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乐钓文学!

首页 > 目录 > 《赤螭令》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二章 今朝

第二章 今朝

李廿二 2022-11-23
用晚膳的时候,南觉为还在怕自己女儿的身子,就把菜拿下江月的房间里,让她无须一下床吃饭时了,昨天的菜看出来极有食欲,麻婆豆腐和毛血旺是无辣不欢的的江月的最爱。礼礼也喜欢吃辣,这顿饭及合她们的胃口,就这样,礼礼和江月说说笑笑地一同吃饭时。“我说你啊,“我说你啊,天天跑到我这儿来,你爹娘不担心吗?”江月问。。...

赤螭令

推荐指数:10分

《赤螭令》在线阅读

用晚膳的时候,南觉为还在担心自己女儿的身子,就把菜拿到江月的房间里,让她不必下床吃饭了,今天的菜看起来极有食欲,麻婆豆腐和毛血旺是无辣不欢的的江月的最爱。礼礼也爱吃辣,这顿饭及合她们的胃口,就这样,礼礼和江月说说笑笑地一起吃饭。

“我说你啊,天天跑到我这儿来,你爹娘不担心吗?”江月问。

礼礼嘴里塞着饭,含糊不清地说“不担心啊,这有什么可担心的,你又不是坏人。”江月看着礼礼现在眼睛里只有吃的的样子,又想起她刚刚在床前为她哭成泪人儿的样子,忍俊不禁地笑出了声。江月的父亲总教导江月要做个知足常乐的人,江月心想,如今自己身体无恙,虽然母亲不在了,但父亲还康健,又有个那么可爱的小妹妹在身边逗趣儿,还有好友甘风……

“甘风去哪了,怎么没看到他?”江月这才想起那位总是不可一世的甘风小爷来。

“对哦,他这几日晚饭的时候都来给你送吃的的,怎么今天你醒了他倒还没来。”

“谁说我没来!”甘风手里端着碗红豆汤进来了,“你们刚刚吃的菜可都是小爷我做的!我还记得江月喜欢喝红豆汤,也命人做好了,小爷给你亲自端进来。”说着把手里的红豆汤放下,满脸欣喜地看着江月和礼礼,好像在等她们夸奖。礼礼和江月心照不宣,一起夸张地恭维了甘风。

“这红豆汤真好喝,和我娘做的味道差不多。”娘是去年去世的,自从娘走了,江月就再也没喝过这么好喝的红豆汤,一下把红豆汤喝的精光。

“那是,小爷的东西自然是最好的。”甘风表面平淡,心里早就乐开了花。

三个人正说说笑笑,互相插科打诨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一声响亮的“火井令大人到——”,只见一男子一袭火红衣裳,走进来就径自坐在屋里的椅子上,端坐着面对着江月。

“仙子哥哥!”礼礼先叫了出来。

原来那晚在明月楼上的便是这位火井令大人。

那位“仙子哥哥”对礼礼微微笑了笑,说“你好啊,姑娘叫我今朝就行,我想同南姑娘说几句话,姑娘和这位公子可否回避一下?”

甘风对他满是敌意,“有什么话我们还不能听了?”

“事关国运,公子见谅。”孟今朝表情和善,好似还微微带笑。

江月本以为火井令不过是看她在万光节那天被赤螭令伤了想来问候,一听事关国运,不由得觉得奇怪,心想:别啊,那么吓人,不会是要杀人灭口吧……

“姑娘放心,孟某绝无他意,只是这事的确不宜让太多人知晓。”江月看了看他的样子,面容清秀,真是典型的风流倜傥的少年郎,想来这种人,应该不会做什么坏事吧,只好让礼礼和甘风出去了,那人的一干侍卫也都退了出去,房间里只剩下南江月和孟今朝两个人。

只有留有一男一女的南江月的闺房里很沉默,江月盯着孟今朝看,心想:这火井令也太年轻了,皮肤好白啊,竟如女孩儿一样,眼睫毛也好长,墨黑的瞳仁藏在睫毛下,深邃的像深山空谷里的潭水。江月觉得自己吞口水的声音都震耳欲聋,

为什么要吞口水,她定了定心,心想,不能乱,不能乱。

突然孟今朝朝她靠近,江月一下拿被子捂住自己,“你干嘛!”

孟今朝向她笑笑,说:“姑娘能否让在下看看你的后颈?”

“看我后颈干嘛?你别过来啊,男女授受不亲!”江月心里一惊,心想着男人居然人面兽心,第一次见面提出这种奇怪的要求,“你你你别过来啊,再过来我喊人了!虽然你长的好看,我也不会从了的!”

