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乐钓文学!

首页 > 目录 > 《我有一棵神话树》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六十四章 先行之师

第六十四章 先行之师

南瞻台 2022-11-21
景郁也不明白纪夏是什么时候入的城,突然听见纪夏张口,又突然看见纪夏英姿勃然,丰神俊美的模样,心头便犹如小鹿乱撞。一时之间之间也不明白道如何是好。一旁的槐霜终于等到看见这位成天被景郁念在嘴边,听得它四只羊耳都生了茧子的少年太苍国主,心头生起一丝惊诧。“我一旁的槐霜终于看到这位整天被景郁念在嘴边,听得它两只羊耳都生了茧子的少年太苍国主,心头生出一丝诧异。。...

景郁也不知纪夏是什么时候入的城,突然听到纪夏开口,又突然看到纪夏英姿勃发,丰神俊朗的模样,心头便有如小鹿乱撞。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一旁的槐霜终于看到这位整天被景郁念在嘴边,听得它两只羊耳都生了茧子的少年太苍国主,心头生出一丝诧异。

“我以为景郁每天念叨的少年应该是个模样俊秀的后生,没想到这位后生不仅模样不俗,便是一身修为也可圈可点,在太苍这样地方能够修成这种程度的雪山,也殊为难得。”

槐霜心头老气横秋的想道,又用羊角蹭了蹭呆立在一旁的景郁,景郁这才醒转过来,俏脸通红,小声惊呼了一声,连忙向纪夏行礼:“国……国主大人万安。”

纪夏转身看向景郁,脸上挂着温和的笑意,道:“原来是景郁,真是好久不见。”

景郁脸颊更红,如同飞上两片晚些,她咬了咬嘴唇,眉宇间满是欣喜:“确实许久没有见到国主大人,国主大人自从上次之后,就再也没来南青街了。”

纪夏笑道:“公务繁忙,没有空瞎逛,不过我倒是让你哥哥给你带了几身衣服,都是王庭女眷的规制,你可还满意吗?”

景郁听到纪夏还记得这些,心头的紧张也散了一些,她忍着羞涩,在原地转了一圈,细声说道:“回国主大人的话,家兄带回来的衣服,景郁是喜欢的,平日里都舍不得穿,今天迎接太苍军伍回朝,这才穿上。”

纪夏这才注意到景郁的穿着,一身嫩黄色的翠烟衣衫,配上相得益彰,草色的长裙,背后还披着一袭薄纱,衬托的少女肌若凝脂,气若幽兰,任何人看到了,都要暗赞一声少女的美貌。

“景郁穿了这一身,确实极为好看。”纪夏眼神纯净,夸赞道:“既然我赠与了你这些衣服,那平日里也要多穿,收着做什么?”

景郁听到纪夏的夸赞,心头愉悦非常,轻轻点头,呢喃般道:“知道了,国主大人。”

纪夏与景郁说了几句话,一旁的碧梧老人终于回过神来,眼前这位方才问候于他,神采英拔的少年便是太苍国主,便想跪伏行礼。

立刻就被纪夏扶住,他温声道:“碧梧老人家,您这个年龄不需要跪我, 您有王庭赐予的碧梧胸章,该是我问候您才对。”

老人家执意摇摇头,想要挣脱纪夏的双手,开口道:“我原可以不拜你,但我这一拜,与我的年龄无关,我这是要替所有太苍百姓谢过你这位新任的太苍国主,拜谢你从鸠犬人的尖利爪牙下保全了他们。”

这位碧梧老人年龄跨过百岁大关,精神却不见萎靡,仍然矍铄,说话条理清晰,丝毫没有含糊不清之感。

纪夏执意摇头:“老人家说的哪里的话,我是太苍的国主,这些事宜都是我的责任,再者倘若鸠犬攻破太苍,我也会沦为阶下囚,生不如死!分内之事,何必言谢?”

老人头皱了皱眉头:“国主这话我便不认同了,我太苍不说在旷阔的无垠蛮荒,只说这块狭小地域下,就一直被几个野蛮国度虎视眈眈,太苍人族为了保命,所做的一切都是分内之事,难道国主就不该感谢他们吗?”

纪夏苦笑一声,放开扶着老人的手。

老人颤颤巍巍跪伏而下,身旁极为跪伏着的青年想要搀扶,都被他挣脱开来,他缓缓俯首,向纪夏拜了一拜。

一拜过后,纪夏连忙扶起老人,替他拍了拍白袍上的尘土。

老人站直身体,有整理了仪容,语气突然变得严肃:“国主对于太苍子民的大恩,老朽拜过之后且先放在一旁,方才国主说此次征战鸠犬值得,我想要细细问一下国主,究竟如何值得?”

“我太苍修生养息许多年岁,在许多次战争之下,精打细算培养出堪堪过万的军伍,如今鸠犬鳄角开战,我们只需看他们蚌鹤相争便是,何故要牺牲我太苍儿郎的性命,去做那等毫无意义的事?”

