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乐钓文学!

首页 > 目录 > 《笙笙如故》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一节 生死一线

第一节 生死一线

Tuitui推推 2022-07-24 13:02:04
第一节生死一线在生与死的边缘,有些人可以选择牺性别人,而有些人却可以选择牺性自己。也仅有在这种时刻,人性最真实的的一面才能完全显露出出。“嘭......”一声玻璃碎裂的声音响了,所有人都在这一一瞬间停滞不前,放佛时间静止不动了通常。“啊......”然后空中发“嘭......”一声玻璃破碎的声音响起,所有人都在这一瞬间停滞,仿佛时间静止了一般。。...

笙笙如故

推荐指数:10分

《笙笙如故》在线阅读

第一节生死一线在生与死的边缘,有些人可以选择牺性别人,而有些人却可以选择牺性自己。也仅有在这种时刻,人性最真实的的一面才能完全显露出出。“嘭......”一声玻璃碎裂的声音响了,所有人都在这一一瞬间停滞不前,放佛时间静止不动了通常。“啊......”然后空中发“嘭......”一声玻璃破碎的声音响起,所有人都在这一瞬间停滞,仿佛时间静止了一般。。...

笙笙如故

推荐指数:10分

《笙笙如故》在线阅读

第一节生死一线

在生与死的边缘,有些人选择牺牲别人,而有些人却选择牺牲自己。也只有在这种时刻,人性最真实的一面才能完全显露出来。

“嘭......”一声玻璃破碎的声音响起,所有人都在这一瞬间停滞,仿佛时间静止了一般。

“啊......”接着空中发出一声锐利的尖叫,一个身着干练警服的女子随着破碎落地窗的碎片坠落。这一刻,她才发现自己并不像想象中那样不畏惧死亡。她叫陌雨笙,只是一个刚从警校毕业的女孩。

三个月后。

“醒了醒了,医生......“

病床上的女人从恐怖的梦魇中醒来,费力地睁开双眼,窗外刺眼的阳光让她早已习惯黑暗的眼睛感觉到一阵钻心的刺痛。尽管这道久违的阳光是那么的温暖,但也难以掩饰她内心的恐惧。

陌生的屋子,陌生的女人,让她感到惶恐,惧怕。她身子颤抖着,想要挺起身,却发现由于长时间没有动,身体已经有一些不听使唤了。她用尽全力用十根手指狠狠地抓了抓床单,想要确定现在眼前的所有到底是现实,亦或是自己还在恐怖的噩梦里。

她眼睛还没习惯这刺眼的日光,忽然一个人影从眼前掠过。她恐惧的盯着眼前的人,眼前的画面慢慢的变得清晰起来。那是一个头发斑白的女人,正对着她露出慈祥的笑容。她的心竟然因为这份不知含义的笑容安静了下来,没有那么惧怕了。

“别怕,一会儿医生就来给你检查了。一切都会好起来,你一定不会有事的!”这个女人用一口奇怪的方言说道,她是陌雨笙的护工。虽然年纪大了但是身体很好,办事也挺利索,在护工里也算是顶级了。

“咔~”。一个身穿白大褂的医生带着两个护士走了进来。

陌雨笙看到进来的陌生人又露出惊恐的表情,此时她已经恢复了一些力气。抓着被子蜷缩在病床上,一副被吓坏的样子。她现在就是惊弓之鸟,风吹草动都能把她吓个半死。

医生见状也没多余的行动,只说了一句“病人现在情绪不稳定,准备检查,通知病人家属过来吧!”现在的医生可不会管病人感受,只讲究效率,效率就是金钱。

主治医生办公室

一个男人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进陌雨笙主治医生的办公室,他双手撑在桌子上大口喘着粗气。

“你先别着急,她现在已经醒了。没有生命危险。”医生推了推眼镜,“不过情绪有点不稳定,其它问题还需要做个全面检查。”

