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乐钓文学!

首页 > 目录 > 《女帝工作日常》在线阅读 > 正文 第5章 毒邪

第5章 毒邪

水木韶华 2022-09-20 14:54:29
姜鉴了在宫门口驻立良久,眼前的丑剧令他心头三震。若不是亲眼见到亲眼目睹,他尚不知道,大梁国君在某些人眼中竟羸弱至斯!国君被辱,谁之过?他突然间有几分去理解在放鹰台上,新帝闻听他而已闭关修炼而非辞官的欣慰反应,他这个国师尚在,便有人敢这般明目张胆……他倘若不在国君受辱,谁之过?。...

姜鉴已经在宫门口伫立良久,眼前的丑剧令他心头三震。若非亲眼目睹,他尚不知,大梁国君在某些人眼中竟羸弱至斯!

国君受辱,谁之过?

他忽然有几分理解在放鹰台上,新帝听闻他只是闭关而非辞官的欣喜反应,他这个国师尚在,便有人敢这般明目张胆……他若是不在呢?

姜鉴不敢想象。

他脚步缓慢地朝姬羌等人走去,一心想要验证,就目前来说,他这个一国之师是否也和国君一样,只是个摆设?

姬婳、姬虞母女早就因为国师的到来而惶恐不安,尤其是姬虞,伏地行礼的时候差点撑不住摔地。

姬羌对姜鉴的到来一点也不意外,今日之事,从头到尾都充满神秘色彩,方才两位童子又是当着她和国师的面儿“石破天惊”的禀奏。

就算只是猎奇,国师也要跟过来的。

万事都在她盘算中,唯一漏掉的一点是,向来滴水不漏的姬婳因慌了阵脚而撞上枪口,这倒是意外收获。

“国师大驾,臣等有失远迎,还望国师恕罪。”至少表面上,姬婳的背挺的笔直,声音也洪亮,临危不乱的姿态令其女重拾几分信心。

姜鉴瞥了姬婳一眼。

论容貌,魏国公主要比先帝普通许多,甚至,与燕国公主相比也略显逊色,然而论气度,燕国公主和先帝都不能与之相比。魏国公主自幼胆识过人,太宗曾私底下对老国师说过,若非先帝占了个“长”,魏国公主又犯了那样的糊涂账,这帝王之尊,或许落不到先帝头上。

可惜,这样的人……先帝才走了多久,她竟敢这般怠慢陛下。

“臣,姜鉴叩见陛下!”姜鉴毕恭毕敬的向姬羌行了一礼,姬羌同样毕恭毕敬的还之。

在外人看来,这对君臣的礼仪十分妥帖,只有姬羌知道,姜鉴与她四目相对时,那意味深长的眼神,深邃幽暗,却又明显掺杂一丝责备。

应该在责备她这个国君行事并不光明磊落,连他这个国师都敢随意算计。

然,姬羌并不在乎,只要能达目的,她可以不在乎任何人的看法。

这是她醒来不久所产生的念头里,至关重要的一条。

姜鉴微微蹙眉,但也不好说什么,指着那张众目“焦点”道:“臣听闻此床十分不妥,陛下可否容臣一观?”

姬羌做了个手势,“国师请。”

姜鉴便慢慢朝那龙床走去,且越走越觉脚步艰难,当他终于察觉问题所在,愤怒之绪骤然涌遍全身。

原来如此!

竟然如此!

可见他这个国师在某些人眼中,就是个摆设!

