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乐钓文学!

首页 > 目录 > 《重生大时代之1993》在线阅读 > 正文 第3章,婚姻

第3章,婚姻

三月麻竹 2022-09-20 17:10:46
期间,有着初中文化的阮秀琴在旁边伫足了一阵,再后来看见某些片段总会觉得尬尴,才脸红红地走了回去。......中午。张宣的大姐张萍来送饭了。望着这个有张如花似玉的脸、却小学文化都没本科毕业的大姐,张宣会觉得挺真的对不起她的。上辈子他大学本科毕业报名参加其他工作两年后,接......。...

期间,有着初中文化的阮秀琴在旁边驻足了一阵,后来看到某些片段觉着尴尬,才脸红红地走了出去。

......

傍晚。

张宣的大姐张萍来送饭了。

望着这个有张如花似玉的脸、却小学文化都没毕业的大姐,张宣觉得挺对不起她的。

上辈子他大学毕业参加工作两年后,接到过大姐打来的电话,绕了好久才开口说她家里的木房子被火烧了,准备建红砖新房,问他借八千块钱。

他那时候是个月光族,哪有八千块钱借?

回想起大姐挂电话前的长久沉默,张宣就觉得挺不是滋味,自己读书出来了,却帮不到家里人,太没用。

饭是红薯饭,菜是清炒莴笋叶子,外加荷包蛋。

知道儿子不爱吃红薯,分饭前阮秀琴把浮在上层的红薯粒都扒到了她自己碗里,剩余的白米饭都给了他。

张宣默默看着这一切,没有抗拒,端起碗就开吃,只是饭到嘴里却觉得很心酸,眼泪止不住的在眼眶里打转,好想哭。

饭吃到一半,阮秀琴想起来了什么,端个碗走到窗前往下面瞧,末了盯着那个蹲缩在花坛边沿的泥水工,问:“阳恩德送你来的?”

“嗯。”张萍有些忸怩,但还是瓮声瓮气应了一声。

听到阳恩德送来的,看到大姐这幅羞涩样,张宣一下就觉得饭不香了。

阳恩德这人嘛,虽然长相一般,但个子高、手脚勤快、不偷懒、泥水活做的好,性子很能忍,从不乱发脾气,没有不良嗜好,不乱花钱。这是他的优点。

但这人是一个孝子,而且是一个愚孝子,对他那爱吵嘴的刻薄母亲是千依百顺,言听计从。

上辈子,大姐嫁过去,前三年过得还不错,可是头胎和二胎都是女儿后,情况就不一样了。

那薄凉的亲家母三天两头挑大姐的不是,而大姐又是一个受气包子,受了委屈不会还嘴,就知道躲起来哭。哭多了,有时候也会在心里诅咒这个老妖婆早点死,然后日子好过一些,可是那老妖婆活过了95哇,硬生生把大姐自己熬成了满头白发,死在了前面。

为这事,阮秀琴没少和那亲家母骂架。

而这时候的阳恩德去哪了?

他做起了隐身人,谁也不帮,也不调停。只默默做一件事,听他母亲的话把持家里的财政大权,然后跟施舍乞丐似的,每个月给大姐五块十块的生活费去买肉、去赶集。

三两步来到窗前,寻到那个吸叶烟的身影,张宣差点跳了起来,奶奶个熊!

上辈子着了你的狗当,这辈子你个癞蛤蟆竟然还敢出来!

看我不折了你的美梦!

不动声色吃完晚饭,目送牛粪骑着二八大杠带着鲜花走了。

张宣就问:“妈,你还真打算把大姐许配给阳恩德啊?”

阮秀琴坐在床边,意外地看了眼此前从不掺和这事的儿子,抬头问:“你好像不喜欢他?”

张宣直点头:“村里给姐做媒的那么多,你怎么就相中了平平无奇的阳恩德?”