“只要能醒过来就好,谢谢医生了。“他低沉的语调中带着一种放下压力的轻松感,又或者说是一种欣喜。他是陌雨笙的亲哥哥陌璟昊。

他走到楼道,拨通手机:“她醒了,不过失去了记忆,我希望不要让她再记起你。“说完他便干脆的挂了电话,将手机调成了关机状态,一路小跑着走进病房。

他走进病房,坐在病床边的椅子上看着她睡梦中的脸。面容很宁静,略微干涩的嘴唇在苍白的脸上让他的心像有千万只蚂蚁撕咬一样难受。这三个月他每天奔波于警察局,公司与医院,他恨自己,恨自己没有保护好她,恨自己迟迟没有查出那个将她推出窗户的凶手。不过,现在他知道一切都会好起来了。

“水,水...“

陌璟昊放下了公司所有繁忙的事务,关闭手机在病房从下午一直坐到了现在,就连晚饭时间他也没有走,因为他想成为她再醒来看见的第一个人,他不想让她妹妹在醒过来的时候变得孤独无助。

听到声音,他嘴角不经意的扬起,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不过很快他便回过了神,快速走到水壶边倒了一杯温水。他扶起她,将水递给了她,她只是安静地慢慢喝水,他也只是安静的看着她喝水。他等这一刻足足等了三个月,可当这一刻来到时,他却不知该如何是好,有很多话在心里却又不知如何说起,只是觉得很开心。

过了很久,杯子里的水也已经见底了,她不说话,只是呆呆的看着正前方。“雨笙”,他终于打破了沉静,可是她却依旧面无表情的呆坐着,他微微皱了皱眉,伸出手试图抓住她的手,可是才刚一碰到,她便立即将闪躲开,她惊恐的看着他,眼睛里只有惊恐。

三个月前的陌雨笙还是个对世界充满了希望,才懵懂的踏入社会的小女生。而现在,她的眼里全是恐惧。陌璟昊不知道这个女孩到底经历了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看着她现在的样子,他心里全是内疚和自责。

陌璟昊收回了悬在半空中的手。现在的雨笙什么都不记得了,或许是这样太突兀了,吓着她了。陌璟昊一遍一遍的在心里重复着这句话。因为他不敢相信曾经那个可爱天真,每天赖着自己撒娇耍赖的小妹妹会变成这个样子。

“雨笙,我是璟昊啊,是哥哥啊。”

“我呢”雨笙轻细的声音带着明显的颤抖。

“你是雨笙啊......”陌璟昊说完温柔的笑了笑,可是他的笑在此时的沉寂下显得十分尴尬。

雨笙又陷入了沉默,她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只是呆呆的看着房间的角落。

“雨笙,饿了吗?想吃什么东西吗,哥去给你买。”

陌雨笙没有说话,只是看了一眼身边的璟昊。两人四目相对的那一瞬间,璟昊感觉到一股阴冷的气息从心中升起,那种气息让他感觉快要无法呼吸。

“雨笙,你等一会吧,哥去给你买你最喜欢的芝士蛋糕。”他不再敢看雨笙的眼睛,那种眼神让人感觉到一股寒意,很不舒服。他摇了摇头也没想太多,转身走出房间。

陌雨笙此时一个人在空荡荡的房间里,她一动不动的坐在床上,只是盯着墙角,手指用力地抓着床单。

“姑娘,你可算是从鬼门关挺过来了。”带着陌生又熟悉的方言,一位头发略微花白的女人走了进来。她这突然地进入和突然的声音,吓得陌雨笙抖了一下。

说来也怪,陌雨笙对这个陌生的女人没有什么防备之心,也不恐惧。这个女人放下手上的水盆,一边用盆里的毛巾擦桌子一边说:“我是你哥哥请过来的护工,叫王丽。我女儿和你差不多大,你就叫我王姨吧。这三个月都是我在照顾你,你以前一定很幸福吧,有个这么好的哥哥,每天都会过来看你。”

“你说三个月?”

“是的啊,你昏迷了三个月,一直都是我在照顾你。”

“你知道我是为什么昏迷吗?”

“这种事我也没好问啊,只知道你好像是因为失足坠楼造成脑部受损昏迷的。”王姨顿了顿,面带笑容的说“姑娘,别想太多,那只是一个意外罢了。”

陌雨笙没有再回话,只是像之前一样安静,面无表情的坐着。

护工阿姨打扫完屋子便出了房间,没过多久,陌璟昊便提着一大堆东西进来了。

“雨笙,先喝点粥吧,这么久没吃东西,胃肯定会反抗的。”

陌璟昊一口一口吹凉了喂给陌雨笙,陌雨笙也一口一口地吃着。

“雨笙,以后哥再也不会让你受到伤害了,哥一定会保护好你的。”

“我为什么会坠楼?”

