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乐钓文学!

首页 > 目录 > 《赤螭令》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四章 打探

第四章 打探

李廿二 2022-11-23 19:12:40
早晨,竹林烟雾袅绕,鸟鸣声跌宕,突然又有三两惊雀从林中飞出,一路的青石板引着来客向林深处走。甘风的住所在在城东,城东满是亭台酒肆,繁华热闹极其,也可以说是夜夜笙歌的地方,甘风却在这样的地方找到了一片鲜有人迹的竹林,在这儿建了宅院,大有大隐隐于市的味甘风的住所在在城东,城东满是亭台酒肆,繁华异常,可以说是夜夜笙歌的地方,甘风却在这样的地方找到一片少有人迹的竹林,在这儿建了宅院,大有大隐隐于市的味道。南江月也时常以这个来调侃甘风,说他是暴发户学读书人的雅士风骨。。...

赤螭令

推荐指数:10分

《赤螭令》在线阅读

清晨,竹林烟雾缭绕,鸟鸣声迭起,突然又有三两惊雀从林中飞出,一路的青石板引着来客向林深处走。

甘风的住所在在城东,城东满是亭台酒肆,繁华异常,可以说是夜夜笙歌的地方,甘风却在这样的地方找到一片少有人迹的竹林,在这儿建了宅院,大有大隐隐于市的味道。南江月也时常以这个来调侃甘风,说他是暴发户学读书人的雅士风骨。

其实南江月只是打趣儿,在他们相识的这几年里,她也知道,甘风是万溪来靖南从商的,短短几年时间便在靖南的显贵中站稳了脚跟,如今在靖南也算得上是有名的公子,他也很通文墨,与靖南的王孙贵胄子弟常以文会友,并不仅仅是有钱而已。因为甘风的人脉广,前几日江月托他去打探一些有关孟今朝的事,甘风也一口应下了。

甘风正在自己的房间里喝茶,是今年新制的金瓜贡茶。茶香随水雾升起,映着甘风淡漠的眉眼,俨然一副不识人间烟火的样子。门外径直走来一个少女,婷婷袅袅,黑色的如瀑长发挽起一半,用几只素银簪子装饰,柳叶眉下的眼睛如同密林深处的鹿,清澈明朗,嘴唇未点口脂,却水润如四月桃花。甘风看着眼前人自然地走至茶桌,面对着他跪坐下来,为自己也斟了一杯茶,边吹边小口的泯一些。

“好烫好烫,甘风你这儿就没有凉白开吗?”江月放下茶杯,气恼地问。

“你还敢嫌弃小爷的茶?”

看着甘风就要发作,江月马上赔笑道:“嘿嘿,哪敢哪敢,我上次托你问的事……怎么样啦?”

“哼。”甘风挑了下眉,他知道江月是个急性子,就故意慢悠悠地放下茶杯,沉吟片刻,又站起了身,一下仿佛无事似的眺望窗外,一下又开始在屋里踱步。

江月急的不行,但也没法子,只好哈着腰陪在甘风旁边,希望这位大爷能别卖关子了。

甘风看着眼前少女的可爱模样,嘴角显出一丝笑意,又神色自若的说“我的确打听到了不少。”

甘风看了看茶壶又看了看江月,江月立马会意这位爷的心思了,为他斟了一杯茶,双手奉上,“你赶紧说!”

“咱们这位火井令大人非常年轻。”

“看出来了。”

“你说还是我说?”

“您来,我闭嘴。”江月马上把嘴巴抿住。

“他很年轻,他的父亲去年离世,由他承袭了他父亲的官职。他父亲在世时是靖南王的得力助手,天象占卜巫祝皆通,听说靖南王交给他的占卜之事从未出过差错,极其灵验,而他的一些占卜也为十几年的的那场混战贡献了极大力量。”

“所以靖南王对火井令是极看重的?”

“没错”,甘风点了点头,“他爹死后,靖南王以最高仪制厚葬了他,而他爹身前为孟今朝这个独子铺平了路,早向靖南王引荐了他儿子,靖南王对他爹极其信任,就由孟今朝来接管了火井令的位子。”

“那这样看来他们家应该是世代忠良才对啊,孟今朝怎么一见我就说我是帝王之命,他还要帮我做帝王?”

