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乐钓文学!

首页 > 目录 > 《那年华衣》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五章 不识洗衣

第五章 不识洗衣

林壹号 2022-07-24 12:05:03
第五章不识洗衣服皇宫内,一条偏门的小路,角落里有青苔隐隐冒出的迹象。侧面有一扇朱门敝开,门身的底部略有些出现裂纹。一个小姑娘坐在院内的井边不停地地揉洗、拍击衣服。不知道了揉洗了多久,小姑娘的双手大拇指至虎口一片,红通通的,有些掌纹处了有些破皮渗血侧面有一扇朱门敞开,门身的底部略有些开裂。。...

那年华衣

推荐指数:10分

《那年华衣》在线阅读

第五章不识洗衣

皇宫内,一条偏门的小路,角落里有青苔隐隐冒出的迹象。

侧面有一扇朱门敞开,门身的底部略有些开裂。

一个小姑娘坐在院内的井边不停地搓洗、拍打衣服。不知已经搓洗了多久,小姑娘的双手大拇指至虎口一片,红通通的,有些掌纹处已经有些破皮渗血了。

这是刘芳到尚衣局的第五天。

尚衣局的伙食并没有在教习时的好,因为去得晚了,刘芳还常常吃不饱饭。

晚上睡觉时,同间房的宫女也不与她说话,似乎连跟她打照面都很不情愿。

每天天不亮,那位将她招过来的刘宫人都会给她一大堆宫女们的衣服让她洗。

刘芳整日不出门,除却吃饭时间都一直在洗衣服,也要从天明洗到日落。

刘芳用袖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汗水却顺着流下来,她眨巴着眼,努力不让汗水滴到眼睛里。

白日这个偏院里都没有人,宫人们要不去主殿当差,要么在尚衣局里忙。

汗水是咸的,落到眼睛里,弄得眼睛疼,刘芳有点想哭。

她站起身,抻了下腰,在桶里舀了一点水把手洗净了,而后在自己衣服上擦干,搓了一搓,想让手干燥暖和一会儿。

她心想,这样洗可不成,太慢了。

于是她将院里闲置的干净大盆都拿过来,装满井水,揉碎皂角,使劲搅和,直到水起泡泡,然后把不同类型的衣服分盆丢了进去,足足泡了八大盆。

然后确定周围没人,把脚丫子洗干净后,开始大力地踩。

刘芳这样做其实是有依据的,小时候陪娘在溪边洗衣服,娘用棒追锤洗衣,她就在一旁用脚踩,她娘还夸她洗得干净呢!

也不是全程用脚,清透干净的时候还是需要用手。

刘芳实验了一盆,干净!

于是她开始搞!

一个人在院子里玩得水花四起。

忽地,她听到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于是她赶紧坐下,把衣服规规矩矩地放在搓衣板上搓洗——

她的直觉告诉她,如果这样用脚洗衣服被刘宫人发现的话,她这个月可能就不只是洗不完的衣服和吃不饱饭那么简单了!

“你在干什么?”

果然,那脚步声在门口停下了!

刘芳听有人问话,抬头一看,是一个打扮非常精致的小男孩,看身高体量应该与她同龄。

不过他穿的衣服应该不好洗,刘芳思索着。

不是说他的衣服不好,反而是因为他的衣服纹样很精细,颜色很丰富,一洗,就容易掉色。

刘芳以为他是哪个宫里贵人的当红宦官,才穿得起这么漂亮的衣服。

“我在洗衣服呀!”刘芳嘟着嘴说,“你看着不知道是洗衣服吗?”

“洗衣服是什么?”那小宦官问道。

刘芳听了之后心下只觉得这个男孩很可怜,他是多小被送进宫,才从来没自己洗过衣服,而且还不知道什么是洗衣服呀……

“洗衣服就是,你的衣服脏了,就该洗了呀。”

“可是衣服脏了不就该换吗?”小宦官又问。

“对啊,换下来的衣服需要洗呀。”刘芳不以为然地回复。

“可是我没见过别人洗衣服。”小宦官对她洗衣服真的很好奇,边说边走都快凑到刘芳跟前了,“我只见过有人用熏香熏衣服。”

“熏衣服那只是除味。”刘芳以为他说的熏是用艾草之类的熏,“还是要用水洗衣服,然后太阳底下晾干,这样的衣服才最香哦。”

“是吗?”

“嗯!”刘芳认真地点头。

“为什么你一人要洗这么多衣服?这些衣服有的尺寸你应该穿不合身的呀!”小宦官掂起一件素衫看。

刘芳连忙抢过来,说:“别乱动哈,这是我今天的任务。”

“你说你,看就看,怎么还动手呀。”刘芳停下了洗衣,定睛看着他还想开口再批评他,结果发现这小宦官的脸也太好看了吧!

难怪他的贵人那么喜欢他!

“你……”突然刘芳就失了言语。

“这任务也很无聊,哼。”小宦官冷哼一声,“你手都要破皮了,还要这样洗下去?”

刘芳不确定他是否是自己人,所以不能把刚刚发现用脚洗衣服的方法告诉他,于是点点头:“必须洗完啊……”

小宦官蹙眉:“有些愚蠢。”

刘芳瞪大眼睛,似乎不太相信这个词语是从他嘴里吐出的。

这时候,门外的巷子里传来另一个男声在呼喊:“熠哥!熠哥!”

小宦官将食指放在唇前:“嘘。”示意刘芳噤声。

刘芳点点头。

就看他踮手踮脚地走到门口,伸头出去张望。

他确认门外还没人后,整理了下衣襟,才坦然走出去了。

少顷,门外传来一阵喧闹。

那个呼唤他的少年急促地喘气:“熠哥!”

“如此慌张,成何体统。”好看的小宦官教训道。

刘芳听了个隐约,笑了,原来他还喜欢训人。

……

……

那日,尚衣尚食带着挑好的新宫女离开后,六尙局内。

王宫人叫众人顶着一盆水在正午的太阳下站了一个时辰。

这是这批新宫女第一次受到惩罚意味明显的罚站。

其中一个姑娘打翻了铜盆,王宫人便又让她加了一个时辰。

“今儿个再给各位姐姐再上一课。”王宫人手握戒尺,打在那个姑娘腰后,“站直!”

“这个规矩就是,自己当值殿内发生的事,别往外乱嚼舌根。”

“免得到时候贵人们赐你拔舌,你还不知道为何!”

说罢,王宫人便甩袖进屋,不理这群蠢笨之人。

那尚衣局的刘宫人和王宫人本是同期入宫,哪知道因一些小事结怨。

刘宫人善妒,这些年来没少找茬。不知她从哪得知刘芳为她洗衣的事,将人要了去。

也不是什么高明的手段,告密的宫人已经很明显了,刘宫人折磨人的手段也无非就是那些……

不过……就是不知道那丫头会不会躲在被窝里偷偷哭鼻子呢。

王宫人坐在休息的软塌上,右手扶额,想到此处,忍不住颦眉。

……

……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劳苦人家 第二章 姨母相助 第三章 初入宫城(上) 第四章 待遇真好 第五章 不识洗衣 第六章 发展路径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