陌璟昊听到雨笙的问题,一时哽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沉默了一会儿说道:“你啊,太敬业了,你之前可是最漂亮的美女警察,执行任务的时候失足从楼上跌下来了。”

“什么任务?”

“城市里的警察,就是很小的任务,可是你总是粗心大意的,就不小心从楼上摔下来了。”

“为什么我总觉得自己还有什么事情没有做完。”

陌璟昊强挤出了一个微笑,说道:“没做完的事当然有啊,忘了做好任务回家啊。”

陌雨笙没有再说话。

陌璟昊看了看墙上挂着的钟,已经十二点了,他温柔地说:“快睡了吧,不早了,不要害怕,哥就在旁边陪着你。”

雨笙点了点头,躺了下去。

房间再次回到了安静中,安静到连钟表秒针秒针转动的声音都听得到。陌璟昊坐在一边的椅子上,看着床上的雨笙,内心百感交集。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雨笙,不知道是否应该告诉她真实的原因。

四个月前,陌雨笙所在的重案组接到了一起连环杀人案,案子的有关人物中也包括陌璟昊。

“雨笙,醒了来把早饭吃了。”

陌雨笙看着陌璟昊颤颤地说道:“我昨晚半夜醒了看到门口站了一个人看着我,那个人看我发现她了就走了。”

“医生或是护士吗?”

“不,那个人很奇怪,一个脸色苍白面无表情的女人。”

“可能是旁边的病人走错了吧,没事,不用怕。”陌璟昊微微的笑了一下,把早餐递给了雨笙。

“我以前是什么样的人。”

“你呀,就是傻乎乎的小姑娘,永远长不大。”

“为什么我使劲想却什么也想不起来。”雨笙眉头紧皱的样子让陌璟昊心痛的不知该如何回应。

“雨笙,你听我说,过去想不起来的咱就不想了啊,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陌璟昊边说着边用手摸了摸雨笙的头,“对了,一会我去机场接爸,他们听说你醒了,赶忙订了机票从美国回来。”

“爸?”

“是啊,你肯定也忘了,他们把家里的事业交给我了就去美国的一个小镇住了下来,安享晚年。”

雨笙没有再说话。陌璟昊不知道该如何面对雨笙对过去的问题,只好打了招呼便离开了医院。

陌雨笙一个人待在病房里,她很努力的回忆她的过去,可是不仅什么也没想起,还给她带来了难以承受的头痛。

“陌陌!”尖细的声音打破了病房的安静。她叫李嫣然,正是《蝶恋花》中“众里嫣然道一顾,人间颜色如尘土”的嫣然。她既是陌雨笙的大学同学也是闺蜜,她是一个融理性与感性于一身的女人,情商高的和颜值一样。高挑的身材,立体的像混血儿的五官,让她警校毕业后改行做了模特。

陌雨笙抬头看着李嫣然,感觉很熟悉,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她是谁。

“哎呦,把我都忘了呀,亏我还给你买了这么多好吃的。我是李嫣然啊,还不赶紧好了回家,天天留我一人独守空房。”李嫣然边说边笑着拿起刀开始削水果。

陌雨笙觉得李嫣然很陌生但又很熟悉,仿佛她们俩之间有一种怪异的磁场,让她觉得看到她很放松。

“我们是朋友吗?”

“姑奶奶何止是朋友,是好丽友还差不多。”

陌雨笙看着眼前这个脸上挂满笑容的女人,心里安稳了很多。

“你能给我讲讲我过去的事吗?”

