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乐钓文学!

首页 > 目录 > 《天涯不系舟》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三章 分庄

第三章 分庄

明月长离 2022-05-14 10:54:28
迎见状来的是个更年轻的男子,相貌堂堂,身穿一件鸦青色的织锦宽袍,头戴玉冠,气质柔和,一副富家贵公子的模样,却不纨绔,看出来比万澈要年青个几岁。他步履极快,兴冲冲地对裴琳道:“爹,您回去了!”此人恰恰裴琳的独子,裴轻舟的堂兄,裴子琢。裴琳敦厚他步履极快,兴冲冲地对裴琳道:“爹,您回来了!”。...

天涯不系舟

推荐指数:10分

《天涯不系舟》在线阅读

迎上前来的是个年轻的男子,相貌堂堂,身着一件鸦青色的织锦宽袍,头戴玉冠,气质温和,一副富家贵公子的模样,却不纨绔,看起来比万子夜要年长个几岁。

他步履极快,兴冲冲地对裴琳道:“爹,您回来了!”

此人正是裴琳的独子,裴轻舟的堂兄,裴子琢。

裴琳温厚笑道:“子琢,看来爹交代你办的事情,都已经办好了?”

“都办好了,爹!”裴子琢答道:

“昨日我已派人打点了仵作,拿到了柳伶人尸检的函件。今日差人向负责此案的刘捕头递了请帖,请他来我们分庄做做客。还有,柳伶人近几个月接济百姓的情况,我也已经安排了人去打听了。”

确实周到。

裴子琢常年随着裴琳打理生意,人脉打点的水平算是同辈中一流。裴琳走时本只叮嘱了裴子琢调查一下柳伶人的情况,至于从何处查起,全凭裴子琢自己拿个主意。

裴琳听罢,刚刚点头称赞一句“好”,只见一个不安分的脑袋从裴琳身后探了出来,不是裴轻舟又是谁。

裴轻舟亲亲热热地喊了一声:“堂兄!好久不见!”

裴子琢着实一愣。方才只急着跟裴琳汇报,加之有几年未见裴轻舟,一时之间没有注意到她,还以为是庄子里派来的寻常子弟。

都说女大十八变,这话一点也不错。

如今裴轻舟虽算不得绝世美人,但她容色秀丽,身段婀娜,神态又带着少女独有的娇憨、天真,怎么也算得是一颗熠熠明珠。

与幼时那可爱的圆嘟嘟的小脸儿实在相去甚远,也难怪裴子琢对不上号。

“对了,子琢。你三叔有心让舟儿和子夜历练历练,我便带他们来了。好几年没见,一会儿你们几个孩子好好聚一聚,你把情况仔细地讲给他们听一听。”

裴琳稍稍闪了身子,这下裴轻舟和万子夜整个儿进入了裴子琢的视线。

裴子琢闻言,赶紧将目光从裴轻舟身上收回来,投向了万子夜。

万子夜礼貌而疏离地笑了笑,道了一声:“子琢少爷。”

“不必叫什么少爷,”裴琳笑道:“都是自家的孩子,这么客气作什么。子琢比你年长,叫他一声兄长便可。”

裴子琢闻言,只点了点头,一时间表情变幻不定,罕见地显得木讷起来。

“堂哥?”裴轻舟见裴子琢面色突变,好奇地探过头去,道:“堂兄是不是不认得我啦?我是轻舟呀?小时候你来庄子,我们还一起玩耍过的。”

听见裴轻舟的声音,裴子琢竟微不可见地抖了一抖,眼眸下意识地垂了下去,说话也稍许磕巴起来:“我,我记得。只是堂,堂妹跟小时候比起来,变化颇大,一时没有认出来罢了。”

裴轻舟不明所以,歪着头左晃右晃,伸出手来想拍拍裴子琢的肩膀:“堂哥哪里不舒服吗?”

此举动竟让裴子琢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

裴轻舟对裴子琢的突然转变没有头绪,殊不知她口中的“一起玩耍过”,在裴子琢的记忆中,恐怕只剩下“不堪回首的往事”。

这事儿还要从孩童时代说起。

裴轻舟小时候太过淘气,胆子又大,常常拉着万子夜爬上树掏鸟,去林子里捉蛇,有次见着庄子里的厨娘让马蜂给蛰了,硬是抄起根杆子,便要去捅了那马蜂窝。

万子夜劝说无果,又怕裴轻舟受伤,便心甘情愿地做了护花使者。

等到裴子琢随裴琳夫妇来庄子的时候,正好目睹了裴轻舟双手扒着院墙,万子夜在墙根底下给她递杆子的场面。

也不过十几岁的裴子琢哪里见过这样的情形,在他的童年生活里从来都是读书写字,勤加修习,出格的事一件都不曾有过。

上树爬墙?这成何体统!

