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乐钓文学!

首页 > 目录 > 《结婚容易守婚难》在线阅读 > 正文 你是我男人

你是我男人

灵英望桥 2022-12-19 12:04:19
随着一次又一次的约会,林晓月这个爱情小白终归但是傻傻的付出过了自己全部感情,不知不觉她了和陈岳在一起快两个月了,期间他们回去住了两次宾馆。第一次两人同处一室时,林晓月很想夺门而逃,但终归但是也没。陈岳让林晓月先去洗,林晓月坐在床上很紧张的缴着陈岳看着紧张的林晓月只好先去了洗手间,而林晓月一直盯着电视看,可心里却紧张得完全没心思看进去电视里到底演的什么。随着她紧张的心情洗手间门开了,只见陈岳光着上半身走了出来,他这一番操作可真吓坏了林晓月,林晓月虽然没有谈过恋爱,但她毕竟已经二十二岁,这叫她怎么不乱想。。...

随着一次又一次的约会,林晓月这个爱情小白终究还是傻傻的付出了自己全部感情,不知不觉她已经和陈岳在一起快两个月了,期间他们出去住了两次宾馆。第一次两人同处一室时,林晓月很想夺门而逃,但终究还是没有。陈岳让林晓月先去洗,林晓月坐在床上紧张的缴着手指带着颤音说“你先洗!”

陈岳看着紧张的林晓月只好先去了洗手间,而林晓月一直盯着电视看,可心里却紧张得完全没心思看进去电视里到底演的什么。随着她紧张的心情洗手间门开了,只见陈岳光着上半身走了出来,他这一番操作可真吓坏了林晓月,林晓月虽然没有谈过恋爱,但她毕竟已经二十二岁,这叫她怎么不乱想。

陈岳从林晓月面前绕过,掀开被子躺了上去慵懒的说“你可以去洗了。”陈岳话音一落,林晓月急忙起身向卫生间走去,卫生间门关上的那一刻,林晓月紧张的心总算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她在里面慢慢吞吞的洗着,要知道平常她洗澡的速度那叫一个快,而今天足足磨了一个小时才洗好。她小心翼翼的打开了洗手间的门,列着脚步向床边靠近,看着陈岳依旧光着上半身看着电视,好像并没有看向自己。

林晓月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坐在床边看电视,就这样两人不知熬了多久。还是陈岳开了口“你准备在哪儿坐一晚上吗?今天玩得也很累了,过来休息了。”陈岳说着便把电视关了,躺了下去。林晓月只好硬着头皮掀开被子也躺了进去,她刚躺下,陈岳便熄了灯。

随着眼前一黑,林晓月更紧张了,她只好一点一点的往床边挪,挪到床沿最边上她才停下闭上眼睛准备睡觉。或许第一次和男人同床共枕,她始终无法入睡。心里想着以后这个男人都会睡在自己身边了,以前没谈恋爱时幻想过和喜欢的人睡在一起会是多么的幸福啊!现在她才明白这那是幸福,完全就是煎熬。

就在林晓月神游的时候,陈岳突然伸手把林晓月一把拥入了自己的怀里。刚还在神游的林晓月被陈岳的动作吓得心都要飞出来了,等她反应过来身子一下就僵住了,动都不敢动,陈岳滚烫的胸膛紧紧贴着林晓月的脸,林晓月不知是紧张还是害羞,脸颊上的温度随着陈岳胸膛的温度逐渐升高。

或是感觉出了怀里女人的紧张,陈岳拥着林晓月的手抚摸着她的秀发轻声道“不用紧张,你睡太外面了,我怕你摔下去!睡吧!”林晓月听后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是落了下来,渐渐的眼皮打架便在陈岳的怀里慢慢熟睡了过去。