“那可就多了,有什么讲的,我巴不得像你一样忘了过去呢,多好啊,无忧无虑的。”

“可我总觉得之前有什么没做完的事。”

“你忘了请我吃饭,哈哈”。李嫣然很快便逗得雨笙笑了起来,两个人聊得很开心。

这一聊就聊到了中午,聊到陌璟昊带着父亲走进病房,后面还跟着一位华丽贵气的女人。

“雨笙。这段日子你可受苦了。”徐佳英手提着LV限量款的包,不管是从穿着来看还是从气质来看,都透露着一股富态。她是陌雨笙的母亲,准确说应该是养母。

十五年前,徐佳英腹中的胎儿因为不小心而死于腹中,且失去了生育能力。恰巧雨笙的亲生母亲在那年死于车祸,第二年雨笙便被送回了陌家。一心想要女儿的徐佳英便一直把雨笙当成自己的亲生女儿,当然其中也有对雨笙亲生母亲的愧对之情。

“爸?妈?”陌雨笙犹豫了片刻吐出了一个字。

“叔叔阿姨,你们先聊聊,我和陌璟昊先出去了。”

“哎,好的。”徐佳英坐在雨笙旁边用手温柔的摸了摸雨笙。

医院楼下咖啡厅

“你为什么不让雨笙想起过去的事。”

“我不想让她再受伤一次。”

“可是她迟早有一天会想起来。”

陌璟昊冷冷地扬了扬嘴角说道:“我打算让她出国,去我爸妈那里。”

“你有在意过她的想法吗?”李嫣然表情和声音变得严肃起来。

“这是现在最好的选择了。”

“过去的事她迟早会想起来,到时候她会更痛苦。”

陌璟昊点了一支烟,没有回话。

“那傅宇知道你的这些安排吗?”

“不知道,他也不会知道。”

“雨笙已经成年了,你没有权利决定他的事。”李嫣然一巴掌拍到桌子上,站起来对陌璟昊大吼了一声便头也不回的走掉了。

李嫣然的内心也感到十分的纠结,她的心中有两个声音在争吵。一个希望雨笙知道过去的一切,勇敢地去面对,但这样给雨笙带来的可能只是伤害,因为她知道雨笙虽然平时看上去大大咧咧的,但作为一个亲眼看着自己亲生母亲死去的孩子,她的内心一直没有真正的快乐过,直到傅宇的出现。而傅宇对于雨笙来说或许是个劫。

而李嫣然心中的另一个声音则是让她按照陌璟昊的想法做。但如果这样,雨笙也不过只是暂时的逃避了这些问题,因为没人知道她什么时候会想起这一切。

“雨笙,爸妈想把你带去美国,跟他们一起生活。“陌璟昊坐在雨笙身边看了一眼徐佳英说道。

“对啊,雨笙,跟我们去美国吧。“徐佳英也跟着说道。

“我不想走,我想像原来一样生活。“

“你大可不必再想原来了,过去的就让她过去吧。“徐佳英和陌璟昊开始搬出了各种的大道理劝陌雨笙去美国重新生活。

陌雨笙知道自己这一走一定就再也不会回来了,她很想拒绝,可却找不到足够的理由,因为她什么也记不到了。

可现实不就是这样吗,人总是要去接受这个世界突如其来的失去、洒了的牛奶、遗失的钱包、走散的爱人、断掉的友情。当做什么都于事无补时,唯一能做的或许就只能努力让自己过的好一点了。

一周以后。

“医生说明天就可以出院了,明早我们就直接去机场吧。”

“我可以回家收拾东西吗?”

“你要用的都帮你收拾好了,会寄过去的,你就不用担心了。”

陌雨笙知道陌璟昊这样做就是不想让她想起以前的事。她知道陌璟昊都是为了她好,不会害她,所以她也没有再提。

这天晚上陌雨笙丝毫没有睡意,不知道是因为要离开这片土地的不舍,还是对未知的新生活的迷茫。

当第一缕阳光从窗外钻进房间的时候,陌雨笙已经收拾好了东西站在窗前等待着新生活的来临。

“走吧,雨笙。”

陌璟昊没过多久便出现在了病房。加上昏迷的那三个多月,陌雨笙在这病房已经待了整整四个月了,竟对这里产生了一点不舍的情绪。她整理好了床铺,换好了新的花束,在房间看了很久才舍得离去。

机场大厅来来往往的人,有的人被送走了,有的人被接来了,有的人笑了,有的人哭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每个人心里都有爱着的人,不管是亲人还是爱人。陌雨笙看着这些人,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全部目录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节 生死一线 第二节 八卦风波 第三节 面色苍白的女人 第四节 踏遍山河,人间值得 第六节 车祸 第五节 噩梦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