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乐钓文学!

首页 > 目录 > 《婆娑世界的行者》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一章 神秘的羊皮纸

第一章 神秘的羊皮纸

风城散人 2022-09-22 22:01:29
2007年6月,北京的夏天的得多尤其的早。暑气袭人,闷热潮湿漫长的旅程。海淀燕园里,知了在树上肆无忌惮地叫着,百无聊赖。手机铃声响了的时候,辛子秋正趴在寝室的上铺打盹儿儿。电风扇撒了欢儿似的对着这边猛吹,可他但是出了一身的腻汗。迷迷糊糊间,他从枕头底下摸出自于暑气袭人,闷热漫长。。...
2007年6月,北京的夏天的得多尤其的早。暑气袭人,闷热潮湿漫长的旅程。海淀燕园里,知了在树上肆无忌惮地叫着,百无聊赖。手机铃声响了的时候,辛子秋正趴在寝室的上铺打盹儿儿。电风扇撒了欢儿似的对着这边猛吹,可他但是出了一身的腻汗。迷迷糊糊间,他从枕头底下摸出自于暑气袭人,闷热漫长。。...

2006年6月,北京的夏天来得特别的早。

暑气袭人,闷热漫长。

海淀燕园里,知了在树上放肆地叫着,百无聊赖。

手机铃声响起的时候,辛子秋正趴在寝室的上铺打盹儿。

电风扇撒了欢儿似的对着这边猛吹,可他还是出了一身的腻汗。

迷迷糊糊间,他从枕头底下摸出自己的诺基亚手机,按下了接听键。

可还没来得及放在耳朵边上,就听见老大庞志军在电话的那一边咆哮着,像头愤怒的公牛:

“小秋你大爷的,又睡着了是不是?赶紧给我爬起来上线!上线听见没有!七点开团,现在都快七点二十了,有没有点组织性纪律性,全团人都到齐了,就等你一个……”

辛子秋本来挺困的,结果被这一大串连珠炮似的吼声吓得倍儿有精神。

于是他也睡不着了,干脆翻身蹦下床,打开电脑,准备打“魔兽世界”。

电脑是他前几天在中关村攒的,英特尔的奔腾D处理器,80G的硬盘,还配了一台17寸的液晶显示屏。

记得刚把电脑搬回宿舍的时候,老大像抚摸想象中的爱人一样,用手轻轻地摩挲着光滑的机箱顶盖,咂着嘴不停称赞道:

“啧啧,超薄液晶屏呀,这下好了,咱们寝室终于也有自己的电脑了,不用去隔壁看片儿了。”

辛子秋狠狠捶了他肩膀一下:

“喂,把你那刚抠过脚丫子的脏手拿开,讲点卫生好不好。”

“还有啊,绝对不许用我的电脑看那些乱七八糟的片子。”

“……”

可当晚,新买的电脑音箱里还是传来了咿咿呀呀的声音。

老大特意把音量调到最高,声音传到走廊上,引得不少端着脸盆去洗漱的兄弟们驻足停留。

……

这一套电脑攒下来,花了辛子秋大几千人民币,刚到手的国家奖学金还没捂热乎,就已经去了大半。

这笔钱本来是他预备着下学期申请去美国留学用的,可心血来潮之下,还是忍不住买了台电脑。

不过他也不心疼,钱嘛,花出去才有价值,大不了用完再赚。

辛子秋来钱的法子有很多。

首先,他各种奖学金拿到手软。

即使在天才云集的燕京大学数学学院,辛子秋也是学神一般的人物。

他是九零年生人,踩着线的九零后,年纪比别的同学小不少,可考试却几乎科科都是满分。

关键是,从来不见他怎么学习。

星际争霸,魔兽世界,样样落不下他。

同时他还是燕大武术社的副社长兼总教官。

一周七天,他每天都要准时在武术社教一个小时的拳法课,有时还得给个别同学开小灶。

但即使这样,也没耽误了他的成绩。

燕京大学是国内最好的高等学府,国家舍得拨款,还有各种校友企业捐助,奖学金种类名目繁多,奖励丰厚。

只要你够优秀,大学四年下来不但不用花一分钱,没准儿还能小发一笔横财。

不仅如此,辛子秋还在校外兼职做培训辅导。

一般的燕大学生也就当个家教,每小时赚个一两百块的就算很不错了。

可他是直接在辅导班讲大课,专门教授中小学生数学奥赛,每周一堂课两个小时,就能拿四位数的薪水。

辛子秋自己在高中时就拿过两枚国际中学生奥林匹克数学竞赛的金牌,这样的简历,即使收费再高,也有的是地方抢着出高价请他。

他爸妈都不在了,也没什么别的亲人,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花起钱来自然也就没什么顾忌,几千块的电脑,说买就买了。

