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乐钓文学!

首页 > 目录 > 《大龄女嫁程序猿》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二章 偶遇搭讪

第二章 偶遇搭讪

耳洞打了 2022-06-23
“姐,别生气了,下次我们会注意了!”于晓东往前几步扯住姐姐于晓优的手臂,一边晃一边讨好地撒娇,也顾不上被抛在后面的小女友。“姐姐,都怪我。今天是我生日,原本没打算在这里吃,我们...

“姐,别生气了,下次我们会注意了!”于晓东往前几步扯住姐姐于晓优的手臂,一边晃一边讨好地撒娇,也顾不上被抛在后面的小女友。

“姐姐,都怪我。今天是我生日,原本没打算在这里吃,我们也不清楚这里的消费这么贵。这钱我和晓东一定还你的,你不要怪晓东了。”小女友也赶紧亦步亦趋地跟上来,着急的解释。

其实于晓优也不是特别气,只是做做样子而已。几百块钱而已,她还不至于那么在乎。

主要是快要高考了,弟弟作为高三生,这时候就应该在家里各自温习,而不是为了浪漫甜蜜透支自己的消费来讨好一个未来还不一定能成配偶的女孩子身上。

你说她冷血也好,她只是不想弟弟走她的老路,把自己弄得不上不下,最后到了三十二岁还很被动地被人挑剔。

不过,她就算有气,也是气自己的弟弟不争气,怪不到女孩子那边去。

她只是怕弟弟到时考不上好的大学,以后没有让人高看的学历,也没有足够的知识以及过硬的一技之长,谋生吃力。

何况,她弟弟还是早产儿,身体比旁人较弱。

别看他二十岁就已经身高一米七八了,实际上是花拳绣腿,看中不中用的。

除了她父母外,她这个做姐姐的比任何人都希望自己弟弟以后过得轻松点,哪怕是比她过得好,她都甘愿。

现在看弟弟服软的姿态,她也心软了。

“这事我先不跟爸妈说了,不过你们下次掂量着自己的能力先。你们拍拖我没意见,不过你们都高三了,应该先把这关闯过了再说。”

“姐,知道啦,你甭操心,我们俩成绩都是全级前十呢。”

知道自己弟弟脸皮薄,于晓优很无奈,就此打住了。

接着,于晓优就跟弟弟分道扬镳。毕竟她刚从公司回来,饭都还没有吃就只想回家睡个大觉,实在太累了。

那时她刚进门口,把钥匙挂在门后上的钩子上,包包还斜跨在身上,还没来得及放下,就收到弟弟的电话。

听下原委,她这不又把7cm的高跟鞋给穿上,急忙忙地跑来了。

其实之前她就提议过,给弟弟开个卡好方便绑定微信。

她父母愣是不同意,说:“太过方便,容易守不住钱。让他麻烦点,他才不会把心思放在消费上,对于他专心学习有利。”

虽然她不是很赞同这种行为,毕竟这年头去哪里都是要打开微信或者支付宝来付款。

但是父母这番想法也是对的,年轻人手头有钱,又不会规划,很容易就成月光族。

不过发生这种事,也是太无语了吧。又不能让去朋友家作客的父母回来,那就只能辛苦自己过去一趟了。

好在这餐厅离她家近,走路也就是十多分钟。

但是对于累趴的于晓优来说,十来分钟的路程也是很辛苦的好不好。

哎,谁叫那是自己的亲弟,认命吧!

处理完弟弟这摊事,于晓优一边胡思乱想一边走着,走着走着就到了红绿灯路口处。

这个点很多人都吃完饭准备回去休息或者去别的地方溜达了,因此来来往往的车流人流特别的多。

正当她停下习惯性地往对面看时,左手边有一辆白色的本田suv也停在那里等着绿灯亮起。

不同的是,他要往沃尔玛的方向走,而她是要往农业银行的方向,她家就在农业银行所在的那个有30年楼龄的老小区上。

车上坐着两个人,开车是30岁左右的男士,穿着白色带印花logo的T-shirt,脸上还带着一副小边框玻璃眼镜,抬起放在方向盘上的右手戴着一只手表,估计还是之前她所熟悉的那个牌子,而人也是她之前很熟悉甚至是很亲密的那个。

不过是副座上经常做的那个女人不再是她熟悉的自己,而是另外一个她非常陌生的女人了。

唯恐对方把头转过来她那边,她赶紧把原本高抬的头低下,顺势从包里取手机,然后假装一副很专心玩手机的模样。

不过,她多此一举了。

因为对方压根就没留意到,此时此刻,侧边有个他曾经深爱过的女人站在毒辣的阳光底下晒着、等着红绿灯,而他却跟女友坐在车里享受着冷气的凉爽。

就在于晓优拿起手机后不到五秒,他前面的绿灯亮了,而他也毫无知觉似的离开,顺便把她的内心深处压抑多年的情伤又给勾出来了。

“天啊,今天什么日子啊!”