甘风眯起他那一双丹凤眼,“若是想除掉你,他也不必费这些心思,况且这些话若是被别人传出去,你们两个都得死,对他没有任何好处。”

江月听的冷汗直流,越来越觉得赤螭令、螭族、她的父亲……太多太多的事未明,她就像被拢在一个巨大的蚕茧里,四周黑暗,密不透风,连抽丝剥茧都不知道从何处做起。

甘风又缓缓开口:“不过孟今朝也不是不食人间烟火,据说他极爱品酒,若是有好酒在他面前,或许能让他把他知道的事透露一二。”甘风看了眼一旁愁眉苦脸的江月,“小爷最近弄来坛好酒,世间少有,爱酒的人绝对拒绝不了。”

话音未落,江月就扑过来环住甘风的胳膊,“你太好了!甘风!有你这个朋友我真的是三生有幸,嘿嘿,你说我一定是上辈子积德才遇到了你,你太好了,你今天特别帅!”

甘风脸上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浅笑,脸颊好像微微泛红,“但是我得跟你一起去。”甘风说。

“那是那是,你不说我也带着你一起去。”

过了片刻,甘风叹了口气,认真的看着江月:“江月,你真的这么想知道这些事吗?你知道的,现在看起来,这事还关系到靖南王,我总觉得……似乎对你有些危险,如果我们就当没有这回事……”

“不可能”江月斩钉截铁地说,“这件事我既然知道了,就必须有始有终。”

是日,二人和甘风的两个仆从一起去往火井令的府邸。马车走了一个时辰,终于到了,这火井令果然是得靖南王器重,从门外便能看出这宅邸器宇轩昂,门内定别有洞天。

“向你家大人通报一声,就说……”江月转过头看向甘风,“怎么办,他好像还不知道我叫什么名字啊。”

甘风走上前,“南江月、甘风有太禧白酒献给你家大人。烦请通传一声。”

没过多久,一位身穿白衣的仆从就将他二人引进了正堂。

孟今朝也是一身白衣,没有束发,一如那晚在江月梦里的样子,江月愣愣地看着孟今朝。

孟今朝见了他们,先开了口,“果然是你二人,原来你叫江月,名字很好听。”

甘风在一旁冷冷地看着,说“你应该知道我们找你是为了什么,还给你带了坛好酒,希望你有什么说什么。”哪里有求人的样子,倒像是在威胁。

孟今朝也不恼,“我上次同江月姑娘说了,信得过我便可以来找我。就算是没有好酒,我也知无不言。”

江月听了这话,眼睛悻悻地瞄了一眼甘风,心想这坛好酒真是浪费了。

“不过也算不上浪费,既然是江月和这位公子送的酒,我们就一起喝两杯,就算是交个朋友。”

江月一惊,孟今朝这人会读心术不成?还真是一点都不客气。

“喝酒就不必了,孟大人自己留着喝吧,我和江月只是想知道一些关于螭族和你上次说的那些东西的事。”

孟今朝也没有拐什么弯子,说:“上次九洲同光时,江月姑娘被赤螭令伤到,其实并不是伤到,而是赤螭令找到了自己的主人。”

“主人?”

“没错,螭族以赤螭为贵,赤螭为雌,螭王亦是女子,江月姑娘应该就是螭王的女儿,能唤动赤螭令,能有神龙相助。”

孟今朝轻描淡写的几句话让江月的脑子一片空白,“我是螭王的女儿?可我有娘啊,她怎么会是螭王?”

“只有两种可能,你娘就是螭王,或者,你不是她生的。”

江月觉得似乎有震耳的雷声在耳旁炸开,一时僵住了身子。

孟今朝接着说“我父亲说得赤螭令者得天下,却怎么也算不出这天下之君,如今我已知道江月姑娘是将来的天下之主,我火井令不能逆天而为,所以来帮助姑娘。若是姑娘还不相信,可同我去望屏山,那有一秘术,可窥见从前之事……”

“望屏山是传说中的仙山,怎么去。”甘风冷冷地问。

“所谓仙山秘境这种说法,不过是有人为了某些目的不想让这种地方被人发现罢了……”

“我去!”孟今朝的话还没说完,刚刚一直在一旁沉默的江月突然打断了他,“你不用说了,我跟你去,这几天就出发。”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九洲同光 第二章 今朝 第三章 螭族 第四章 打探 第五章 暗流 第六章 启程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