第二次同处一室是陈岳约林晓月去看大足石刻,两人到了目的地,只见一个穿熊外套的玩偶人拉着两人拍照,两人也没留心眼,一人给对方和熊合拍了一张,还是用自己手机拍的。等他们拍完照准备走的时候。穿熊外套的人却拦下了他们,只见她举起胸前的一个挂牌给林晓月他俩看,胸牌上写着“聋哑人,拍照一次20元。”两人都傻眼了,不过又觉得很尴尬,只好扫了码。

这次的大足石刻也没看成,原因是陈岳去看买门票时发现一百八十多一张,两人就要花三百多,他有些难为情的看着门票。林晓月一看也觉得太贵了,便说算了,以后再来玩吧!随后在外面逛了逛便回了宾馆。这次的陈岳第一次露出自己欲望,但被林晓月拒绝了,理由是太快了。

又是一个星期天,陈岳来到林晓月家里准备接她去自己家里,正当林晓月想跟着陈岳走时,一旁的弟弟却闹起了脾气,他不想姐姐过去。或许是觉得有人和他抢姐姐的感觉,心里很不爽。林晓月父母说了他几句,他便气冲冲的跑出了家门。

此时外面天已经完全黑了,陈岳见此便说“我去追。”林晓月也跟着追了出去。可她还是没追上,看着周边黑漆漆一片,心里始终发麻只好站在原地,大声的喊着陈岳和弟弟的名字。

不知过了多久,林晓月才总算在黑暗中看着有两个人影向自己走来。陈岳走到林晓月身边说“流血了。”林晓月一听吓坏了,陈岳不会对弟弟动粗吧!

黑暗中她也看不清楚,林晓月只好跑回自家院子里吼道“妈,拿纸出了,弟弟流血了。”林晓月心里还有点气心想:这下怎么办?陈岳要是真对弟弟动粗她该怎么做?

林晓月的母亲拿着纸巾从堂屋跑了出来,林木侨和陈岳也回到了院子里,这时借着路灯的微光林晓月才看清这那是弟弟流血了,分明是陈岳受伤了,只见他低着头,血从他的鼻子流了出来,他的身上手上,弟弟身上都沾染了血迹。

林晓月母亲出来一看“天啦,林木桥你干了什么,这怎么回事?”说着便把纸抽出来递给陈岳。陈岳立马用纸堵着鼻子,总算是止住了血。

林晓月母亲焦急的问“要不要紧,要不要上医院去瞧瞧。”

陈岳急忙说“阿姨,不用不用,就是刚才追弟弟没注意摔了一跤。你别怪弟弟,不关弟弟的事。他回来就好了,你们早点休息吧!我就把晓月接过去了。”

林晓月母亲说了句等等,转身拽着林木侨进屋,然后让林晓月父亲拿出了车钥匙。出了堂屋,看见林晓月正帮陈岳擦着血。“天这么晚了,今天就开叔叔的车回去。路上慢点。”

在车快要到陈岳家时,林晓月让他把车停在了半山腰上。“陈岳,你老实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你不是自己摔跤的吧?”

陈岳沉默了一小会儿说“我说的是实话,就是我自己摔得。”

“你骗人,是不是我弟弟打的。”林晓月这一刻不知道怎么的就是特别心疼陈岳,也为自己错怪他而懊恼。她居然以为陈岳会打自己弟弟。

看着陈岳还不说实话,林晓月只觉得胸中压着一口气非常难受。她突然吼道“陈岳,你是我男人,我只想听你说实话。不要骗我。”你是我男人几个字林晓月咬的非常重。

这一下,车里非常安静,静的连一根针掉车里都听得见。陈岳的耳膜和心脏都被那句你是我男人振的久久回不过神来。

“实话就是拉弟弟的时候,弟弟甩开我时我没注意就被打着鼻子了,当时弟弟也吓住了,这不怪他,是意外。”……

回到陈岳家,陈岳把身上沾了血的衣服换下清洗了,然后拥着林晓月坐在院子边看天上的星星。经过今晚的事件两人似乎更亲近了。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相亲 第一次约会 你是我男人 欺骗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