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乐钓文学!

首页 > 目录 > 《大龄女嫁程序猿》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六章  不到黄河心不死

第六章  不到黄河心不死

耳洞打了 2022-06-23
“yoyo,你在哪里?我和朱清波立刻过去的。”华女很急切地问。“没事儿了,不需要回来,准备好送到家了。”于晓优很淡定从容地回应。“这怎么回事?世风日下,怎么除了人这么大胆地,竟然敢追踪我们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美少女姐姐?”明白闺蜜没事儿,向来很逗的华女忍不“没事了,不用过来,准备到家了。”于晓优很淡定地回应。。...

“yoyo,你在哪里?我和朱清波立马过去。”华女很焦急地问。

“没事了,不用过来,准备到家了。”于晓优很淡定地回应。

“这怎么回事?世风日下,怎么还有人这么大胆,居然敢跟踪我们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美少女姐姐?”知道闺蜜没事,一向比较逗的华女忍不住开起玩笑来。

“确实,人长得美也是一种罪过,阿尼陀佛,罪过,罪过……”

说着说着,于晓优自己也笑了,“好了,不跟你贫嘴了。今晚真是有惊无险,真的吓到我了。从来没有试过被一个人跟了那么久都不知道。还好我聪明,把他甩开了。”

接着,于晓优一五一十地把所有的细节一一与华女道来。

“听你这么说,我倒觉得这个男要追你。”

“哈,你开玩笑吧。”

“你说说,什么男人会做跟踪狂?那些长得不见人,穿着邋遢,而且大多数都会戴个帽子之类的遮遮挡挡。……….

可你刚描述的这位,长袖白色衬衣外加皮鞋西裤,还背了一个那么贵的背包,很明显是有正经工作的白领。

还有他说客户在这里,来谈点事,我觉得他这话应该不假。

毕竟他跟那老板娘没有直接的利益冲突,没理由编个故事糊弄人。”

于晓优听完若有所思,但却一时不知道应该怎么回应闺蜜的分析。

“你快想想,这个男的是不是以前见过?如果有见过的话,那就八九不离十了。”华女使劲地催促着。

这么一说,于晓优有点迷糊了。

有没有见过这个男人?说实在话,现在记性也不怎么好,要想也不知道从哪里想起了。

只记得上次有个男医生,与他失败的约会了一次。正确来说是,没有约会,所以要纠正“失败”这个说法。

一整晚了,男医生也没有发信息找她聊天了。

说不定,那个女孩子,应该是备胎,否则的话,怎么会刚好那么凑巧。

她一没出现,立马就有个女孩替代上去。两人还有说有笑的样子,明显是认识的。

被嘀咕的那个人,正是周佳伟。

此时他正和那cosplay女孩走在路上谈得正开心,不小心连续打了几个喷嚏,好在戴了口罩,不然唾沫都要往别人身上飞奔了。

哎,真的想不起还有谁了。

无果,她只能跟华女卖惨的说:“真的想不起了。”

“看来这个男人不是你的菜。”

“这倒是,我一直喜欢那种五官有棱有角的男生。这种圆脸肉肉的,真没有好感。就算以前见过,肯定也是选择忽略,免得占用了我有限的大脑内存。”

“小姐,你应该找个金发碧眼的男人嫁了。而不是在嫌弃别人脸圆有肉,鬼才信你这话。”

于晓优被这么一怼,假装生气的说:“我也想啊,关键身边没有合适人选。”

“你呀,越活越混回去了。你想找老外,你facebook不会去上?你压根就还在想那姓卫的,对不?”华女一副老妈子口吻,恨其不争气似的。

“姓卫的还不是一样圆脸肉肉的,怎不见你不喜欢?”

于晓优噎住了。

挂了华女的电话后,失魂落魄地回到家里。

于父于母果然还没有回来,整个房子黑漆漆、空荡荡的,显得她这个单身的人更落寞。

于晓优脱掉了有些磨脚的低帮小白鞋,把浅卡其色的单肩包照旧挂在了门口鞋柜上面的挂钩上。

漫无目的地坐在深棕色的单人酸枝木沙发,脑子里不断地回荡着华女说的话。

都多少年了,为什么你还总能想着姓卫的?他对你好,不过是一个情侣该做的,没有什么出奇或者出彩的行为让你终身难忘,为什么你还总放不下?

难道你不知道他已经有新女友了吗?

姐姐啊,他跟你分手不到一个月,就已经跟新女友甜甜蜜蜜的晒恩爱了,你到底是哪条筋不对劲,一个劲地留恋他?

我就不相信,以你的聪明程度,看不出那个跟踪男对你有意思。

你一直活在过去,你都三十二岁了,还有多少青春可以浪费?

气死我了!

真想拿把锤子锤开你的脑瓜子,看看里面到底装些什么…….

