚我想他不会不给面子,但没想——“给爷满上。”如此嚣张,如果今天不是我坐庄,我定会一个酒瓶丢出去。

“对了苏汭,”为莫狄远倒上后,我坐回位置上,连忙问:“阿申说你擅长人体艺术,真的假的,都画过哪些女明星啊?”

“想知道?”

我和莫狄远四目对上,然后异口同声答:“想啊!”说完之后,莫狄远居然还悄悄问:“能看吗?”我酒杯举起来,防止他们看到我在偷笑。

“能啊!”苏汭答,“木慕的想看吗?”

酒杯被我拍在桌上,“什么!”莫狄远也有点诧异,“林羡居然找你画那种东西?”

“什么叫‘那种东西’?这是艺术!”苏汭轻抿小酒,笑着向我们解释道。

莫狄远不悦,我更是难受,手指敲在桌子上,“不管你卖给谁,我都会出比别人高一倍的价钱,所以,你仔细考虑。”

苏汭把酒杯放下,双臂交叠摆在桌上,对着我,笑:“你和木慕说去。”

“什么?”

“她已经买走啦。”

“这就好嘛!”莫狄远拍手称快,“我还以为你小子收藏呢!”又多说一句。没想到苏汭一边切牛排,一边回他,“我还想呢!”

“什么!”说完我才意识到,我似乎已经说了很多次这两个字。苏汭笑嘻嘻的抬头看我,莫狄远靠在桌边围观也很开心。“艺术品,只是艺术品的珍藏,你别想歪了。”

能不想歪吗?我都没见过她没穿衣服是什么样的。心里不快,我一口干掉杯里的红酒。“干嘛呢,喝这么急!”苏汭劝我,这回轮到他起身为我倒酒,“我告诉你,真没必要!”他的手搭在我肩上,我心里自嘲:的确没必要,我又不是她男朋友。

“除了她呢?除了她还有谁?”我大叫,我就不信,我还不能看别的女人了。苏汭此时已经回到座位上,看看我,又看看莫狄远,笑:“小末啊!”

我愣了一下,而后马上回头看莫狄远,那小子也傻了,“小、小末?万小莫?她也同意画那玩意儿?”

苏汭乖巧的点头,这回他竟然不纠结于莫狄远嘴里的“玩意儿”。

莫狄远求助我,我立马无奈道:“你也知道,小末很追求艺术的。”僵硬的点头,莫狄远笑得惨淡,“是啊,艺术嘛,没什么的。”他竟学会自己安慰自己,我真心疼他。

苏汭坐在对面,缓缓的拿起酒杯,缓缓的喝下一口,他坦白:“不过这次除了艺术外,我还有我的私心。”

“什么!”

那晚总结,就是我在没玩没了的喊“什么”。

苏汭就是这样,每次都会带来危机,我和莫狄远的双重危机。

依稀记得高二那年他刚转来的时候,穿着工体裤子,就是很多兜的那种,米白色的宽大衬衫,拇指长的碎发,发尾还有点栗棕色,一身清爽的站在讲台上,双手背后,“大家好,我叫苏汭。”

他这一声,不知蛊惑了我们班多少女同学。顾天那小子还要夸张,他说他往那一站,就约摸听到不下五个女生的感叹,里面居然还有个邵琪。那位可是一中远近闻名铁骨铮铮的“七少”,见到他竟然铁树开花。

我当时也很惊讶。那会儿觉得长得还可以的男生,也就莫狄远那个混头,因为觉得他打篮球的时候特别像流川枫。然而这一位简直是从漫画里走出来的少年。原谅我漫画看得少,就看过《灌篮高手》。所以,如果只比好看的话,莫狄远是流川枫的话,那苏汭就是藤真健司。不过那小子不是运动挂,学美术出生,多少带了点美少年的艺术气息。

然而更令我惊讶的是,他和林羡早就认识。林羡从小就习美术,他两从初中就曾在一个美术课外班画画,高二转校过来还是受林羡影响。也不怪当时七妹那么不待见林羡,谁会喜欢和自己暗恋的男生玩得特别好的女生呢。同时他的出现,我的危机感前所未有。这话说公平一点,他的到来应该是全校男生的危机。

幸运的是,那小子和林羡,就像我和万小莫,无关风月,只为真心。

不得不说,当时真逗,我一度以为他喜欢的人是林羡,他却以为万小莫喜欢的人是我。然而事实上呢——全让莫狄远那混蛋捡了便宜。

那天很晚,莫狄远被他的经纪人绑了回去,我和苏汭喝了几杯之后也准备回去。室外停车场,等代驾过来的间隙,我靠在车门边点烟,他上来借火,我问他:“见过小末了吗?”

“还没。”他侧身移开,也靠在车身上,“要不你帮我两凑个局?”回头,他提议。

我摇头,“你千万别找我,我怕被莫狄远骂死。”

“这事关他什么关系?”

我吐出一口烟气,抬头看他,“你是真不懂还是装不懂。”

他垂眸,沉思了半分钟,而后笑,“要防也应该防着你呀,怎么着,你也是小末的准未婚夫了。”

我抬手叫停,“行,别打趣我啊。被他们开玩笑也就算了,你也凑热闹?”