阮秀琴想了想说:“其实我更偏向生产三队的欧阳勇一些,这伢子伶俐,卖相也不错,家庭条件拿的出手。他们一家子都挺满意你姐的。

只是你大姐这人,从小就不太聪明,加之脑袋又被货车碰撞过,就更没以前好使了。”

讲到这,阮秀琴顿了顿,继续说:“我怕你姐愚笨,跟了欧阳勇,以后守不住他,到头反而一场空。而阳恩德就不一样,虽然他们家在村里是出了名的抠门小气,但为人踏实肯干,是个过实在日子的人。”

说到大姐蠢笨,张宣一下子都不知道怎么反驳了。

因为这姐在读书上确实笨的可以啊,五年级留过级不说。小学升初中的升学考试,人家老师都不让她去考,放她留在教室里守门,就担心她的个位数分数拉低平均分,影响学校排名。

在这一点上,阮秀琴脑筋伤透了十多年、到至今都还没想通:为什么老二老三脑子这么灵泛?老大就这么的截然不同?

有时候阮秀琴会禁不住想,难道老二老三是随了自己?老大的基因是遗传自丈夫?

不过说到欧阳勇,张宣的记忆一下就出来了。这人跟风了他那村主任爹,喜欢打摩丝,喜欢白衬衫西裤皮鞋,比较注重自我打扮,在这年头,看起来像个风流胚子倒也不假。

但看人真的不能看表像。人家用一辈子的行动打脸了村里人,证明什么是宠妻狂魔,什么叫好男人。他那老婆各方面还不如张萍呢。

没有和阮秀琴去争辩,张宣静了一会又问:“您老看中阳恩德,其实还是图他以后能帮家里做农活吧?”

见儿子猜中了自己的小九九,阮秀琴没反驳,低沉地说:“我身子骨不好,做不来重活。你以后读书出去了的。你二姐记恨我不送她复读,还不知道会不会回来了,家里的田土不能荒废,需要一个干农活的。”

得了吧,期待阳恩德帮你干农活,还不如指望母猪会上树啊,张宣暗自吐槽一番,却也没说出来。

因为他没法跟她说叨今后几十年会发生的事。

而且母亲在社会底层的农村为温饱挣扎了几十年,一些见识一些想法都局限在这个时代,不能怪她,也没法在精神上改变她。

晚上六点半左右,医生来查房了,检查一遍张宣的病情,就对阮秀琴说:“恢复得很好,再观察两天可以出院。”

这真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阮秀琴松了一口气,连忙表示感谢。

倒是张宣问:“医生,能不能明天就出院?我都好几天没洗澡了。”

医生听得愣了愣,目光在两人身上来回扫了遍,似乎明白了张宣的心思,省钱。住院花销太大了。

没为难人,善良的医生能理解他们的苦处,于是沉吟一阵说:“也不是不可以。但你明后天还是要来医院一趟的,让我看看情况。剩下的药你拿回村里打,如果有遇到不适就要及时来医院,千万别托。”

“诶,好。”张宣老早就想出院了,但碍于母亲的关心和固执,没强行犟,现在医生松了口风,心情顿时愉悦不少。

听到儿子自作主张和医生达成协议,一旁的阮秀琴嘴巴张了张,最后还是没说什么。家里欠了一屁股债呢,钱能省一个就省一个吧。

这个晚上,张宣继续为其它都市报写稿子。

阮秀琴在一边小心翼翼地收拾东西,为明天出院做准备。

......

一夜过去,老天变脸了,晴天不见了,刮起了朔风,下起了雨雪。

雪花从天上密密麻麻的往下砸,地上是铺了一层又一层。

早餐是就着腌菜吃了几个冷面馒头,匆匆糊弄完,母子俩办完手术出了医院。

东西不值价,却又多又杂又烦心。张宣感觉自己此刻像个养蜂人,桶子被子热水壶像蜜蜂一样挂满了周身四处。

走路都惆怅。

似乎见不得儿子辛苦,同样空不出手的阮秀琴伸头望了望来路,没见到张萍,也没见到那高个子阳恩德,顿时叹了口气。

阮秀琴自责地说:“昨晚就不应该省这个电话钱的,打个电话要你姐来接你多好,你姐皮肤粗实耐造些。”

老妈子诶,这偏爱的有点过分了啊,张宣无语地挤了个笑容说:“没事呢,我扛得住。”

原计划是要先去趟邮局兑汇款单的,只是这样子的两人实在没法去,不得不放弃。

接近年关,街面上赶集的人渐渐多了,买卖年货的人也多了。此起彼伏的叫卖声,很是热闹。

ps:新书求推荐票,求收藏,求书评啊…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穷病 第4章,张宣,我想做你姐夫 第2章,稿酬 第3章,婚姻 第5章,对异性的好奇 第6 章,操碎了心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