其实,她也想问问自己到底怎么啦。

都过去了,每个人都往前走,华女都甩了两任,才有了现在的朱清波鞍前马后地小心伺候着。

反观她自己,自从跟初恋卫池分手后,就一直找诸多借口搪塞每个对她有好感或者喜欢她的人。

上个星期,同事Lisa说把姨表哥介绍过来,她连各方面条件都不听,就赶紧喝住。

她怕自己心软,然后半迁半就地把自己出卖,嫁给她又不爱的人。

她怕遇不到爱情,遇不到对的人。

然而她却又不断地拒绝,就算是有对的人出现,也会因她拒绝的缘故而失去。

上次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一两年前,还是三年前,华女还很照顾她的心情说:“yoyo,很快你的白马王子,会带着鲜花,然后出现在你面前,免你受苦,爱你一辈子。说不定到时候我们还能一起办婚礼哦。”

这次,却让华女彻底看不下去了,忍不住狠狠地骂了她几句。

算了,先去洗澡吧,免得待会老妈又念念叨叨了。

过了半个钟,于晓优的父母就到家了。

一进门于妈就看到女儿已经换了睡衣在吹头发,还以为于晓优很早就回来,肯定约会又不成功了。

早知道前些天开家长会,当时有个认识很久的家长,问她家女儿嫁人了没有,需要帮忙介绍吗?

她为了脸面好看点,也不想儿子在学校被影响,就随便编个话说已经有个在处的对象了。

那家长听了忙说等着吃喜糖,于妈很是客气又故作开心地说:“必须的必须的!”

现在看看女儿这样,她有点后悔逞强了。

换了拖鞋后,有气无力地走到沙发半躺着坐下,然后对着女儿东瞧瞧西看看,觉得自己女儿长得不差啊。

就脾气不行,但也仅限对她而已,出门还是拿得出手的,就是不明白为什么动不了凡心。

看着同龄的亲戚朋友个个都有了孙子或者外孙了,而且每次聚会聊天开口闭口就是孙子来孙女去的。还有的人一副为她女儿着想的样子,让她这个做丈母娘的别太挑剔,小心女儿嫁不掉。

这话里话外的可把于妈气得够呛的。

什么叫她别太挑剔,小心女儿嫁不掉。

她什么时候挑剔过,是她女儿自己作好不好,关她这个妈妈什么事啊。

她巴不得现在有人接盘,省得她这张老脸总是被人问来问去。

于晓优一边吹着头发,一边浏览邮件,深怕事多了漏了回复。看着看着,觉得哪里不对劲。

于爸早早拿着衣服进浴室了,剩下于妈坐在她斜对面。

转过头,就在那么一刹那,她与她妈的眼光重合了。

原来是她妈在盯着她看,怪不得她总觉得有些怪怪的,特别平时家里家里响得最多的就她妈的声音。

这会子静悄悄的,只剩下风扇的声音,有点不适应。

正在她想发声的时候,她妈抢先开口了:“你说你哪点比别人差了,为什么别人都结婚生子了,就你单着?”

于晓优看着她妈明显变温柔又无奈的口气,倒是比平时长进了些。

要换了平时,肯定是撕心裂肺,肝肠寸断地控诉着她为什么还赖在家里,为什么还不赶紧找个人嫁出去?

每每这个时候,于晓优就想带东西搬出去住算了。

但到了第二天她妈妈又低声下气地跟她道歉,说自己也没办法。

这一出门总是被熟人问来问去的,她脸搁不住,这不就忍不住发火了吗?

看着自己妈妈可怜兮兮的样子,她也不忍心。

加上平时弟弟在学校住宿,如果连她都搬出去,估计她妈太过无聊还不是照样打电话来给她洗脑做思想,甚至还要拿出去住这事来数落她。

为了少一事省一事,她也就忍了下来。

不过跟父母住也有好处,除了衣服不用自己洗外,吃饭也是她妈搞定的,连同中午那一餐,她妈都提前准备好饭盒让她带到公司,这也省了她时间还可以中午多点时间睡觉。

为了宽慰她妈,于晓优忍不住编了个说:“妈,今天这个男的感觉不错。不过有些事我还要了解清楚,等我确定下来了,你就等着做丈母娘吧。”

于妈听到这话,激动得差点出不来声了,她这是多久没听到这么悦耳的声音了,她女儿刚刚说啥,有个男不错,她等着做丈母娘?

“赶紧带上门来看看啊,那孩子哪里的,做什么的,家里有几口人。对了,他喜欢吃什么菜,我明天就去买,你赶紧把人叫过来吃饭……”

于妈话还没有说完,于晓优立马打岔:“停停停,你急个什么?这不是正在了解吗?还有明晚我不回来吃饭了。”

“好好好,不回来吃好,多了解,也不要了解太深。这男女拍拖要糊涂一点好,了解太多了反而要生事。

你看我和你爸不也是相看的,一个月不到就领证,不到三个月就有了你,这不一辈子都好着呢。”

于晓优听完,脑门直竖三条黑线,这是恨不得把她扫地出门的节奏吗?