好在他修道多年,胸腔中那股难以抑制的愤怒之绪到底被压住了。

姜鉴脚步平静第走至龙床跟前,在众人不明所以之时缓缓伸出右手。

姬羌瞪大了眼睛,仍旧没有看清国师到底做了什么,可是他的掌心竟燃起了淡蓝色的火苗,当掌心向下,那火苗竟不知以何种方式传到了床中央,并缓缓向四周蔓延……

很快,整张床都被火苗笼罩,远远望去,好似簇簇美丽又淡雅的兰。

不多时,一缕缕乌烟从火苗中飘散出,逐渐在床体上方聚拢,并越来越多,越来越浓。

忽然,那团乌烟瘴气化成一道形状可怖的鬼符,猛地向一个抬床的宫人攻去,说时迟那时快,宫人尚未来得及惨叫便倒在血泊中,七窍流血而亡。

这一幕令姬虞失了智,尖叫不已,姬婳慌的将她搂入怀中。

充满邪气的鬼符一连攻击三人才渐渐势弱,姜鉴转身,“陛下,此床被毒邪侵体,臣若没算错,此毒名幻影,来自巫月,中毒者一时半会儿不会丢命,但是身体会逐渐孱弱,直至油尽灯枯。”

“国师说什么?”姬婳如闻惊雷,喃喃不敢置信,而她怀中,姬虞早已被恐惧淹没,软成一团儿。

须臾,姬婳像是刚刚反应过来似的一把将姬虞推开,扬手,重重给了她一个巴掌,“孽障!你做的好事!我说你怎么这般心焦要给陛下置换龙床,原来,竟原来……”

“不是我,不是我,我什么都不知道……”姬虞捂着脸,连连否认,情状透着几分疯癫,可见被死亡的阴影震慑至深。

姬婳踉跄两步,神情露出万般痛苦之状,跪地认罪,“陛下!臣枉顾先帝的信任,教女无方,差点酿成滔天大祸……臣,罪该万死!”

“请陛下,国师重重降罪。”

闻言,姜鉴缓缓抬起手掌,掌心又添一层淡蓝色火焰,在场所有人都以为国师会用火焰直接将姬虞燃了,姬婳更是这么认为。

因此,在那千钧一发之际,她用身子挡住了姬虞,方才还在认罪的她立刻变成讨饶,“陛下,国师,千错万错都是臣的错,还望陛下、国师看在先帝的份儿上,饶了虞儿一命,臣愿自此解甲归田,远离荣华,只求带着虞儿过上三餐粗茶淡饭的生活。”

姜鉴的掌心终究还是落下去了,只不过对象依旧是那张被毒邪笼罩的龙床。

方才还在优雅的跳跃的淡蓝色火苗瞬间变成深深的蓝,熊熊燃起,而方才还在肆虐攻人的鬼魅邪灵瞬间淹没在幽深蓝海中,被彻底毁灭。

所有人都震撼于国师那高深莫测的法术中,除了姬羌。

她突然扬声阻拦,“国师手下留情,快快收了神通吧!”

姜鉴不明所以,却立刻照办。

当火苗彻底熄灭,原本富丽堂皇的床面已经焦黑片片,姬羌连忙命人传司珍局总管,并下了严令,务必将镶嵌于床体的珍珠、宝石等宝贝小心翼翼取下,再三盘点后收归国库。

至此,姜鉴淡泊如水的表情终于出现一丝裂痕,如鲠在喉。

这个时候,如此局面,陛下惦记的竟然是……钱财!

姬婳更是如遭雷击,用一种极为复杂的眼光注视着姬羌,忘记言语。

直至司珍局的人确认宝物均完好无损,姬羌才郑重其事道:“案情究竟如何,朕以为,需细致查证方才可以定论……不过,无论案情经过哪般,衡阳郡主终究不再适合担任司库令一职,国师和公主以为如何?”

说完,她不由自主的看向姜鉴,见他面色平静,无丝毫波澜。

显然支持。

姬婳大喜望外,几乎无法名状,她完全没想到姬羌会这么重重拿起,轻轻放下,一时感恩载德。

最终,姬虞与涉案人等一并被押入天牢,大理寺、刑部并督察院三处一起组成三司会审,为避嫌,魏国公主主动请命自我禁足于万寿宫。

随着乌泱泱一群人离开,紫宸宫终于安静下来。

姬羌静静地看向姜鉴,姜鉴亦然。

显然,俩人都有非常重要的话要说。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 搬离 第2章 往生 第3章 国师 第4章 丑剧 第5章 毒邪 第6章 大朝会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