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乐钓文学!

首页 > 目录 > 《女配在种田文苟住了》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二章五十两

第二章五十两

江上听雪 2022-06-23
“死丫头!我跟你说话的呢!”还我以为唐景云变了性子,结果她老半天没个则表示,貌似急得这妇人五官都要变型了。“赶快把我们李家的信物拿出!要不然,事儿闹到衙门,吃大亏的但是你自己!”看见一旁咋咋呼呼的妇人,唐景云有些头痛的伸出手揉了揉眉角。书中这一次悔婚被原“赶紧把我们李家的信物拿出来!不然,这事闹到衙门,吃亏的还是你自己!”。...

“死丫头!我跟你说话呢!”

还以为唐景云变了性子,结果她半天没个表示,倒是急得这妇人五官都要变形了。

“赶紧把我们李家的信物拿出来!不然,这事闹到衙门,吃亏的还是你自己!”

看到一旁咋咋呼呼的妇人,唐景云有些头疼的伸手揉了揉眉角。

书中这次退婚被原主彻底搅和,李家直接背上忘恩负义、背信弃义的名声,从此李家便恨毒了原主。

尤其是李煜越的娘刘香兰,她没猜错的话,应当就是面前这妇人了。

原主和李煜越成亲后,家里所有的活计,连同包括照顾李煜越的日常起居,刘香兰都推到了原主身上,甚至还接了大堆脏衣服和针线活,令原主日夜不休的操劳,还稍有不对便对原主肆意辱骂,赔钱货、贱人什么难听话都骂得出来。

而李煜越,便躲进屋子里装聋作哑,对原主实施冷暴力,让原主独守空闺,甚至让原主大冬天睡冷地板。

当然,唐景云猜测,可能是李煜越是男三,身心必须属于女主的原因。

但,在刘香兰这里,原主就是个不下蛋的母鸡,从此之后,对原主更是动辄打骂,也令原主变得更加歇斯底里、不可理喻。

所以后期,原主在知道女主是李煜越爱而不得的心上人,完美无缺的白月光时,才入魔一般想要整死女主,报复所有人。

只可惜,女主有女主光环,其他人也有底牌傍身,只有原主这个恶毒女配,各种阴谋诡计揭开之后,反噬己身,不得好死。

得了女主厌弃的原主,就跟蝼蚁一样,轻而易举就被人捏死了。

甚至身为原主丈夫的李煜越,明明知道张鹤城心狠手辣,手段阴狠,但是为了博女主一笑,或者是在心上人面前自证清白,主动将原主送进张鹤城手里,原主从此才算真正跌入了地狱和深渊。

原主最后是被剜去四肢做成人彘装进罐子里的,拿来试张鹤城那些古怪刁钻的药,那可真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作为正义的那一方,看到恶毒女配得到这个结局,无异于是爽的!

只是,穿成了恶毒女配的唐景云,这心里可就不爽了!

而且,不知道为何,明明没有感受过那些可怕的折磨,可稍作一想,唐景云便忍不住狠狠的打了个哆嗦,心中直冒寒意。

不会吧?她又不是原主,她没必要去喜欢李煜越,针对人家的小心肝儿!

而且,就是原主,她也觉得这恶毒女配恶毒错了人,欺负她的是李家一家,打她骂她渣她的都是李家人,直接买点耗子药将李家一家药死不就成了?何必舍近求远想要弄死女主,让李煜越痛不欲生呢?

像李煜越这种人,说不定压根儿就没心呢?

思及此,唐景云的心情瞬间就不好了。

这种没心肝儿的人,还想空手套白狼直接退婚?不多赔点银子,老娘打折你的腿!

“你……”

见刘香兰还要说话,唐景云霎时抬眼对上了她的眸子,十分冷淡的开口,“这婚,自然是要退的。”

她的声音不似往常的疯癫,此时听着虽平静,却带着一种震人心魄的力量。

周围人齐齐一怔。

今儿本是来看个热闹,估摸着这唐家丫头是不肯退婚的。

李家这儿子,可是他们村里往后最可能有出息的人,若是退了这婚,唐家这两姐妹生活,可就更难了哟……

所以谁也没想到,她会这么平静的说要退婚。

刘香兰显然也愣住了。

她张张嘴,似乎有些不确定,“当真?那你赶紧把我们李家的信物拿出来!不要耍我们!”

闻言,身后的李煜越好似也不太相信。

原以为唐景云要闹上一遭,顶多他们两家闹得难看些。

可如今她竟然这么平静的接受了,倒是一时叫他有些错愕。

“别急,退婚当然要退!不过,得按我的意思来!”哪有坏了我的名声,就能这么轻松走人的!未尽之语掩藏在唐景云似笑非笑中。

“而且,我相信你们也晓得,这事就算闹到衙门去,身为女子,我是吃亏些,可这婚事,没有我点头,也退不掉不是?”

闻言,刘香兰的面色有些微妙的变化。

“你想要干什么!”

“啧,刘婶子别急,你瞅瞅,我这后脑勺上的伤不能白受吧?”

唐景云指着自己的脑袋,状似漫不经心的开口:“万一我傻了,说不准我就带着我妹整天去李家白吃白喝白拿了,总得拿点银子给我看大夫,对吧?”

这就是明晃晃的威胁了。

刘香兰脸色一沉,强忍住怒气:“你要多少!”

唐景云伸出手:“也不多,就五十两。”

“五十两!你把我杀了吧!我一介妇人怎么拿得出来!”

刘香兰尖声,面皮都颤了颤。

“你拿得出来!你若拿不出来,我就去李沟村族长那里说道说道。我相信刘婶子肯定拿的出来,是吧?”凑近刘香兰,唐景云压低声音说道。

说完,又视线一低,往她袖子里扫了扫,嘴角勾起一抹温和的笑意,仿佛在说我们都清楚,但是我们心照不宣。

刘香兰顺着她的视线往下一看,顿时头皮一紧,手指下意识捂紧袖子里的荷包,却瞬间反应过来。

上当了!

这死丫头分明是在诈她啊,她怎么就……怎么就知道她袖子里有五十两银子呢!

刘香兰脸色或红或白,一时之间倒真迷茫住了。

因为她袖子里真的有五十两银子!整整的,不多一文,不少一文!

这死丫头难不成开了天眼不成?

刘香兰瞬间汗毛直竖,冷汗直冒。

她现在就一个字,悔!早知道唐景云这嘴这么灵光,她就该把这钱放在家里,然后再过来退婚!

这五十两是族长给的,退婚也是族长授意的,给这五十两银子,是给唐景云做补偿用的。

但是,刘香兰不甘心啊!

她家越伢子过段时间就要考县试了,把这五十两银子拿来给她家越伢子买几身文人穿的衣服,再买些上好的笔墨,那也比给这小贱人糟蹋了好吧!

结果,没想到,终日打雁反被雁啄了眼!这唐景云,心机深着呢!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全部目录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二章五十两 第三章系统 第五章警戒 第六章刘老三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