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乐钓文学!

首页 > 目录 > 《旧雨集》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六章 乐极生悲

第六章 乐极生悲

香远忆青 2022-07-24
夜幕降临时,花想容发廊音乐震天动地,抬头一看剪发店门口一左一右放着两个大喇叭音箱,剪发师们整体穿上黑色的连帽卫衣,卫衣上面还印着五个大字:花想容发廊。店门口拉着一张红色横幅:花想容美发设计室正式营业大酬宾。阿宗喊来很多同学,大家围在阿宗身边一同唱歌跳舞。各个手里引弟也穿着黑色的卫衣,明显的不合身,长到膝盖都可以当裙子穿。头发也被弄成炸开的公鸡尾巴一样,有一群人站在门口发着海报,还扯开喉咙吆喝:“充一百会员变八百哦,包含洗剪吹五次。充一百大礼相送,各位各位,走过路过不要错过。”阿宗他们正在摆弄着音响,拿着麦克风唱着dj风的歌:我等的船还不来,我等的人还不明白······。...

旧雨集

推荐指数:10分

《旧雨集》在线阅读

夜晚,花想容发廊音乐震天,只见理发店门口一左一右放着两个大喇叭音箱,理发师们整体穿上黑色的连帽卫衣,卫衣上面还印着五个大字:花想容发廊。店门口拉着一张红色横幅:花想容美发设计室开业大酬宾。阿宗喊来很多同学,大家围在阿宗身边一起唱歌。各个手里还挥舞着荧光棒。

引弟也穿着黑色的卫衣,明显的不合身,长到膝盖都可以当裙子穿。头发也被弄成炸开的公鸡尾巴一样,有一群人站在门口发着海报,还扯开喉咙吆喝:“充一百会员变八百哦,包含洗剪吹五次。充一百大礼相送,各位各位,走过路过不要错过。”阿宗他们正在摆弄着音响,拿着麦克风唱着dj风的歌:我等的船还不来,我等的人还不明白······

引弟看着阿宗这么卖力,觉得特别好玩又好笑。不过,歌唱得蛮好听的,冷冷的笑意又在嘴角逐渐散开。路上行人匆匆过,有些人拼命摇头晃脑,不要海报;有些人像躲避瘟神一样。还有一些带着孩子的家长:“你看,再不努力学习,你的下场就跟这些人一样,知道不?”还对着钟引弟翻白眼。

“屁,你老师没有教过你劳动最光荣吗,工作不分高低贵贱吗?”钟引弟在心里骂道。

钟引弟顿时来劲了:“哦,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充一百送一千罗。”

阿宗哈哈大笑:“傻呀,充值一百变八百呀!”阿宗那边的人逐渐多了起来,都是附近小区的一些女学生,久闻阿宗的大名吧!

“以后不要叫我过来帮忙,烦死了,草!”钟引弟也翻了一个白眼给阿宗。

“别呀,有工资的,你发一个小时,我给你十块钱可以吧!”阿宗不断讨好着钟引弟。

午夜时分,钟引弟像一个没有了躯体的幽灵飘到家,刚进门就听见里面噼里啪啦地吵架声,还有妹妹的哭泣声,一直哭一直哭,烦死了,妹妹就是一个小哭包。自从妈妈离开之后,她好像特别爱哭。钟引弟快速地走到她与妹妹的房间,姐姐去了学校后,她们俩一起住,房间宽裕不少。嘿嘿,引弟又在冷笑,这个混蛋一样世界,早晚我会砸碎这个世界。

“你回来干嘛,你死在外面不是更好吗?”啊?小平看到二女儿回来,终于将矛头转移到了孩子身上,原本还在跟赵朝霞吵架。“你随你那倒霉的妈妈,你应该跟她一起死掉,这样就不会占用家里的空间了。”小平又嘟囔了几句。朝霞看到他在骂女儿的瞬间就把儿子阿宝拉到边上,赶紧睡觉,不要玩游戏,天天玩游戏,还有前途?你作业写完没?阿宝!”

第二日一早,老三带着村里的妇女主任登门拜访,言下之意就是他们家已经超生,本来村里只允许生两胎,第一胎是女儿,所以还可以隔三年生了二胎。结果你们偷偷把三胎都生了。当时看到你那么想要儿子,也就交了几百元的社会抚养费。现在二婚,一家已经有四个孩子,严重违反国家少生优生的人口政策。

钟平一听;“这可不行。想儿子想了二十年,大女儿今年都二十了,你倒好,我老婆怀上了,让我做引产,这可不行。”村里人就三番五次轮着人来做钟平的思想工作,如果一定要生第四个,那只有先交罚金。但是钟平说自己没钱。村里分的拆迁款都还了债,给孩子们买了东西,交了学费,然后办丧事接着又办喜事。哪有剩下的?

“那就没办法了,你想拉过去坐牢,还是自觉去堕胎。别以为穷就可以不讲道理,我已经帮你拦下市政府的好几个电话了,最好呢,自觉一点去卫生院引产。现在刚怀,比较容易,别等肚子大了,伤害更大。”老三不急不缓地说道。

赵朝霞一听不乐意了:“哟,书记呀,你们家都三个男孩子,真是饱汉不知饿汉饥。少来那个虚情假意的。今天,要钱没有,要孩子的命更没有。”朝霞磕着瓜子,不紧不慢地回着话。

“这话里话外的道理都跟你们说透了,咋这么不懂事呢?”徐老三有些着急了,涨红了脸。“海清嫂可是一个通情达理的好女人,村里让她结扎她二话不说就去了,哪来那么多废话。”“哟,书记。您是有知识有文化吃公家饭的领导,可不要跟我们这种乡里巴人一般见识喏。当官就当呗,咋啥事情都要管呢?我的肚子我做主,孩子生了又不上你家吃饭。哼哼唧唧的,干啥喏。”赵朝霞挺起肚子说:“哎哟哟,宝宝你听听,这些人都想杀了你。”

许老三被她这样数落,很是不爽,起身撂下一句狠话就走了:“你们自己看着办,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干嘛干嘛,吵死了,你们害我输掉了比赛知道吗?哼!”阿宝将游戏机狠狠地摔到地上,气呼呼地跑到外面去。“阿宝,听话啊,回来阿,宝贝。哎哟,就是我命最苦啊,现在又大了个肚子不能去上班啊,还要被村里拉着去引产,喔天呐。”朝霞一把鼻涕一把泪哭起来。

钟小平看着村书记一走,一大早倒了一杯白酒开始喝起来:“你不要哭,等你生了儿子,料想村里也不能把我们怎么样,我就把拆迁款转到到你名下,以后家里需要花钱的地方你来定就行。”一边说着,一口将白酒一口喝干,转身又抱住朝霞在身上动手动脚起来。“神经病,没看到孩子在吗?有毛病的,杀千刀的。”赵朝霞一边骂着钟平一边一起走向房间。

钟引弟看着这些鸡零狗碎,越来越讨厌回家了,越来越想永远呆在外面,甚至在理发店里当一个学徒也可以。家里有的东西外面都能买到,外面有的东西家里永远没有。还是钱最重要。引弟愤愤不平:拆迁款没有给妈妈,更没有给姐妹几个。要想点办法把这些钱搞到手。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暗夜来临 第二章 喝农药的女人 第三章 失去妈妈的孩子 第四章 穿着白色舞裙的女孩 第五章 90后非主流男孩 第六章 乐极生悲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