碧梧老人发问,纪夏静静听着,周边安静的可怕,似乎所有跪伏在一旁的太苍子民都想知道这个答案。

碧梧老人问完心头的疑惑,又看了看纪夏身后的姬浅晴和珀弦,向二位见礼之后,眉宇间有几分不忍:“怎么只有国主、姬将军等三个人回来,莫不是其他两千儿郎,尽数赴难了吧?”

他的语气颤抖,似乎只要从纪夏这里得到不好的消息,就要嚎哭出来一般。

纪夏连忙安抚老人道:“老人家,其余儿郎还在行军,我们三人思家心切,便先行一步了,老人家放心,有融鹿和蒙言两位将军领军,无碍的。”

老人神色这才有了几分放松,眼神中却还有几分质询之色。

纪夏思索一阵,正了正神色,向四周看了一眼,问道:“老人家,您觉得如何才算值得?”

老人叹了一口气:“国主莫要见怪,也莫要恼怒老朽,老朽与许多国人一样,只是看不得我太苍儿郎无故死去罢了……”

纪夏语气突然严肃:“我太苍受了数百年压迫、凌虐之苦,似乎失去的进取之心……或者,自始至终太苍便从来没有进取之心。”

那位碧梧老人一怔,也不做反驳,静静倾听。

纪夏环顾四周,又道:“我太苍子民,许多人都没有野心,便连我也是如此,觉得如果可以安居一隅之地,没有死亡侵扰,便是最大的好事,可是我仍旧想要问一问在场所有人,你们觉得这可能吗?”

“无垠蛮荒,危机四伏,就算鸠犬和鳄角征战,两败俱伤,无力再谋算太苍,那我太苍就安全了?不,并没有!”

“没了鸠犬还有周青,没有了周青还有更加庞大更加凶残,视弱小种族为草芥的国度。”

“就算没有这些国度,也许在不久的将来还会遇到大皇山睡梦中翻一个身、路过的神灵打一个喷嚏、路过的妖魔赶路的时候突然饥饿等许多情况,这种情况下我太苍有存活的可能吗?”

纪夏身后的珀弦、姬浅晴若有所思,纪夏口中听起来匪夷所思的案列,在许多典籍中是存在的。

路过的神灵打一个喷嚏是在说许多年前,负冲河畔的云雾之中有一只龙神穿梭而来,若隐若现,神异非常。

这只龙神飞行之时,突然打了一个喷嚏,地面上一个生灵无数的国度,立刻就被这道喷嚏蕴含的灵力冲垮,冲碎!这个国度就此赤地千里,河水干涸,山岳消融,连阳光都无法照射进来!

如是千百年,才得以恢复。

至于路过的妖魔感到饥饿便吞噬一整个国度这样的故事更是数不胜数!

而在无垠蛮荒,这些虽然被称为神话被称为怪谈,可几乎没有人觉得这是痴人说梦、无稽之谈!

几乎所有人,都觉得这样的事情真的有可能发生!

“所以太苍需要发展。”纪夏声音打断众人的沉思:“太苍不能固步自封,只满足于和鸠犬、周青和睦相处。”

“我们的目光必须放到遥远的未来!王庭现在多番努力,是为了解决民生问题,解决了民生,其后还要大肆发展武道,让我太苍人人能够修炼,人人变成修士!”

“只有一步步强大起来,才能应对更多的劫难,我此番征战鸠犬,不仅仅是为了掠夺战利品、复仇,还为了让国人产生这个意识,让国人转变思路,让国人知晓我太苍终究会强大起来,不惧任何威胁,终究会把所有敌国碾压进尘埃里!”

纪夏长身而立,侃侃而谈,他眸中满是自信,满是信誓旦旦之色,仿佛这些话对于太苍这个弱小的国度,不是什么负担,而是切实可行的发展计划,仿佛不久的未来,太苍必将兴盛!

这种自信,犹如天生,犹如神灵赐予,让在场所有人心中都产生共鸣!

珀弦沉默听完纪夏的话语,突然跪伏而下,深埋头颅,向纪夏见礼。

一道冲天的气息从他身上迸发而出,形成一道气流,席卷到天空中!

纪夏哈哈大笑,眼中两轮烈日升起,看向珀弦,只见珀弦大雪山寸寸崩碎,碎片化作奇异粉末,继而重组,一道灵轮短短时间耸立在他的体内。

珀弦,自此超凡脱俗,登临神通!

“国主一袭话语助我击碎天障,当以先行之师身份,受珀弦一拜!”

珀弦下拜,纪夏长身直立,坦然受珀弦一拜,天空中一道祥云飞来,笼罩纪夏和珀弦上方,五彩光芒直射而下,将二人衬托的宛若神人!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十六章 我没有你这种孙子 第三十一章 鸠犬公主? 第四十六章 人族的包容性 第四十七章 祥云来贺 第六十四章 先行之师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