至少不用每天和老大他们跑去网吧,闻着讨厌的烟味儿了。

……

坐在电脑前面,辛子秋输了密码,登录上了游戏,刚一上线,屏幕上就弹出了组队邀请,同时音箱里传来了老大的骂声:

“小秋你丫迟到快半个小时了啊,DKP扣5分,赶紧给老子进团。”

辛子秋马上同意了组队邀请,然后对着麦克风向大家一通道歉。

DKP是魔兽世界游戏里大型团队用来决定战利品归属的分配依据。

谁的DKP高,就有更大的机会在团队副本中拿到心仪的装备。

老大是个很严格的团长,每次都会用纸和笔记录下几十个团员活动的详细表现,比期末复习的时候还要用功。

辛子秋慑于老大的淫威,从来没缺席过一次活动,而且表现向来抢眼。

不过即便如此,他在老大那里的积分记录一般是这样的:

“迟到扣5分;”

“打完第三个BOSS睡着了扣4分。”

“和团长顶嘴扣10分……”

散漫的态度,导致他的DKP一直都是负数。

而老大自己,大概是因为一直有各种才华分指挥分和颜值分的加成,从来都是超级分霸。

不过辛子秋也不在意,他玩游戏也不是为了那些虚拟的装备,而是喜欢和朋友们在一起的感觉。

他们宿舍四个人,都在一个团队里面,辛子秋每天跟在老大后面屁颠屁颠地摇旗呐喊,听着大家吆五喝六地打怪升级抢装备,心里总是暖暖的,有种家的感觉。

不过一旦有什么他能用的好东西,老大也一定会第一时间抢下来塞给他。

老大就是老大,大气!

辛子秋常感慨道。

老大确实威武霸气,指挥起副本团战来一向是杀气腾腾气势汹汹。

明明是个山东老爷们儿,却操着一口纯正的京片子,骂起脏话来比说相声的贯口还利索。

自从老大当上团长以来,辛子秋就发现这厮的枕边书从黄易先生的《寻秦记》和贾平凹先生的《废都》,换成了约翰麦克斯韦的《二十一个无可辩驳的领导法则》以及罗杰奈的《指挥的挑战》。

他偶尔也会好奇地翻一翻看一看,可始终也没搞清楚老大是从哪本书里学到的杀人式指挥法。

……

今晚他们要挑战的是黑翼之巢,四十人的团队副本。

打了一个多小时,进程不是很顺利,老大嗓子都喊哑了,还是有人在偷懒划水。

一团人在二号boss红龙那里连着灭了三次,大家士气都有点低落。

“休息十分钟,我去抽根烟。”

老大说道。

众人开始发呆。

辛子秋站起身来,甩了甩手,活动了一下有点僵硬的脖子。

他忽然发现肚子有点饿,于是从柜子里翻出一袋也不知放了多久的虾条,刚刚打开,还没来得及吃,就听见楼下有人喊他。

“辛子秋,下楼来,有你的快递!”

辛子秋有点疑惑,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他没有亲戚,也没什么外地的熟人,自己更没在网上买过东西,谁会寄快递给他?

再说了,快递信件不都是传达室代收么?

楼下袁大爷的声音再次响起,辛子秋这回听得仔细,确实是在叫他没错。

他只好拿起钱包钥匙,趿拉着拖鞋,向楼下走去。

到了宿舍大门口,这才发现外面站着个穿制服的快递员,手里捧着个白色的包装盒,上面用英文写着“联邦快递”。

看门的袁大爷见他下来,用手一指:

“喏,人来了。”

快递员很客气,对辛子秋说道:

“你好,能看一下身份证么?这份快递有特殊要求,必须要本人亲自签收。”

辛子秋掏出身份证,递了过去。

快递员仔细检查了几遍,这才掏出一张单子,让辛子秋签字。

“从美国寄来的?”