早上7点钟左右就被Ka姐的电话给吵醒了。

原来是她还没把给客人参考的产品资料整理好。而客人也是急性子,周末时间还不忘发邮件询问情况。

急性子的Ka姐狂call问她怎么还没有发邮件过去。

“明明放假前都问过了,下周一整理好再发就行了,怎么像是失忆似来质问我啊。”挂完电话后,于晓优忍不住抱怨两句。

但是以平时和ka姐的相处来看,应该是忘记了的可能性大一点。

因为她这个上司还是很拎得清的,所以她才心甘情愿地跟着她做了快五年了。

当然她和卫池分手,也是这个时间,因此她很清楚她在这个公司效劳的时长。

既然Ka姐已经来了电话,于晓优赶紧拍胸口保证,早上一定弄好发给她。

于是于晓优从8点多就一直忙到12点35分才搞定。

原本是想吃点什么东西的,奈何昨晚跟闺蜜华女两个人去极尚放题寿司餐厅吃自助餐吃撑,早上起来肚子还胀得很。

自从华女听说有一家香港投资的新放题寿司餐厅在万达广场开业,在朋友圈里的朋友同事以及不熟悉的微友们的无形宣传下,华女立马就约上于晓优。

昨晚一进餐厅大门,入眼就被回旋楼梯左边的大型樱花树给吸引住了。樱花也常常作为日式料理的背景装饰。

除了亚光黑透点灰的墙面,加上连绵不绝的大型壁画点缀着,还有暖黄色的灯光衬托下,整个一楼的场面就显得很温馨,有种典雅的感觉。

但是随着客流的增加后,反而像是进入了做火锅的大排档,你会在享用美食的同时,还会听到旁边,或者不知哪个角落里流传出若隐若现的叫唤声,偶尔还能听到一些比较大声的吆喝声,貌似有人很不满意服务员来得太过迟缓,忍不住地想要发脾气了。

没办法,这个上下加起来约有800平方米的新式日料餐厅,除了人员配备不够,很多都是临时上岗的,所以管理还是有点混乱。

加上店老板可能没有想到这人会那么多,又赶上周六日,你如果不比人早,或者干脆比人晚很多的话,在这个地段和时间点吃饭,基本都是要拿号等位子的。

于晓优虽然经常要在正常下班时间拖两个钟才回家。

恰好昨天下午没什么要紧的事情,ka姐就在四点时让大家早点收工了。

这才有幸在大多数人还在忙活的时候提前跟着华女过来了。

其实华女的工作平时也没有那么轻松的,不过她是小学语文老师,赶上这种双休日出来消费,她最是方便的了。

最主要的是这周她男友朱清波上夜班多,没有时间陪她,所以于晓优成了她搭饭的第一选择。

因为过度的工作,加上昨晚吃撑了肚子,使得于晓优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躺床睡下美容觉,以弥补她疲惫的身躯,日渐没有激情的心灵。

然而意想不到地是,弟弟却出了篓子。

让她刚到家后连包包都来不及放下,就马不停蹄地往沃尔玛这边赶了。

处理完弟弟的事,又在回家的十字路口上,碰到了心心念念的前任卫池,瞬间勾出了她心里的各种低落。

原本说临时回公司加班只是无奈,后又被迫帮弟弟买单也很无奈,现在遇到了这么牵动心绪的前任更是无奈了。

不想让自己再陷入这种低落的情绪中,她命令自己的大脑想其他事情,譬如想想工作,然后拼命地回忆工作上的事,想昨天的,想大前天的,又或者一年前的今天。

想着,努力想着,可还是不断地跳出刚才碰到卫池的镜头,特别是他大笑地回应副座上的女孩,好像两个人在聊什么话题,很开心的样子。

明明以前她和卫池也是这样的。

她摇摇头,还忍不住地拿自己的右手敲敲脑瓜子,可越是这样越摆脱不了这个藏在内心深处的那个人。

正准备唾弃自己时,突然后面传来喊声,好像有人在叫她。

她顺着声音往后回望着,只见一个身高1米八左右略带微胖的男人快步走了上来,很是热情地说:“你还对我有印象吗?”

