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乐钓文学!

首页 > 目录 > 《胡一妞和女儿伶伶的无边界战事》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五章 少年张狂

第五章 少年张狂

戈桦 2022-06-23 19:47:55
那天下午早上,放下自己打给叶如歌的求救电话,胡一妞的脑袋里嗡嗡的,如同两万只蚊子,转着圈,旗号旋,东奔西突。这个周四是怎样的晚上啊,先有女儿胡伶伶惹祸,又有班主任怒请家长,不会再有她乞求老师切记赶孩子回去,更有前夫和新情人不期而遇的唾骂......已是这个周五是怎样的一天啊,先有女儿胡伶伶闯祸,又有班主任怒请家长,再有她哀求老师不要赶孩子回家,更有前夫和新情人不期而遇的耻笑......。...

那天晚上,放下打给叶如歌的求救电话,胡一妞的脑袋里嗡嗡的,犹如一万只蚊子,转着圈,打着旋,东奔西突。

这个周五是怎样的一天啊,先有女儿胡伶伶闯祸,又有班主任怒请家长,再有她哀求老师不要赶孩子回家,更有前夫和新情人不期而遇的耻笑......

已是深秋,夜风透过白色纱帘,悄悄袭来。胡一妞下意识地裹紧了夏凉被,人也清醒了些。女儿闹了一天,已经在疲惫中睡去。胡一妞把头埋在夏凉被里,柔软的丝绸轻轻地拂在她充满泪痕的脸上,这柔软,仿佛是一天来,这个“恶意满满”的世界,给她不堪的心灵唯一的抚慰了,不禁又一次泪洒枕巾。如此惨景,和学生时代曾经的“太妹”,如今的商界女强人极不相称。

唉,如此局面,怪谁呢?都是女儿的错?好像不对;怪自己做家长不到位?也不应该啊,为了女儿能出人头地,我可是付出了百分之一万的努力啊。

胡一妞思来想去,一定是因果报应吧。

此刻,学生时代的种种,齐齐浮现在胡一妞的眼前。小学到高中,她爸妈都快把学校的门槛踢破了。那时候,做电器生意的胡爸胡妈,早已经腰包鼓鼓,怎么说也算是那条街上的头面人物,可每当那辆黑色铮亮的皇冠车出现在校园时,初中时的门卫吴大爷总会摇头叹息,啧啧,从古至今,富不过三代啊。

记得初一时,胡一妞为了给好朋友叶如歌出头,直接打烂了高高胖胖的男同学王小刚的鼻子。毫无悬念的,胡一妞的家长又被请到了学校,低眉顺眼地接受老师的教诲。

那天,办公室里,班主任面前,胡妈、王妈、胡一妞,王小刚分列两边,对簿公堂。

班主任怒气未消,右手一指:“你们,谁先说?”

三双眼睛齐齐盯向背手而立的两个中学生,那两个妈妈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无助表情。

瘦弱,但眼神极为机敏的胡一妞,立刻指着那个塞着棉花球的鼻子说:“老师,是王小刚先骂的叶如歌,已经骂了好几天了。”

话音刚落,王小刚的母亲立刻就冲过来,抬手就要扇儿子耳光,被班主任拦着了。

“王小刚,说,为什么骂人?!”班主任很生气,叶如歌乖巧听话,学习成绩次次班级第一,学生和老师都很喜欢她,实在想不出平时嘻嘻哈哈的王小刚为什么偏偏欺负她。

“老师,我没有骂人。”王小刚嘟囔着。

小胡一妞咄咄逼人:“王小刚,你敢当着老师的面,把你骂人的话再重复一遍吗?”

班主任压住火,说:“王小刚,你是个男子汉,有没有胆量先承认错误?”

王妈又站起来:“快,快给老师认个错。”

别看王小刚高高壮壮的,但胆子并不大。平日里,他的书包里空空荡荡,只有几片碎纸,上课要么呼呼大睡,要么说个小话,要么扯女同学的辫子。

这时,在几双犀利目光的高压下,王小刚低着头,红着脸,支支吾吾地说:“我真的没骂叶如歌,我只是,只是......”

“只是,只是什么?”班主任步步紧逼。

“只是,背了一句广告词。”王小刚万分委屈。

“不是吧?什么广告词啊,还能惹哭女同学?!”

“王小刚,你敢当着你妈妈的面再背一遍吗?不敢?真怂。”胡一妞一撇嘴。胡妈狠狠瞪了她一眼。

王妈不明就里,赶紧在旁边急急催促道:“什么广告?赶紧背啊,你不说,你老师怎么知道你到底有没有骂人啊?”

这时,王小刚垂下头,狠狠把脸扭向一边,缓缓地,一字一句地,从嗓子眼里挤出一句话:“更干,更爽,更安心。”

一瞬间,王妈万分尴尬,胡妈掩面窃笑,而那个年轻的女老师,刚刚正因学生打架而怒不可遏,此刻,竟也扑哧一声,笑出声来,立刻又觉得在学生面前如此这般,有失威严,赶紧捂了嘴巴。此刻,小小的胡一妞,那个得意啊。

众所周知,那是一个卫生巾的广告。

原来是这样的——

由于工作繁忙,叶如歌的妈妈经常来不及给女儿准备早餐,没办法,只好买了很多零食,放在叶如歌的书包里。不知怎的,这个秘密很快被吃货王小刚发现了,他经常趁叶如歌不在座位的时候,和几个男孩子一起偷偷翻她的书包,拿零食吃。

前天课间操,当这几个馋小子又一次偷翻书包时,大失所望,不见零食,却意外地翻到了一包卫生巾。这下好了,几个男孩子如获至宝,嘻嘻哈哈地,把卫生巾在空中抛来抛去,直到叶如歌闯进教室才罢手。

叶如歌一言不发,怒目相向,一把夺过卫生巾,狠狠丢进书包里,猛地趴到书桌上,默默地流起了眼泪。

本以为事情就此过去,谁知,上课时,坐在叶如歌后排的王小刚意犹未尽,趁老师板书的间隙,他在叶如歌身后,向前探着脑袋,故意一遍遍地背广告词“更干,更爽,更安心。”文静的小叶如歌忍了,第二天,又忍了。

今天,当王小刚又一次故伎重演时,叶如歌忍无可忍,流着泪把事情的原委告诉了好朋友胡一妞。

一看铁哥们被人欺负到流眼泪,下课后,仗义的胡一妞,立刻把王小刚叫到楼道里,揪着他的衣领:“去,道歉!”