“你们在做什么!”裴子琢憋足了气,大喝一声:“快下来,丢不丢人!”

不过,这吼声丝毫没有起任何震慑效果,裴轻舟依旧爬得兴致勃勃。

等幼小的裴轻舟踉跄着爬上院墙,才回过头来,见是裴子琢,奶声奶气地喊道:“堂哥,我们要去捅马蜂窝,你来不来?”

“不去!”裴子琢气得大喊:“蜂毒很致命的,你知不知道?”

“胆小鬼!”裴轻舟双手拢成喇叭状附在嘴边,喊道:

“这里是裴家庄,什么解毒剂没有?这挨千刀的马蜂把我最喜欢的厨娘蛰坏了,今天都没有枣花糕吃,气死我了!我非要给这群马蜂一点儿教训。堂哥既然是胆小鬼,就不必来了,快走吧!”

裴子琢又急又气,口不择言起来:“我要去告诉我爹我娘,你们俩没爹没娘管教,让我爹娘来管管你们。”

说罢转身欲走。

他尚不知,这句话捅了裴轻舟的“马蜂窝”。

庄子里人人都知道,裴琅抱着裴轻舟回了庄子之后,从来没有提过裴轻舟的娘。人人也都知道,万子夜是裴琅从寒天冻地里捡回来的徒弟,从未见过自己的爹娘。

但谁都不会提。谁也不敢提。

万子夜举着杆子的手顿了一顿,咬了咬嘴唇。

他正想着抬头看一看裴轻舟,谁知道裴轻舟“嗖”一下从院墙上跳了下来,身形都没偏,脚不沾地似的跑到裴子琢眼前,一把薅住裴子琢的衣带用力往下拽。

裴子琢猝不及防,被拽了个趔趄。

裴轻舟顺势铆足了劲,把手一扬,实实在在地抽了裴子琢一个大耳光。

啪!

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这一耳光不仅给裴子琢打得立刻懵在当场,万子夜也无声地张了张嘴巴。

“给子夜道歉!”裴轻舟气还没消,双手叉腰,冲裴子琢嚷着,给裴子琢吓得一个激灵。

裴子琢到底年长几岁,懵也懵过了,惊也惊过了,挨过了打,却也没想着跟妹妹还手。

听裴轻舟这样讲,又见万子夜面有郁色,他恍然想起裴琳曾经嘱咐过,不可以无父母之事出言中伤裴轻舟和万子夜,顿时发觉自己冲动之下做了错事。

没过一会儿,心下生出许多愧疚来。

“堂妹,子夜,对不起,方才我不该那样讲,我诚心跟你们道歉。”裴子琢嗫嚅道:“但堂妹你也不能打人......”

这一耳光使得裴子琢往后的几年里都无法在裴轻舟的面前抬起头来。

一来,因为自己的口无遮拦而挨了小女孩的打,对少年期的裴子琢来说,实在是一件有伤自尊的事情。

二来,出于补偿心理,裴子琢便给自己安排了看护裴轻舟的职责,期间着实被裴轻舟的调皮捣蛋折腾得够呛。

且不说裴轻舟的脚下功夫实在颇有天赋,裴子琢紧跟着就累得够呛。三个孩子在后山林子里飞来荡去,裴子琢身穿的上好衣袍都划了个稀烂。

当然万子夜也同裴子琢一样,本来整齐的发冠在风中凌乱,只是万子夜看起来从不觉得疲惫。

裴子琢很是不解,为何万子夜面对裴轻舟的“壮举”总是风轻云淡。明明万子夜并不是胡闹的性格,陪着裴轻舟的时候却也看不出任何勉强。

最后只得认为万子夜的思维大概与常人不同,虽然跟裴轻舟情况不同,但也是他无法应付得来的。

至于对裴轻舟,没想到那一耳光带来的心理影响竟延续至今。硬要说的话,如今裴子琢对生意的兴趣远多于武学,怎么也有一分内心深处对暴力的恐惧。

只是罪魁祸首似乎早已忘记了这件往事......

面对此时裴子琢的后退,裴轻舟没有丝毫在意,还是把手搭了上去:“堂兄是不是太累了!”

除了裴轻舟,裴琳也不明就里,接过话道:“子琢,这几日辛苦你了。好了,都别在外面站着了,等会儿用过膳,你们再好好叙叙旧吧。”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归家 第二章 散功 第三章 分庄 第四章 仵作信函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