“我听林羡说,你还有个英国女朋友,怎么样?”他抱臂转身看我,甚有兴趣。

“什么怎么样?”我糊弄。

“婚约在身,还能这么风流?”

我急得也转身,此刻与他面对面,“你还有完没完了。”苏汭双手打住,“好好。”重新侧身回去,我含糊问:“林羡还说了什么?”

“关于你的吗?”

我回头瞪他。苏汭轻笑一声,重新与我并肩站好,他懂,他什么都懂。“据我所知,林羡的那些男朋友都是过客,目前这个我看也到头了。”

我皱眉;“什么意思?”

咬住烟,他并未着急回我,双手摸向衣服的内兜,一个红包,拍在车子前窗上。“你和小末结婚的事情我两都听说了,这是我两的红包。”

我刚要去拿,苏汭拍掉我的手,红包塞回兜里。

“两个人才一个红包,你们也太抠了吧?”

他吐尽青烟,“红包可以给你,但我是要抢婚的。”

“害!”我摆手,“排队吧,想抢婚的可不止你一个。”想到什么,突然回头,“你是抢新娘,那林羡呢?”

“你问她去呀!”

“滚蛋!”

他过来拍拍我的肩,“红包还是很实在哦!真忍心叫我滚?。”

谁知,我和小末的婚礼没有办成,七妹倒先结婚了。那个红包也就被我递到她的手中,她当下激动得马上在我脸上留下一个口红印。

我很理解,是个人看到那数目都会激动。我突然想到苏汭那时的意图,可能真的要用那个红包换走我的新娘吧。不过我又想到另外一个问题,如果七妹知道那是苏汭和林羡的红包,还会不会亲我呢?

这一联想马上令我脊背发凉,我决定誓死保守这个秘密。

不过那天,苏汭除了红包,还给了七妹更大的惊喜——长达五分钟的专属于她一个人的动态漫画,由小末转交。“这是我特地向溪内求的,你还满意吗?”这是小末当时的措辞。七妹当然满意,满意得妆都哭花了。

默契的是,我们小末都未提苏汭两个字,可能是真不相信新娘,怕她逃婚吧。

我后来问小末,有没有答应苏汭画那种艺术像,小末回我没有。“太熟了,我不好意思在他面前……不穿衣服。”

小末扭捏为难,我却很想笑。“你的意思是,你就很好意思在别人面前不穿衣服?”小末瞪我,我立马求饶,但心里很为小末这个做法叫好。

因为林羡就不一样了,这个问题我也问过她,“画的时候,咳咳……他还规矩吗?”她那个时候在洗手间,我坐在床头,有点不安的问。从浴室里探出半个头,她看向我笑得别有深意。我再次多余的清清喉咙,“我认真的。”

半个头消失,我立马坐不住,按灭烟头,正想下床,她却走出来,一丝不挂的走出来。也不是没看过,只是这样完整的、清楚的、圣洁的,倒从来没有过。我的呼吸窒在喉间,喘不上气。

“你不就是酸,没让你看吗?”

靠在那里我细细品赏,“我只不过就问一句,没必要为了你那男闺蜜如此牺牲吧。”林羡捡起地上的睡袍,重新穿上,并在腰上系一个松垮的结,“这也能吃醋,你还要我怎么样?”

我举双手投降,“真没有,冤枉!”

林羡抿唇笑,从床的那边爬过来。我的呼吸再次一点点消失,“羡羡,我真要去上班了。”话说着,睡袍就在我面前敞开,美好的胴体再次出现,这次是触手可及的,我甚至能清楚的看到她胸口上昨晚我种下的印记。

她抱住我,嘴唇贴在我耳边,“我不管,你要补偿我吃你和小末的醋。”

人啊,总有一天要长大。但谁会知道长大后的成人世界是那样的呢?

我想,如果我和林羡的命运只停留在那个雨天,后来会不会就多一点美好。我视她为我唯一的初恋,而她心里总会给我留下一寸方地。

如果莫狄远当时没有狠心走掉,许多年后的万小莫是不是就不用奔走于各个相亲地点,而他也不再是众星捧月的沫渊,没有这个身份对于他喜欢的人是不是就没那么艰难了。

可又如果苏汭在一切都没发生之前,就向万小莫表白,而小末也答应了他,结束我们所有男生的美梦,后来的我们会不会就没有那些纠葛,很多年以后他们是不是还会有一个漂亮的女儿。

但如果,如果万小莫真的嫁给我,成为我的合法妻子,这之前所发生的事情会不会就不那么重要,这后面即将发生的事情会不会有转机?只是,我会是个好老公,她会是个好老婆吗?

然而,没有如果。

“如果”只会在长大的瞬间想明白,然后恍然大悟的感叹“如果那时……”,做着那般或这般的猜测,但到头来都是无用。

我只是痛恨,一切发生时,我们太过年轻。但也怀念,它们发生时,我们还好年轻。

所以,多年后当个大人吧,至少不要像小孩般胡闹了。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2012末日还没来 第二章 竹马与天降 第三章 怎么也轮不上我 第四章 被偏爱的有恃无恐 第五章 多年后当个大人吧 第六章 有些事情只能怀念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