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乐钓文学!

首页 > 目录 > 《1999,收到请回复》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二章 竹马与天降

第二章 竹马与天降

上帝他老人家 2021-11-24
说起来小末和阿礼,他两打小就认识。似乎从记事的那一年起就记得对方,而后一直相伴。中间有段时间叶森礼随父亲经商而转校,似乎是上初中的时候。也就是那段日子他们分开了。不过...

说起来小末和阿礼,他两打小就认识。

似乎从记事的那一年起就记得对方,而后一直相伴。中间有段时间叶森礼随父亲经商而转校,似乎是上初中的时候。也就是那段日子他们分开了。不过这也不妨碍他们多年的情谊。只是,分开的那些年,阿礼的另一个好哥们,却从此成了小末生命里的绝对宿敌。那男生叫莫狄远,单单从这名字上,就知道小末和他缘分不浅。

在我们这群人里,我算是认识小末比较早了。小学五年级尖子班开起来的时候就在一块。那时候小末还小,应该说,她比我们都要小。因为尖子班的缘故,我们放学比往常要晚很多,这样就给留校迟迟不回家的不良少年少女欺负别人的好机会。我们这群锦衣玉食不尝人家疾苦的书呆子自然成为他们的主要目标。而年龄格外小,看起来又格外好欺负的小末,自然是群起而攻之的对象。

可是,幸运的小末偏偏遇上我这个多管闲事的救世主。小小的小末特别让人保护欲,我二话不说就成了她的护花使者。远近闻名的“七少”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传。然而,事实上,我不过就是个发型比较像男生的软妹子。

并且,实际里,小末的跆拳道已经练到黑段了。这件事我居然是到初中才知道。明明应该她保护我才对嘛!

说回阿礼和小末。

所以呀,在后来那群人之前,我和阿礼也是打小认识。不过小学那会儿不熟,我那时候还以为他是小末除了我之外第二个护花使者。

后来阿礼不见了,就有了莫狄远。这小子一来,就和小末同班三年。初三剪辫子那事闹得全校沸沸扬扬,我至今都记得,小末这边哭得稀里哗啦,他那边在校长办公室义正言辞的跟校长解释说小末长头发不好看,所以给剪了。

我当时就觉得这小子审美有问题。

后来我们都长大了,我才隐隐约约知道莫狄远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以前总听有人议论,竹马敌不过天降。我陪他们一路走来,还真有点深信不疑。

不知道的人都说万小莫和莫狄远是青梅竹马欢喜冤家,知道的人却只道冤家,没有欢喜,也不曾竹马青梅。因为叶森礼的存在,让这个对比鲜明起来,他才是两小无猜,莫狄远顶多是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

所以,旁人看来,叶森礼总是最配小末。却不知,他们两这十几年互相陪伴的时光,成就了一对挚友的成长。真真是应了那句,“无关风月,只为真心。”

大人总喜欢乱点鸳鸯谱,两人又这么相配,于是他们眼中的金玉良缘,以为是姻缘红线已经打了结解不开,只等时间带来好的消息。谁知,这漫长的等待岁月换来一个人的煎熬,莫狄远怕是小时候被这对“天作之合”硬塞的糖太多,直到最后,越吃越酸,不忍吞噎,终于出手。

但也不怪莫狄远误会,那天他两坐在我面前。叶森礼习惯的一只手撑在小末身后,双目注视,认真的聆听她说话的样子,真真是百般温柔千般宠溺。如果不是清楚叶森礼和林羡的那点事,我或许真会开口劝,“你两在一起得了。”

现实里,我只是说,“你们还不结婚,你两父母同意吗?”

这些年,两家父母简直是日日夜夜希望他们赶快完婚成家。

两人愣了一下,我这才惊觉话里的歧义。

“不同意也得同意啊,难道能硬塞给人家?”小末最先回答。这些年的相亲没给她寻个好夫婿,倒是把她磨得和怨妇一般,一点都不像当年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万小莫。

“怎么叫‘硬塞’?”看看,我还没开口,叶森礼就抢道:“别这么说。阿姨是对你寄予希望,希望你嫁一个好人家。”他最会宽慰她的。我知道,不必再由我多言。

看向那男人,我笑,“别总帮他人说话啊,问你呢?你怎么想的?”

“我?”叶森礼恐怕是没想到,有一天他也会被我这样询问。“还能怎么想?”

“你的意思难道是让他和他那英国小女友,早日成婚?”小末插嘴。她不提我倒忘了,叶森礼其实一直不缺女友。就像现在,他有一个正牌的英国女友,两人感情很稳定。这样一来,我又痛恨刚刚的胡思乱想。没办法,他两在一起我就喜欢往那上面想。

叶森礼或是怕我难堪,连忙笑道:“放心吧,只是女朋友,我不会这么早就要你随份子钱。”我尴尬的笑着,刚刚的那一番心思,终于扭曲到我自己也不知道如何解释才好。

等叶森礼走后,才敢和小末提起,“他那女朋友就不吃醋?”

“为什么要吃醋?”小末不解,坦然的问我。

难道又是我想太多了?但我总是要一探究竟,“因为有你呀!”