王小刚嘻嘻哈哈,不肯就范。撕扯到最后,恼羞成怒的胡一妞,半真半假地,一拳打到了王小刚的鼻子上,谁知,顿时,鲜血直流,胡一妞吓坏了,赶紧溜回教室,撕开一片卫生巾,取出里面的棉花塞进王小刚的鼻孔里。

于是,就有了开头的一幕。

......

这一年,暑假过去,新的学期开始了。

叶如歌顺利考入省重点第一高中。不过,走在哈佛红的校园里,叶如歌有些失落,她的好朋友胡一妞理所当然的落选了。做了9年同学的两人,再也无缘同进同出了。

然而,开学的第三天,班主任就领着一位新同学进了教室,此人正是胡一妞,当然是托关系,抑或是花了大价钱才进来的吧。要知道,这可是赫赫有名的省重点啊,不是谁想进就可以进的。

后来,胡一妞对叶如歌说,我老爹老娘看你考进了省重点,非常之羡慕,说无论如何也必须把我弄进来。说实话,如果不是老同学你,我才不稀罕什么重点不重点的。

一入重点深似海!

可怜的胡一妞,在这里完全失去了市场,上课想说个小话都找不到人。每天,在教室的最后排,胡一妞都懒懒地趴在桌子上,只有黑亮的眼球在滴溜溜地空转,她听不懂课,也根本不想听。就这样,她无聊地,一秒一秒地数着时间,度日如年。

试想,这里是省重点高中,是一群智力超群,又极度自律的天之骄子,大家都沉浸在自己的学习世界了,谁有工夫理别人啊,当然包括“学渣”胡一妞。

记得一次语文课,相貌姣好,气质出众,自带傲气的语文杜老师,时而轻启朱唇,引经据典,时而慷慨激昂,指点江山,可讲台下的众学子,无一人抬头,无一人回应,有的奋笔疾书,有的用心思考。教室里如此安静,安静的有些吓人。

多次提醒无果,顾不上体面,杜老师狠狠地把课本拍在讲台上:“都给我抬头!实话告诉你们,我,杜雨明,中原省最有名的语文老师!哼,不听我的课,将是你们今生最大的损失!”

拍桌子的巨大声响和杜老师怒吼的声音,惊醒了正在后排角落里酣睡的胡一妞,此情此景,对正闷得发慌的胡妞来说,难得的逗乐机会啊,她赶紧举起手,“霍”地站起来,无比真诚地说:“老师,你继续讲,我听,我听。”全班哄堂大笑。

其实,杜老师错怪学生了,不是她讲的不精彩,也不是学生不爱听她的课,实际是,这里的每个孩子都有自己的学习安排。这些智力超群的孩子,一般自学能力很强,他们个人的进度往往超老师一大截,也就是说,有时候,老师课堂所讲,他们早已经学会了,当然就不想再浪费时间听课,只继续按自己的进度自我学习罢了。

石破天惊的一嗓子后,胡一妞又陷入无聊境地。眼看实在熬不下去了,有一天,她突然心生一计,偷偷买了一部手机,成功瞒过班主任后,悄悄带入教室。于是,在课本和衣服搭建的隐蔽墙后,手机大放异彩。就此,日子生动起来。

那天,不知怎的,胡一妞一时疏漏,QQ的“滴滴”声,猝不及防地,瞬间就出现在了安静的教室里!众人纷纷侧目,用眼神表达不满。但叶如歌没有回头,她很清楚,一定是胡一妞的贡献。

正好是班主任的课,这位一向赏罚分明的物理老师,不动声色地,一步一步地走向胡一妞。他的不动声色,他的看不出情绪的方脸,成功震慑了号称“天胆”的胡一妞,握着手机,她直直地愣在那里。

当然,手机被当场没收,在这个省重点高中的课堂,出现手机的身影,是不可想象的。

班主任瞄了一眼,页面上,“小企鹅”欢快的跳着:“美女,上什么烂课啊,出来,出来,让帅哥我带你飙车啊。”赫然一个勾起的食指。

班主任什么都没说,转身向讲台踱去。直到此时,胡一妞才回过神来,她在心里大声惊呼,不能!不能!这可是本人续命的武器啊。

“呼啦”一声,胡一妞猛地把一堆书推到了地上,结结实实地表达不满。

那天的办公室里,是这样一个画面:班主任神情严峻,胡一妞满不在乎;班主任苦口婆心,胡一妞目光散漫;班主任把手机锁进抽屉,胡一妞拂袖而去。

第二天,胡一妞的父亲直接闯进了班主任办公室,背头铮亮,盛气凌人:“谷老师,你侵犯了学生的隐私权。信息时代,我孩子有足够的权利拥有自己的手机。你,今天必须把它还给胡一妞,不然,校长办公室见。”

谷老师一句话也没说,打开抽屉,取出手机,默默放在桌面上,扬长而去。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救命电话 第二章 迷途之鸟 第三章 莫问结果 第四章 原生家庭 第五章 少年张狂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