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乐钓文学!

首页 > 目录 > 《落弦无解》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四章

第四章

玄映十六 2022-07-24 11:41:11
【黎府夏鸣院】“婵大太太,安”小七恭谨点点头,脑仁不时被大太太用的香熏的难受啊“小七来了,前段时间可还好,倾世在屋里自己去找她吧”婵大太太懒懒看几眼,轻轻用手掩鼻“都好,那我先去找她了”小七点点头,疾步步入倾世的屋内,这是她明白实情后第一次来倾世这里,“你不来找我,我只好自己来了”小七咧嘴笑得很是开心的样子。...

落弦无解

推荐指数:10分

《落弦无解》在线阅读

【黎府夏鸣院】

“婵姨娘,安”小七恭敬点头,脑仁时不时被姨娘用的香熏的难受

“小七来了,最近可还好,倾城在屋里自己去找她吧”婵姨娘懒懒看一眼,微微用手掩鼻

“都好,那我先去找她了”小七点头,快步进入倾城的屋内,这是她知道实情之后第一次来倾城这里,夏鸣院,连名字都暗合婵姨娘的字,夏日蝉鸣多美好的一副期许

倾城的闺房在夏鸣院最西边,听说西边适合女儿居住果然是没错的,不知道是否因为倾城木属性的原因,院内有好多之前从未见过的花草,一路走来很是一番光景,小七比往日更加留心起来,果然发现不寻常之处,曲径通幽竟是生生比小时候常来时多了一倍之多的植物,幽香浮动竟总觉得颇为熟悉

“小七?你居然会来找我,一年也不曾来过一次”倾城像是听见下人说小七来了,早早在门口迎她。

“你不来找我,我只好自己来了”小七咧嘴笑得很是开心的样子

“不过小七来的正好,帮我看看这曲子可好,我挑了好久,总觉得与我准备的舞蹈不搭”倾城俯身靠近她想要拉她的手“咦,小七是不是瘦了,脸上看着瘦了不少”估计是以前从未注意,竟然现在才发现倾城一直很关注她的容貌

“有吗?快入夏了最近很是没有胃口”含糊道

“你那边食物是不怎么合口,不是告诉你想吃可以来找我吗?”倾城温声建议到,但在她听来却很是矛盾,这样的倾城真的会害她吗?

“小七坐,我叫下人去倒水给你喝”说着倾城转身出去喊另一个下人来,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屋内也本就有一位茶侍下人候着了,但是大家好像都不觉得奇怪样,小七开始深深觉得害怕,就算是倾城想害她也要一个院子的人来助她,真是这样的话被一个院子的人毫无知觉的害了这么久,还真是一件令人胆寒的事

环顾四周,屋内很是华丽,房顶和墙面由各种没见过的丝织品铺就,倾城尤其喜欢闪耀的东西,从小屋内摆件大多琉璃为制,但最近像是填了很多银制摆件在一堆琉璃里看起来更是璀璨,她屋内很大一般待客总是在大厅,里屋从不叫人去,故小七也不曾看过到底是何模样。

“小七,你最近学琴了帮我听听这曲子可有问题”但见一人从倾城里屋的屏风后出来,手里捧着一把跟我一样的琵琶,但是通体为上等好木制成,色泽圆润,微微发着幽香

“倾城这把琴是跟我那把一样吗?”她盯着琴心里颇有些不快,若如倾城所说此琴是送她来这里时一起送来,那按理来说也不该这么常见的有一样的第二把才对

“是啊,送还你时你的那把琴身不是已经发黑了,所以我当时有意仿一把一样的给你,后来看你得到后倒是颇为喜爱就送给乐妓了”回答的倒是滴水不漏,但是心里已经有所怀疑之后小七总还想到她背后的另一层意思,原来送给她的跟乐妓是一样的,有时候人的改变是很突然的,以前的她万不曾这样想过

“你有心了,那我就做第一个听众好了”小七温声建议,看倾城将下人倒好的水递与她

琴声袅袅,虽然悦耳她却听出一丝胆颤和一丝迟疑,小七每每去看姑姑的时候,姑姑总说琴声是最能代表一个人内心深处的东西,你自己听琴声是最无法骗人的

一曲奏毕,小七与乐妓交流几番,并换了基调后才踏着暮色从夏鸣院出来。

黎府的过道内,有夏日里不含燥热的风吹来,小七回头再看一眼院名,脑海里将此前的过往里的感动慢慢回味,因为自此以后她黎倾城只能是小七的敌人了。

【黎府深处观景园】

一踏进屋门,整个人无声陷入床里,是好久没有的柔软包裹的感觉,这之前的大多时候都躺在窗台上,此时才觉得这床也甚是舒服

“小七?”小刀蹑手蹑脚进来,“我托老皮从外面带了酒,要不要喝”说着她晃了晃手里的酒瓶,皎洁的眸子闪着微光活像一只兔子

坐在小池旁的时候已经是月上中天,小七将头上泛着斑斑黑迹的银簪子递还给小刀,“等老夫人生辰宴结束一定会有赏赐,我捡更好的与你”