辛子秋一边在单子上签字,一边看着盒子上的地址,只见上面没有寄信人的姓名,只有一串串的英文街道名,最后的城市落款是芝加哥,美国。

快递员拿到了签好字的单子,礼貌地道了声谢,扭头就走了,只留下一脸疑惑的辛子秋。

自己不认识美国人啊,什么人会专门给自己寄一封跨洋邮件,光是快递费就得不少钱了。

他拿着盒子,掂了掂分量,轻得很,却不知是什么东西。

袁大爷看着辛子秋,笑眯眯地好奇问道:

“辛子秋,你还有外国的亲戚?给你寄什么来了?”

辛子秋尴尬一笑:

“袁大爷别逗了,我哪儿有什么国外亲戚,八成儿是寄错了。”

他上了楼,回到寝室,听见音箱里正回荡着老大对团员们的训斥声。

休息时间结束了,但战斗还没开始,老大正在用他独有的方式做着战前动员。

辛子秋靠在椅子上,顺手拆开了快递。

包装盒子挺大,里面塞满了防震的泡泡,在最深处有一个金属制成的暗红色圆筒,差不多一尺来长,手腕粗细,上面雕刻着许多奇形怪状的花纹。

辛子秋将圆筒掏出来,拿在手中,只觉得入手温润如玉,很有质感。

圆筒一端有个盖子,他轻轻打开,从里面倒出来一张卷好的羊皮纸。

这张羊皮纸绵软滑腻,手感极佳,好像一张布帛。

表面上干干净净,却微微有些泛黄,显得古朴素雅,一股厚重的年代感扑面而来。

辛子秋用手轻轻抚摸着,心中疑惑更甚,到底是谁大费周章,从美国寄来这样一张包装精美的羊皮纸?

这一个字没有的羊皮纸究竟又有什么用处?

他又拿起了快递盒子,重新仔细看了看,上面确实是他的名字和地址没错。

辛子秋想起在读过的很多小说上,羊皮纸都用特殊的墨水写着字,用火一烤便能显现出来。

他举起羊皮纸,蒙在台灯上,想用灯泡的热度烤一烤。

这张薄薄的羊皮纸在六十瓦大灯泡的照射下,变得好像半透明一般,但没有半分字迹出来。

辛子秋又用手沾了一点水,轻轻抹在上面,也没有丝毫的变化。

……

总之,辛子秋折腾了好一会儿,弄了一脑门子的汗,也没研究出个所以然来。

看起来就只是一张普通的羊皮纸而已。

大概是个恶作剧吧。

也许哪个美国傻冒儿闲着无聊,专门给陌生人寄东西当乐子。

钱多了烧的慌。

辛子秋想着,注意力又回到了游戏上。

老大还在给大家开着动员会,语气大义凛然,悲愤填膺,就好像黑翼之巢的红龙boss抢了所有人的女朋友一样。

辛子秋早熟悉了老大独特的指挥艺术,在椅子上坐好,随时准备再次开战。

忽然间,他突发奇想,那被他扔在一旁的羊皮纸,软软的当个鼠标垫正合适。

他伸出左手,将羊皮纸拿过来,准备放在鼠标下面。

就在这时,他额头上的一滴汗珠滴在了上面,顿时润湿了羊皮纸。

与此同时,奇怪的一幕发生了。

那羊皮纸上,泛起了一片殷红,一闪而逝。

随着红光闪过,羊皮纸好像沾满了胶水,紧紧黏在了辛子秋的左手上。

辛子秋大惊失色,连忙用另一只手去扯,可那羊皮纸好像长在了他左手上,无论如何也扯不下来。

不仅如此,羊皮纸上陡然生出一股巨大的吸力,他感到自己整个左臂血管都在暴涨,好像全身的血液都要往左手涌去。

“准备好的打1!”

音响里传来老大的声音,这家伙终于做好了战前动员,要求全团确认就位。

辛子秋哪里还顾得上这些,他发疯似地撕扯着粘在手上的羊皮纸,可那薄薄的一张纸却韧性十足,任他如何用力,也难撕开一个小口子。

而且上面的吸力越来越强,辛子秋的左手涨成了紫黑色,几乎要滴出血来。

终于,一滴鲜血从他掌心渗出,没入了羊皮纸中。

霎时间,辛子秋眼前一黑,只觉得整个人的灵魂都被吸走,全身像被掏空一般。

他如坠深渊,一片无尽的黑暗汹涌而出,顿时将他吞没其中。

……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全部目录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神秘的羊皮纸 第二章 婆娑与玄冥 第三章 举目四顾心茫然 第四章 死灵精气 第五章 算筹 第六章 是时候表演真正的技术了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