孟今朝轻笑出了声,“姑娘想多了,我不过是想证实一件事。”说着便更靠近了江月,江月又羞又恼,紧闭着双眼,刚要开始大叫非礼的时候,身上突然被点了两下,一下就动弹不得了。

“得罪了。”孟今朝将她紧贴后颈的衣领轻轻下拉一些,江月的后颈处竟有一块指甲盖大小的龙鳞状的金斑,隐隐闪着金红色的光。

“果然。”孟今朝把衣服给江月拉好,“姑娘,你是螭族人,你知道吗。”

江月怒目圆瞪,她还被点着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差点忘了你还点着穴,可若我放了你,你恐怕会马上大喊说我非礼你吧。”孟今朝的桃花眼一直含着笑,说话也是慢悠悠的,看不懂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这样吧,若不,你就眨两下眼睛,若是,你就眨一下。”

江月乖巧地眨了两下眼睛。

看来她果然一无所知,今朝心想。

“姑娘的天命是称帝,孟某愿助姑娘一臂之力。”孟今朝收起之前的笑脸,恭敬地在江月旁边作了个揖。南江月定在床上看着他,心里没有一丝波澜,她觉得这个男人脑子有些问题。

“我知道姑娘心中有疑惑,你大可先去问问你的父亲,若是信的过,来火井令府找我。”孟今朝迅速给江月解了穴,说完告辞就头也不回的扬长而去了。

“你给我回来!咳咳,你给我把话说清楚!”江月正要下床追出去,礼礼和甘风就冲进了门,他们着急问江月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该怎么说?说火井令大人应该是脑子不清醒?说自己以后要当皇帝?

“别问了礼礼,你看看我的脖子后面,有没有什么东西?我看那个孟今朝就是在骗我。”

礼礼绕道身后仔细一瞧,“天呐江江,你怎么长了片鳞片出来,是纹上去的吗?”说着就拿手去碰。甘风拍开礼礼的手,说“江月,确实是有个形似鳞片的小东西,赤金色的。”

管它这是什么东西,我也不能做皇帝啊!南江月细细想着孟今朝刚刚说的话,头疼的要命。

这个夜晚,王大人府上亦有客人来访,骆海在王大人府的门前独自踱步了好久,终于让门口的小厮进去通报了一声。没多久,王大人竟亲自来迎骆海将军进府。

“王大人啊,骆某回去思来想去了良久,还是……”

“骆大将军尽可等等,我今日正巧在府上新造的照水台设宴款待同僚,你来的正好,咱们边喝酒边聊。”

还没等骆海反应,王大人就把骆海引至湖心的一个小亭台上,里面坐着三个人,皆是官场打扮,其中一个身材精瘦,胡须花白的男人骆海认识,是前不久被王上封了一品太傅的朱令先。另外两个看着眼熟,应该也是朝中三品以上的大臣。

王大人在一旁为骆海一一引荐:“骆海兄,这位是国丈大人,朝中的四品典仪汪明德汪大人,这位是我的好友刑部侍郎,胡山千胡大人,这位想必你也认识,是如今王上眼前的红人朱太傅。各位,这是我的在朝中的兄弟,骆海大将军。”

四个人互相行礼,骆海心里实在感谢王大人,以好兄弟的名义将自己引荐给这些高官,真是个好人。

五个人落座后也不谈朝政,只是喝酒投壶,作了好些词赋,骆海不通文墨,只能在一旁陪笑,十分心急,心想王大人到底是何用意,这些天来,他实在是恨自己只是个会打仗的武夫,文人官场里的那些心思弄的他是心力交瘁。

酒过三巡,骆海已有些坐不住了,打算向其他四位拜别。

他刚打算起身,王大人开口了:“不知各位同僚知否,孙相那老东西,府上养了不少侍卫啊,光是在府上当差的就有一二百人。我前两日去他府上拜会,可是吓坏我了。”

“哟,那没在府上的岂不是……”汪明德大人起身又斟了杯酒,似乎毫不在意地搭了句话。

骆海大惊:“大人是说孙相在外,还有自己的军队,那岂不是!”

“骆将军!这话可不能乱说啊……”王大人厉声阻止了骆海继续往下说,可五个人心里都明了,私养了如此多侍卫,当然不只是用来防身的。

过了子时,五人才散了聚会,王大人独留了骆海将军。“骆将军,老朽的心思你该明白,如今天下动乱,很难不说……如今的靖南王能稳坐这王座,孙相的实力极大,朝中无人可与之抗衡,野心昭然若揭啊!我等怎能看这这种狼子野心的人坐上王位啊!不管是孙相、还是王上,都对将军不利吧”

“王兄的意思是……清君侧?”

“是,我等忠义之辈虽有心救国,但手里无兵终究是比不过孙相。骆海将军你就不一样了,你有八千为你效力的铁骑啊……”

骆海视线下垂,沉吟片刻,向王大人鞠躬拱手道:“王大人赎罪,恕骆某不能答应,骆某虽愚钝,却万万不敢做造反的事啊,就算如今王上厌弃骆海,臣也愿意将功抵过。”

语罢就径自走出了王大人府。王大人看着骆海的背影,缓缓地说:“有点意思……”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九洲同光 第二章 今朝 第三章 螭族 第四章 打探 第五章 暗流 第六章 启程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