“既然要给我更好的,这个还要来干嘛,你自己拿着,这次的事要记住,以后还有这种事估计就不是这么简单可以解决了”小刀看似熟练的一口酒顺着喉咙下去,还有几缕清酒顺着嘴角流出来

“怪不得她都舍得送你珊瑚簪子,却从不给你一只银做的首饰和器物,没想到这个毒竟是这么简单纯粹”小七不再看她眼睛,低头小声说:“也没什么好防的吧,毕竟我就算知道了也只能像现在这样继续装下去,而且我怀疑她的下人应该也都知道,我去见了一个乐妓我听她琴音总觉得倾城私下对下人的态度应该跟平常很不一样,她琴声里都是恐惧”

几度清酒交盏,小七尚有些晕了倚在小刀肩头

“我其实从小总是对她不咸不淡,府里也甚少有人注意我,本身我是很无所谓谁对我好不好,甚至有些害怕对我好的人,因为我很容易把对我好的人放心上...”她有点想哭,脸在不自主的发热,“都觉得我活着碍眼,我偏要好好活着给你看”小七起身大喊着想发泄出来,将手里的簪子狠狠扔向寒潭......

【黎府深处观景园】

初晨熹微,第一缕阳光穿破纱幔照在脸上时,她的知觉才慢慢恢复,昨晚有几刻钟小七觉得自己大概是已经死了,头疼欲裂,四肢百骸一开始透露着蚀骨之寒,没过一会又是燥热难耐,疼晕过去好几次,已无从察觉身在何处,试着睁眼视线从模糊变的逐渐清晰,然后是小刀和老皮的脸,才微微放下心来

“她起来了,你快去看看你干的好事”老皮不耐烦的说着

“对不起,小七”小刀居然哭着一下跪在她床前“昨晚发生的太过突然我只能慢慢告诉你”小刀捧着小七的脸,逼着她发了好几次誓才娓娓道来。

小刀说昨晚小七将那支银钗丢进寒潭之后小圣兽感应到了毒气侵袭,竟破蛋而出,最恐怖的是本以为小圣兽会根据出生时的自带属性吸收天地灵气,运转一个周期后慢慢复苏,谁想...

“你说的这是什么话,什么叫在我体内,他从哪里钻进去的啊”小七一脸绯红,连愤怒都忘记了满是不好意思

“你想什么呢,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说在你体内的意思就是他现在和你契约了,是你的守护兽了,可以随时在你脑门上那个胚里吸取灵力了”老皮很是嫌弃的看着小七

“我哪里来的胚,你都在胡说什么,定是昨晚喝醉你们两个拿我寻开心,现在又骗我,但是你们也下手太狠了吧”她不停的揉着额头,竟真的隐约摸出一小道痕迹

“啊!啊!啊!这是何物啊?”小七不停用手搓着额头“小七你冷静一点,我们没有开玩笑”小刀强迫她把手放下

认真说到:“就我分析来看,应该是小圣兽与你属同一属性所以才选择与你契约,因为人体是灵力最纯净的导体,一般高级灵兽都会在出生时选择相同属性的人契约,这样双方都会加速吸纳灵力而获得好处,只是我没想到圣兽也会这样,这样的话对于圣兽无边的生命来说岂不是很亏?”小刀说完摸摸下巴像是在思考什么

“圣兽可以自动解除契约,这就是他们区别于普通灵兽最根本的特质,但是现在最应该奇怪的是你们的属性问题,小七,你很有可能是五大属性之外的毒属性天赋”老皮的声音冷不丁在小刀身后响起。

“先给我杯水再慢慢说也不急”小七沙哑的声音提醒着面前两位,小刀忙不迭从桌上到来杯茶水慢慢喂给小七,只看小七伸出接水杯的手柔若无骨,芊细的关节与白腻的五指泛着好看的光泽,白的似乎过了头连血管的青色都有些遮掩不住,当然小七也注意到了。

“这...是我的手”小七开始打量起自己从手到胳膊,甚至站起来看“老皮,我是不是长高了,你快看,我都到你耳垂了”,噗嗤,小刀像是没想到小七醒来最先注意到的是自己的身高,忍不住笑出声。

“你何止是变高了,你昨晚整个人都要散架了,我年纪大了可见不得这种事,你可要好生陪老夫一笔精神损失费”老皮又开启老不正经的玩笑,小七只好看向小刀等着她来慢慢解释。

原来昨晚在水池边因为小七将带毒的银钗扔入水中,圣兽感应到了毒物的气息竟破壳而出,后立马与河边的小七签订了契约,也许是因为属性等一系列特殊原因,圣兽在小七体内运转了一整个周期后竟发出刺眼光晕,这道光将小七的身体从里到内的彻底射了个遍,直到今早太阳升起才堪堪停下。

“这不一停下老皮才跟我说,估计你的胚已经显现了属性也有了很大的改变,现在你身上常年累月的毒已解,也是好事,只是昨晚动静太大若是府里有人发现到不好解释了”小刀说着又去桌边续了一杯茶

“怎么可能不被人发现呢?你看看以前的黑小子七丫头都变成什么样了,你那个六姐姐要知道你现在这样估计得气死”老皮边说,边就这小刀倒水的茶壶直接对嘴喝起来

小七听闻内心大概也猜到了些许,手都有了如此大的变化,那么脸...