哪有人随随便便就结婚了,都什么年代了,还有像当年他爸爸那么纯情的人吗?

不过,明天倒真要跟Lisa套交情了,毕竟人家当时可是一心一意为她介绍,并不是因为自家表哥还没有着落,就随便找人搪塞。现在先给Lisa发个信息。

另外,可要保佑她表哥还没有对象,不然短时间也找不到一个知根知底的对象了。

唉,早知道今天,当初干啥去了呢。

对了,当时她是怎么回的?

好像义正言辞的,一副为别人考虑的样子说:“Lisa,我不想让你失望。而且这样贸贸然地跟你表哥相看,我怕自己没有想好,耽误了你表哥。“

这边李徐斌有气无力地回到家,连鞋都没有脱,把黑色背包往沙发一放,然后整个人就瘫坐在上面,连父母在家也没有打个招呼。

急得李妈走过来说:“儿子,怎么啦,今天工作不顺利?“

“没有,只是感觉有点累了,你别多想。”李徐斌摆了摆手,有些没力地回应。

“你这样子哪像是没事,肯定有事,说说,看看妈能不能帮上忙。实在不行,还有你爸,反正他人退休了,你尽管使唤他就是。”李妈不依不饶地说。

“今天……”李徐斌本想开口娓娓而来,但大脑一下子灵精过来。

这事要是被他妈知道,要么就她天天跑去牛腩店等人,要么就不断地密密麻麻的给他安排相亲。

前者他妈辛苦,后者他辛苦。

总之,这事还得瞒着,而且也不知道接下来还能不能遇到。

这么多年了都没有碰到,也不能抱太大的希望。

要是真有缘分,早就应该相遇了。

但这钱花了,怎么也得等个半年时间或者一两个月才能知道结果。

况且,那女人未必在这半年内没有找到对象。

虽然那老板娘安慰说准没有对象,要有的话,这个点也不会是一个人来了。

这话虽然有些道理,可是接下来还有那么长的时间在等待。如果对方真的有了对象,那他也没有理由去插一脚。

李妈这边又在催他了:“赶紧说啊,都这么大了,说个话还吞吞吐吐。”

“今天不是去拜访客户吗?被他们挑剔了,说我们的效率太低,再这样下去,不打算跟我们合作了,所以有点烦。“

今天确实去见客户,但客人的口吻和内容恰恰与这相反。

甲方,恒隆集团的卫总经理,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头,和他是同一所学校出来的,所以爱屋及乌,不仅一副很欣赏他的样子,还夸他年轻有为。

让他好好跟进这个project,后续还有大把生意要关照他呢。

而他公司老板陈建斌也知道卫总经理是个能做主拍板的主儿,又加上知道和李徐斌是同一个学校出来的。

因此特地把这个project交给李徐斌来负责。

当然,但凡李徐斌接手的项目,从来都是认真和细心的对待,不让客人找借口来扣钱或者找茬。

毕竟年少轻狂时的教训,到现在想起来还是历历在目。

这几年他因为婚恋不顺,在事业上可是使了十二分的精力,所以他现在对外的身份是深市金星科技资讯有限公司的执行总经理Implementation manager。

当然这些都没让家里人知道。

他实在是怕了他妈这个大嘴巴,也怕那些女孩子都是冲着他钱来的。

况且,很多姻缘是无法强求的,如果没有遇不到对的人,那就顺其自然吧。

大不了到时候多给他老妈一些甜枣吃。

嗯,就这么定了。

知道是工作上的事,李妈就不吭声了。

叮咚…..,

“诶,这个点谁还发信息来啊。“李妈看了下墙上显示着11:15的老时钟,没好气地拿了放在茶几上的手机说。

接着,她一脸激动地拍着儿子右边的肩膀说:“上次我就说你今年桃花运不错,原本还不信,你看看……“

李妈献宝似得地把手机递给李徐斌看:

“大姨,上次跟你提过我那美女同事,她想跟斌哥接触下。半个钟前我给他发了微信,他没回我,你帮我问问他明天晚上有没有空,要不要见个面聊聊?”

其实这条信息,李徐斌早就看到了,但他的心思全在他的女神那里,所以一时没太在意,就忘记回了。

不过,现在可以回复了,于是他接过她妈的手机,快速地打了几个字:“我有喜欢的人了,谢谢介绍。”

李妈抢过来一看,懵了,他儿子什么时候有了喜欢的人,怎么他们全家都不知道?

“秘密!”李徐斌说完,赶紧起身去洗澡,免得待会他妈又问个没完没了。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相亲的锅还是自己背了吧 第二章 偶遇搭讪 第三章 怦然心动总是太迟 第四章 被放鸽子 第五章 功亏一溃 第六章  不到黄河心不死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