有点眼熟,特别是他嘴角旁边有一颗很黝黑的肉痣,有点小突出。

这种肉痣现在看起来还小,只有1mm宽,但是会随着年龄变大,有可能就会变成5mm了,因为她的大伯就有这么一颗很经典的肉痣,她也算是见证了这种肉痣的成长。

这种肉痣,她从小看港台的老牌明星薛家燕也有一颗,不过她的两眉中间。在她看来,随着年龄越老,这种人的面相就越是很慈祥和蔼,所以她对有肉痣的人还是抱着好感的。

“上周二我不是去保险公司听课吗?就是你那一层的,还有印象不?你当时搬了很多箱子往消防梯那边的垃圾堆扔,有一个掉了,我帮忙捡了,还记得不?”

“啊……你不说,我都差点认不出来了,你住在这附近吗?”听男人这么一说,她立马就回忆起来了。

确实有这么回事,不过举手之劳她当时都谢过了啊,但她还是保持友好风度地和他唠两句。

“不是,我刚好路过,请你喝杯咖啡方便不?”男人紧张又带着急切说。

“我还有事,改天吧。”于晓优现在只想回去睡大觉,任何的约她都不想应,闺蜜来了也一样。

“那留给电话,或者我加你微信?”

于晓优一看他这个架势,知道自己是避免不了了,就赶忙摸起手机打开了二维码给对方来扫。

对方一加进来,就能很清楚地看到显示的名字:周佳伟。

很是简单的称呼,没有别人非主流似的昵称。

一般来说,会这么简单利落地用自己名字做微信昵称的人,一般都比较正派。

通常这种人无论是做老板和员工,他们都希望别人看到他的朋友圈后,哪怕以后没有什么交集,他们都希望别人知道他们是哪位。

特别是做销售的,最忌畏把名字换来换去,怕别人需要的时候找不到他。

“终于要到联系方式了。”告别于晓优后,周佳伟心里乐开花了。

其实他上次一别,就一直寻思着过来找于晓优,但因为是流感的多发季节,门诊很是忙碌。

作为一名医生,他自然也是走不开。

至于为什么他上次会出现在保险公司听课,是因为他的死党陈杰在里面做经理。

这是新开的职场,让他来凑凑人数听课。反正他刚好休息,就过来听听,当是接触新鲜东西。

谁知道还没有听到一半,他就冒出想要偷偷走的念头了。

但看着死党激情四射地卖力讲课,他那一刻的骚动还是被压抑住了。

不过趁着中间停课休息的时候,他赶紧出来透下气,这不就碰巧遇到于晓优了。

他一眼就被于晓优身上自带的气质给吸引了。不仅说话轻柔,还留着一首乌黑无烫无染的秀发,靠近点时还能闻到一阵阵的发香。

当时她穿着一条姜黄色的细麻连身裙,修身紧致地把凹凸有致的身材包裹着。

尤其看着她往办公室走的背影,连着下面及膝盖的裙摆一扭一动的摇曳着,性感级了。

那个时他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动心,还是无恙地回去听课。直到那天晚上,梦到了于晓优,他才缓过神来。

与周佳伟挥手告别后,于晓优被这么一个突然冒出来的陌生人打散了她内心低落的情绪,竟然莫名地感觉有点开心。

好奇怪的感觉,明明都陷入了前男友不爱我的怪圈里挣扎游荡,这一眨眼功夫碰到有人搭讪,心情居然迅速好转,看来是太久没恋爱了。

可见,女人并不是在前任离开后就开始自卑自怜,而且是发现自己不受重视,没有人关心,不被爱才会有如此作态。

就这样,于晓优在临到家前的500米处转换了心情,乐呵呵地回家了。

不过,既然这个周佳伟的出现能让她开心,为什么她还要拒绝对方来邀约呢?

其实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出于本能地拒绝,又或者她希望对方能如前任卫池一样对她很执着。

哪怕她一再拒绝,他依然喜欢她,不顾一切地想要约她,爱她。

这段还没有影的开始,于晓优又开始胡思乱想了。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相亲的锅还是自己背了吧 第二章 偶遇搭讪 第三章 怦然心动总是太迟 第四章 被放鸽子 第五章 功亏一溃 第六章  不到黄河心不死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