“什么?”现在,她更多的是疑惑。

“如果我男朋友身边有你这样的女生,我肯定不依。”说出实话的感觉真好,只是,有些人是不能听实话的。

小末愣愣地看我,好久,面孔蒙上一层愧疚,然后缓缓,她说,“其实,我也不想啊。”

对啊,有些事哪里是她能做主的。叶森礼是这样,前段时间的顾天也是如此,就连当初顾宇亦是。

我又说错话了。“小末,你知道的,我没有其他的意思。”之后,花了好久才说服她不要多想。

后来叶森礼和他英国女友分手,我还特地去问他,“不是快要结婚了吗?怎么就突然分手了?”

“快结婚了!你听谁说的?”

那话算我胡诌,我是要请君入瓮,于是继续伪装,“你管我听谁说的呢,妹妹我随份子的钱都准备好了。”

“真的?”他终于停下手里的事,好生看我,“七妹,别闹!”

“我一个孕妇我可闹不起来。说真话呢,为什么分手,因为那个…谁回来了?”如果不是万小莫整天网上追星,我还真不知道,如今红的发紫的那位沫渊,他的服装造型设计师便是林羡。虽然她改了名字叫木慕,但我还是知道。

那一脸的恍然大悟,我知道叶森礼终于听懂。沉吟片刻,他略有戒心的问我,“你到底想知道什么?”

“我问了,你就能说?”我也有所戒备。他知道,我和那女人这辈子都不合。

叶森礼笑起来,“我倒想知道,这些你了解之后对你有什么好处。”

“女人都好八卦,解我的好奇之心。”我胡诌,所以最后很不自信的加上两字,“够吗?”

叶森礼摇摇头,“这理由放在平常女性身上我是信的。但是你——我不信。”

哀叹啊!看来“七少”的称号是打响了,恐怕这辈子都摘不掉了,即使肚子里明明躺着一个未足月的婴孩。我上前乞求,疑似撒娇,“就看在我孕妇的面子上呢?”

叶森礼满脸好奇,“怎么?怀个孕还让你变性了?”

变的哪门子的“性”!打娘胎我就是个女娃,这浑小子几日没教训,越发没礼貌。不过我不气,好歹是结了婚成了家有了孩子的大人了,才不跟臭小子一般见识。不过,叶森礼马上认错,这小子倒没蠢到我动手的地步,“你要说的我清楚。”

真的?

他郑重地看向我,“不管怎样,我不会让小末受委屈。”

这点我倒不怀疑,因为,“为了莫狄远,你也不会。”从顾天那里知道,小末最近神出鬼没,是因为做了某位大明星的助理——那位大明星就是沫渊,叶森礼亲自送她去的。

“我知道,你对小远有点误会……”

“何止是误会!”高考前他做的那档子事,我可是一件都没忘记。我高喊着,抢答。

叶森礼脸上并不好看,低头他有意躲开我的目光,“我说过的,无论怎样,我都会护着小末,即使对方是小远。”

“但愿如此吧。”那傻姑娘永远都在跳火坑,我可不希望,她二十几岁的时候,还做着十几岁小女孩的事,心甘情愿的往火坑里跳。

“阿礼,有句话我一定要讲,”我终于还是要说出来。

叶森礼看我,格外的认真,“你说。”

“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是你,照顾小末。”这是我一直的心愿。

这群人里,唯有我结了婚,也只有我知道,情爱,是婚姻里最小的法宝,更多的是适合与成全。小末和狄远,就像他和林羡,一对相知相许,一对相爱相杀,太满的情,不适合走下半辈子,它的寿命,只够送走青春。

他回我,沉稳里有种坚定:“如果允许,我也希望,是我娶她。”

……

我望向老公一脸的沉迷,心满意足的摸了摸自己九个月大的肚子。

“我觉得,你应该去写本书。”这是他的结论。

“又不赚钱。”我抬起手臂,老公马上起身扶我。临近生产,我过得越来越像“慈禧老佛爷”了。

“对了,你为什么不喜欢林羡?你们这么一大群人,你为什么独独讨厌她?上次来看望你,被关在门外的女人,是不是就是她?”

我忽地甩下手臂,“你怎么那么喜欢多管闲事!”

老公惊呼,“莫动气、莫动气,伤着宝宝就不好了!”

如果不是现在双腿肿得可怕,没人扶根本走不远,我一定会闹上天。再次抬起手臂,老公小心翼翼的伺候我,“洗澡澡,睡觉觉。”别看他现在就一太监狗腿子样,等我“卸货”了,他还不得追着我问东问西。

我心想,要真把我和林羡之前的爱恨情仇从头至今娓娓道来的话,他还不得让我去拍电影?而且如果他知道苏汭这个人,离婚可能就要闹个千百回了。

我再次摸摸我巨大无比的肚子,还好还好,这玩意不到一个月就可以出来了。他要闹就闹吧,反正我有致命武器。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2012末日还没来 第二章 竹马与天降 第三章 怎么也轮不上我 第四章 被偏爱的有恃无恐 第五章 多年后当个大人吧 第六章 有些事情只能怀念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