只看黄铜境内影影绰绰倒映出一个少女的脸来,白嫩的小脸上一双眼睛多情温柔,原来的浮肿全部消失不见细长温柔的瞳在眼尾处婉转上扬端的是抚媚无穷,琼鼻莹立小而精致,桜唇不点而朱,原先的暗紫色被取代为饱满肆意的浅粉,与面颊上的那一点粉红交相辉映,煞是好风景,只有那一双远山黛眉依旧英气十足为这多情似水的脸上多加了一种过目不忘的特别

小七看的像是有些怔住,回过神来的第一时间不是欣喜倒是担忧更甚,她心里倒像是十分清楚这种长相会给她带来的坏处多过于好处,转头便问小刀:“小刀我..这样的话是不是用你的药也没办法盖住了”噗嗤,小刀捂着嘴笑看她说到“小七乃是天下第一奇人,我以为你看到这样的自己至少会先开心的”说罢,小刀又像是心疼似的抬手扶了扶小七耳边的长发。

“老皮你说这府里我还待的下去吗?”小七竟有些悲伤的看向老皮,因为老皮很早就说过他这辈子都会留在府里了。“七丫头,人这辈子很多事情都没法自己来决定,所以很多东西你需要自己去权衡,你只需要知道我老头子只希望你能开心就好,其他的都不用担心”老皮难得说些正经话“但现在需要担心的根本不是这府里待不待的下去,是明日的生辰宴你要怎么应付过去呢?”正说着门外忽然传来了声音。

“七小姐,我是夏鸣院的人昨夜很多下人听到您这边发生了很大动静不知是否有事发生?”说着就要进屋,没人任何人阻挡的门口,只一尾门帘的距离,小刀出手阻隔:“我家小姐昨夜食物中毒上吐下泻,自然是没法不惊动大家,现下刚休息就请回吧”

“倾城小姐很是关心,听说昨夜还有很多霞光影现,嘱咐我定要看一眼再回去”说着像是要强拉开小刀就往里走

“喊六妹妹不用担心,昨夜原是我在附近练习新学的术法惊动了七妹妹今早来赔罪”温润的男声从屋外传来,四少爷从门外抬步入屋

屋内人一看四少爷来了分分请礼问安在不提非要进去看的话,半晌过后,倾落的下人告安便回去了,小刀和老皮也松口气,知道这位四少爷不是爱惹事的人,就放松下来准备再给小七倒杯水,谁知这位四少爷毕竟不是他们的帮凶没大没小的拉开了门帘......

”妹妹这是?不习惯自己以前的样子所以去换了张脸?“虽然有一刹那的惊讶但很快他就开始打趣起了倾落

“四哥说的这是哪门子胡话,左不过是女大十八变你好久没见我所以才奇怪罢了”小七涨红了脸原本的一丝紧张也随之而去,虽然与四哥不算亲近,但是已经到了这一步只能走一步算一步“看来毒解了?”四少爷风轻云淡的倒了杯茶给自己,又仔细看了看杯子里的水问道:“何时发现的?”

“四哥也是倾城的帮凶吗?”全屋的气氛凝重,小七含怒问道,而四少爷却避而不谈,继而又含笑看向小七:“有时候有一张好看的脸不是什么好事,我本以为你也是这么想的?”

“小七自己是最清楚不过这一点了,但是自己选择和被人害本质却是不一样的”小刀抢着回答道

“哦?看来不是你自己解的.......是了,这世上没有什么灵丹妙药能解毒解的这么干净,小七运气很好是遇见什么好的境遇了吧“看起来像是问句但是又不为什么答案似的。

”四哥,这件事你会说出去吗?”小七越来越看不清四哥这个人

“小七我不会害你的,虽然一开始就知道,但是你我都身不由己,我选择视而不见的确不是抱了害你的意思,但是既然现在已成定局,你只需要知道我是友非敌”说罢,四少爷深深看了小七一眼,便起身告别。

“小七,就选择这么相信他?”小刀显然不想就这么算了“不是相信他,是相信我们同病相怜”小七这一刻大概是懂得了什么,对小刀说道“日后怕是还有让四哥帮忙的地方,现在最重要的是解决明日的生辰宴。”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二章 第一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